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一世安然不负流觞

第164章 老公,你是禽兽吗

    傅言殇一瞬不瞬地看着我,没说话。

    可我看得出来,他的眼神灼热又深沉,就像绝口不提的秘密终于隐藏不住了似的。

    “傅言殇,你说话啊。”我的心跳狂乱不已,好想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沈寒盯着我一阵冷笑:“傅言殇当然说不出口,因为他骨子里就是个自负又冷傲的衣冠禽兽。”

    “秦歌,我告诉你吧,当初你临近毕业,你们学校不是安排了一次体检吗,当时给你体检的那个医生,就是傅言殇!”

    “林薇也是最近才想起来的,她跟我说,毕业体检时,你恰好来了例假,在一个年轻的男医生面前把诊断床的床单,都染得血迹斑斑。”

    “你跟了傅言殇这么久,就没发现他就是那个男医生吗?”

    我整个人都懵了。

    当时因为太尴尬、太羞囧,我根本没留意帮我进行体检的男医生长什么样子,何况他又戴着口罩。

    要说深刻的印象,就只有他拿着听诊器触碰我肌肤时的冰凉感……

    沈寒见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故意拔高了声音说:“知道他看上你什么吗,就是你这种特殊血型怀孕生子后,那一点脐带血!哦,对了,还有孩子的眼角膜。”

    我只感到脑袋‘嗡’的一声炸开了!

    傅言殇看上的,是脐带血和眼角膜?

    可他要这些来做什么?

    若说是想救治重要的亲人,现在傅思瑶的骨髓移植手术已经非常成功了。

    沈寒在众目睽睽之下爬起来,手臂一甩,竟然狠狠还了一拳给傅言殇!

    “别打我孩子的主意,楚玥不是很乐意为你生儿育女么,你要脐带血和新生儿的眼角膜,为什么不去找她啊?”

    傅思瑶轻飘飘地接了话:“楚玥再怎样,也是我哥真心喜欢喜欢过的女人,我哥怎么舍得让她承受这种痛苦呀?但是有些人就不一样了,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样子,一味癞哈蟆想吃天鹅肉~!”

    傅言殇俊脸幽寒,拳头径直砸在沈寒的鼻梁上,打得他晕头转向,再一次跌坐在地上。

    周围看热闹的人都被傅言殇浓烈的怒意镇住了,哪还敢继续围观,一个个就像脚底抹油似的,跑离母婴用品专区。

    导购小姐们也不敢吱声,甚至连用微妙的眼神看我也不敢了,仿佛我就是引发这两个男人激战的导火索。

    我心慌意乱地望着傅言殇,就想听他反驳沈寒那些说辞,可他一个字也没有再说,长腿一抬,拉着我从沈寒的脊背踩过去,走向蔬果区。

    身后不停传来沈寒痛苦的呻吟声,被我和傅言殇这样踩过去,购物车还碾压过他的手指,这个人渣怕是没那么快爬起来了。

    我看着傅言殇冷得骇人的五官,忍不住问了一句:“当初你真的有给我做过体检?”

    他脚步一顿,意味不明地“嗯”了一声。

    “那你为什么说,第一次见到我是在公司年会?”我的声音一点点底下去,真怕听到一个残酷的真相。

    傅言殇不答反问:“你相信沈寒那些话?”

    我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是,反正此刻脑袋里乱糟糟的,各种猜测都有。

    他似乎也不意外我的迟疑,冷冷地笑了一下:“先买食材,回家再说。”

    我知道这个男人生气了,想想,每次我潜意识里的第一反应都是揣测他,他要是不生气不郁闷才怪。

    接下来的气氛异常沉寂。

    傅言殇没有再和我说一句话,走到收银台结账的时候,傅思瑶笑眯眯地推着购物车过来。

    “哥,楚玥等会过来接我,你不用管我,楚玥会照顾我的。”

    傅言殇颔首,估计心情糟糕透顶了,全程一声不吭。

    傅思瑶见傅言殇不说话,意味深长地扭头看着我:“秦歌啊,无论去哪里,你都只会丢我哥和傅家的脸!”

    “这不是你最希望看见的吗,如今我成全了你,还不好?”我毫不客气地推开傅思瑶,“大家都不傻,沈寒为什么会恰好出现在这里,你别说你一点也不知道。”

    傅思瑶立即辩解道:“哥,我真不知道秦歌前夫为什么会……”

    “行了,别再假惺惺了。你和沈寒之间那么事,我不想再听了,谁也不是傻子,我不相信时至今日傅言殇连一点猫腻也看不出来。”我话锋一转,直接问傅言殇:“你这个妹妹,你还信吗?”

    傅言殇皱了皱眉,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他对傅思瑶的信任度,已经崩裂了大半。

    “哥……”傅思瑶红了眼睛,“你在怀疑我吗,我可是你的家人啊。”

    傅言殇终于说了一句:“从今以后,你好自为之。我很想信你,但我不能侮辱自己的智商和判断。”

    傅思瑶这下,连一句话也使不出来了,愣愣地看着傅言殇结账,然后拉着我离开。

    是啊。

    傅言殇的头脑比任何人都要清醒,他有自己的分析和判断,说到底,也许他给予我的信任,只是建立在他心中已经有了判断的基础上。

    我没来由的难受了一下,之前那种被信任、被包容的甜蜜感有多浓烈,此刻的失落感就有多明显!

    *****

    回到家。

    我看着傅言殇把食材拿进厨房,便在厨房门口站定,问他:“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

    傅言殇直勾勾地看着我的眼睛,“秦歌,你相信我么?如果我说,不存在想要脐带血和新生儿眼角膜那些事,你信我么?”

    我直接说出自己的感受:“只要你说了,我就会信。我愿意给你蒙住眼睛捂着耳朵的信任。但是,我确实被欺骗、被伤害怕了,不要骗我,求你不要骗我。”

    “你是第一个给予我温暖的人,我不奢望白头到老的承诺,只求别再让我经历一次看着自己孩子惨死的痛苦,要是再经历一次,我一定会疯掉的。”

    我其实说得特别平静,可也是不是突然神经质了,眼泪竟然无声无息地流了下来。

    傅言殇眉心一拧,一步步走到我面前,一边给我擦眼泪,一边说:“我承认,我是有事情瞒着你。”

    我一听,只觉得如鲠在喉,“你瞒着我什么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