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一世安然不负流觞

第158章 老公,我要堕胎!

    我看了看时间。

    已经凌晨两点多了。

    正想拒绝,可座机恰好在这时响了。

    我拿起听筒,一句‘哪位’还未问出口,一把邪恶的男音已经传入耳中。

    “秦歌,你行啊,不但跑了,还让厉靳寒和安妮陪着你。呵呵,你以为这样,我就会打消要你的念头了么?来日方长,我就不信他们能够二十四小时守着你。”

    我禁不住一阵恶寒,傅司明还真是阴魂不散。

    “不要逼我将你的所作所为告诉傅言殇!”

    我咬着牙警告他,即便知道也许一点作用也没有。

    傅司明不以为然地笑了下,“你就告诉吧,你怀孕了呢,说不定傅言殇一醒过来,就会让你堕胎~~”

    怀孕了?

    我呼吸一窒,思维像是被冻住了似的,根本无法思考。

    怎么可能,难道我真的怀了沈寒那个畜生的孩子吗?

    我不要!

    大概是我的沉默让傅司明觉得很满足,接着说道:“而且你口说无凭,我好歹是傅言殇父亲,你觉得他会信我,还是信你?”

    “哦对了,我已经默许楚玥和傅言殇在一起了。现在楚玥正陪护傅言殇呢。从今以后,你没资格再踏进傅言殇的病房了~!”

    我听着傅司明得意的语气,忍不住低吼:“我是傅言殇名正言顺的妻子!”

    “是名正言顺啊,可你婚内出轨,现在又怀了野种,起诉离婚是分分钟的事。”

    傅司明顿了顿,又对我说了阴狠的一句:“你妈当年拒绝我,现在你也拒绝我,你们母女俩都一样不知好歹,等着瞧吧,过不了几天,你就会跪在我脚下,求我恩准你做我的情.妇!”

    傅司明说完,便挂了电话。

    我听着嘟嘟嘟的忙音,情绪彻底控制不住了,用尽力气将听筒扔出去。

    ‘砰’的一声,落地窗被砸得支离破碎!

    “为什么,一个两个都要欺负我,为什么!?”

    安妮吓了一大跳,连忙喊厉靳寒进来。

    我发狠般抓住头发,额头深深埋进膝盖之间,真觉得傅司明和沈寒一样不是人!

    “秦歌,你冷静一点。”厉靳寒用力摁住我的肩膀,估计猜到傅司明打电话来恶心我,轻声安慰道:“无论他说了什么,都别往心里去,那个老变态就是恼怒你逃跑,故意刺激你的!”

    我隐忍已久的苦楚就在这一刻完全爆发,“他说我怀孕了,他还说,现在楚玥正陪护着傅言殇!我好恨,我真的不想继续这样下去了!”

    “那就别再在乎傅言殇那么多。”厉靳寒无声地叹了口气,“除了感情,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你去做。比如说爱自己,比如说努力把公司做好。”

    安妮也忍不住说:“是啊,秦总。其实不被家人祝福的婚姻,是比较痛苦的。虽然我觉得傅少对你很好,可婚姻从来就不是两个人的事,而是两家人的事。”

    我没说话。

    我再愤怒,却还不至于沦为傻子,听不懂他们的意思。

    傅言殇似乎已经在我的心里扎根,我要如何才能做到不在乎他那么多?

    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房间没有任何声音。

    我知道厉靳寒和安妮在无声的陪伴我,便抬起眼眸,说道:“让家庭医生来吧,我想立即知道有没有怀孕。”

    秦家的家庭医生是个老中医,我相信他应该能迅速的给出一个答案。

    安妮点点头,连忙拨通了家庭医生的电话。

    大概十分钟后,家庭医生拎着药箱到了。

    他拿出脉枕,帮我打脉后认真道:“秦小姐,您怀孕了。”

    我心口一窒,“你确定没有号错脉?”

    “不会错的,我从医这么多年了,打脉还从未出过错。”家庭医生说着,写了一剂调理身体的中药给我,“秦小姐要好好注意身体,安心养胎才行啊。”

    我一想到这个孩子很大可能是沈寒的,就感到可耻又恶心,条件反射般说:“我要堕胎。”

    家庭医生一怔,“秦小姐,您不能堕胎,因为您的身体血气两亏,堕胎会出现大出血的情况,到时候您会有生命危险的。”

    在意一个人也不行,堕胎也不行……所以,我只能任由这个孩子折腾我了?!

    我看着窗外漆黑的夜色,在心里默念早已辗转过千百次的话语,傅言殇,我好想你,怎么办?

    家庭医生离开后,安妮便连夜出去买药材煲药。

    厉靳寒坐在床边,估计看出我疯了似的想傅言殇,轻声道:“天一亮我们就去看他,什么傅司明、傅思瑶、楚玥统统滚开!”

    “他会醒吗?他不是个贪睡的人,天一亮,应该就会醒了吧?”

    厉靳寒皱了皱眉,我知道我在他看来已经疯魔了,可我不在乎,因为我确确实实是着了傅言殇的魔。

    *****

    翌日。

    也不知道是傅言殇之前给我的药起了作用,还是喝过中药的缘故,我的精神状态明显好了很多,就连之前腹部的痛感也消失了。

    安妮见我脸色红润,竖起大拇指赞叹:“秦总,您家的家庭医生就是厉害,一剂药下肚,您的精神就好了这么多。您爸在他的护理下,身体情况正逐渐好转呢。”

    所以,家庭医生医术高明,我怀孕没有诊断错,我也不能堕胎了是吗?

    来到医院。

    保安一看见我和厉靳寒,就立即拦住我们。

    “傅太太,很抱歉,傅老先生说了,你们不可以踏进傅少的病房。”

    厉靳寒懒得废话,直接推开保安,护着我踏进电梯。

    保安见状,立即走过了阻挠:“傅太太,您就别为难我们了,傅少才刚醒,医院暂时由傅老先生掌权,您这样强来我们很难做的。”

    我心里‘咯噔’一下,连等待电梯门关上的时间都不想浪费了,侧身越过保安跑向楼梯口。

    我跑得很快,拼了命地不停跑,就怕保安会追上来拉住我。

    一层,两层,三层……

    跑到傅言殇病房所在楼层的时候,我浑身上下都湿透,反正应该很狼狈。

    “傅言殇。”

    我气息不稳地喊了一声,推开门,走进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