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一世安然不负流觞

第162章 只对我不禁欲

    我心里‘咯噔’一下。

    邮件显示的头像,是一个粉嘟嘟的婴儿。

    发件人昵称很简洁,baby。

    我条件反射般望向傅言殇。

    他睡得沉稳又肆意,似乎完全没听到外面林薇的咒骂声。

    我实在被那个粉嫩的婴儿头像勾起了好奇心,还有baby代表什么意思,是宝贝还是孩子?

    要打开邮件看看吗。

    我的内心委实挣扎了一下,最终是理智占据了上风,关了电脑。

    这时,病房露台的阳光正好,我起身走出去,将林薇的所有社交账号拉黑。

    再点开微博,我一眼就看见沈寒发了一条‘未关注人私信’。

    是我很久之前就拉黑了的沈寒!

    他说:秦歌,傅言殇那个疯子曝光医院黑幕,不就是想弄死我吗?我告诉你,没那么容易,我出来了!听说你怀孕了,不回来我身边的话,你就等着孩子活生生被傅言殇弄死吧!!

    我颤了下,这种话我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了,可每一次面对,情绪还是很没出息的被影响到。

    傅思瑶之前也斩钉截铁地说,傅言殇只要新生儿的尸体!

    我忍着满心的不安将私信删掉,不停地告诉自己,傅言殇不可能这么做,不可能……

    下午四点多,傅言殇醒了。

    我走过去,故作漫不经心地说:“见你没关电脑,我就自作主张地关了。baby是你朋友吗?我关机的时候,正好有封邮件进来,我看头像的婴儿粉嘟嘟的,很可爱。”

    傅言殇一怔,反应过来后第一时间问我:“你打开邮件看了?”

    我很少见他这么急切的表情,感觉……就像有什么秘密不想让我知道似的。

    “没有。邮件内容是你的隐私,我没点开。”我在床边坐下,特别认真地看着傅言殇,“就是觉得昵称和头像很可爱,所以比较好奇。”

    傅言殇撇开目光,像是没好意思和我对视,又像在刻意的回避什么,过了好一会才说:“没什么好好奇的,就是一封普通的商务邮件。”

    喔,普通的商务邮件用婴儿头像和昵称baby,真是口味独特。

    这句话,我也只能在心里想想,毕竟他不想说的事,再怎么追问都不会得到答案。

    傅言殇见我不说话,竖起手指在我眼前晃了晃:“在想什么?”

    “没什么好想的,就是普通的走神而已。”我学着他刚才的语气说。

    傅言殇又是一怔,片刻后倒是痞痞地笑开了:“你不会怀疑邮件是哪个小三儿发给我的吧?头像疑似我的私生子?”

    我拧着眉毛,忍不住伸手捏着他的脸,“对啊,我就是这样怀疑的。老实交代,这是不是你在外头的小三儿和私生子?”

    “傻气。”傅言殇眼中的笑意更浓,卯足了耐心说:“我哪来的小三儿和私生子。”

    我撇撇嘴,认识那么久,第一次自然而然的跟他赌气:“你说没有那就没有吧,反正我又不知道。”

    “秦歌,你在吃醋?”

    “是啊,我就是在吃醋……”

    话刚出口,我整个人都愣住了。

    我竟然想都不想,就承认了自己在吃醋?

    偏偏,傅言殇似乎就爱听我这一句,一字一句道:“很好。我就喜欢你吃醋。”

    我感到一股热浪蹿上脸颊,“傅言殇,我现在才知道,你根本不是高冷禁欲系!”

    “每个人都有高冷禁欲的一面,看对待的人是谁而已。”他一顿,突然问我:“懂我的意思吗?”

    我的思维就像着了魔一样被傅言殇牵引,脸红心跳地点点头:“我懂呀,你的意思是,你现在对我已经不高冷不禁欲了。”

    傅言殇颔首,薄凉的唇瓣一寸寸压下来,舌尖探进我的口中,不紧不慢地吮吻着。

    我本能地回应着他,放纵着彼此唇舌的厮磨缠绵,一下紧接着一下吻得更深入,更火热纵情。

    好想,爱这个男人。

    不管不顾地爱这个男人!

    我微微侧过脸,接着激吻后的悸动问他:“如果这个孩子顺利生下来,你会不会弄死他?傅思瑶说,你要的只是新生儿的尸体。”

    傅言殇薄唇一抿,“不会。”

    我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有他这一句就够了,我信他,就像他信我一样。

    *****

    之后的一段时间,林薇和沈寒都没有出现过。

    就连口口声声说,我会跪在地上求他恩准我做他情.妇的傅司明,也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没再介入我和傅言殇的生活。

    而傅思瑶的骨髓移植手术非常成功,隔三差五的过来跟傅言殇撒娇、谈天说地。

    二十天就这样波澜不惊的过去了。

    傅言殇出院那天,傅思瑶恰好想去超市转转,便和我们同坐一辆车离开医院。

    一路上,她都说楚玥如何如何好,我知道她这是故意说给我听的,就不冷不热地扔了一句过去:“既然你们这么投缘,干脆就认楚玥做姐姐吧,让她跟你一起喊傅言殇,哥哥。”

    傅思瑶一听,立即可怜兮兮地晃着傅言殇的手臂,“哥,我才不要楚玥做我姐姐,我要她做我嫂子!我受不了一个唆使秦柔杀我的人做我嫂子!”

    “别闹。”傅言殇皱了皱眉,“我既不需要多一个妹妹,也没考虑过换老婆。”

    傅思瑶不依不饶地嚷嚷:“秦歌哪里比得上楚玥?哥,我真搞不懂你看上她哪点。想要她腹中孩子的尸体,根本用不着搭上婚姻啊!”

    傅言殇瞳仁一冷,示意司机停车后推开车门:“下车。”

    “……哥?”傅思瑶不敢置信地瞠大眼睛,“你、你赶我下车!?”

    傅言殇没理她,但阴沉的脸色已经给出了答案。

    傅思瑶大概从未受过傅言殇这样对待,眼泪就像自来水似的,说来就来。

    “哥,你以前很疼爱我的,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我们是一起经历过生死的亲人,可秦歌呢?她只是一个张开双腿就能睡得贱女人!”

    傅言殇的眉心逐渐蹙成‘川’字。

    我不知道下一秒他会作何反应,反正感觉他忍耐度已经到了极点,仿佛只要傅思瑶再诋毁、嘲讽我,他就会做出什么意想不到的行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