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一世安然不负流觞

第165章 一种青涩稚嫩的感觉

    傅言殇就这样盯着我,像是在酝酿什么,又像是在迟疑怎么开口。

    反正感觉他看我的目光很奇怪,似乎有千百种情绪纠缠在一起。

    “到底瞒着我什么事?”

    我就在这个男人的注视中愈发心慌意乱,忍不住拽住他的衣袖问:“傅言殇,你能跟我坦白吗?”

    他无声地叹了口气:“给你做毕业体检那时,我确实是对你印象深刻。你满脸通红的样子,怎么说呢,给我一种青涩又稚嫩的感觉。”

    “那时,思瑶恰好查出血液有问题,但并没确诊是血友病。我承认我最开始注意到的,是你的血型,可我没动过因为你的血,而滋生故意接近你的心思。”

    “体检之后,我大部分时间都在外地,公司年会的那次重逢令我忍不住问自己,这难道就是缘分么?后来,你就辞职了,我也没有刻意地去寻找过你。”

    “要是我真想要脐带血和新生儿的眼角膜,在最开始的时候直接追求你,不就好了?唯一对你隐瞒的事,只有我的身体问题。”

    我咬了咬嘴唇,没说话。

    傅言殇揉了揉我的脑袋,沉沉道:“我的肾,大概好不了了。”

    “什么叫好不了了?你会……死吗!?”我的心一沉再沉,接受不了地低吼:“现在的医学这么发达,怎么可能治不好呢?”

    傅言殇笑了一下,没有继续这个话题,“秦歌,我饿了,煮饭吧……”

    我满心满脑都是他刻意略过的身体问题,根本就没心情煮饭和做其他事情。

    可继续这样四目相对下去,我又觉得自己耐不住他幽暗的眸光,低声地问了他最后一句:“告诉我,你还有多少日子?”

    傅言殇笑得有点苦:“不知道。也许一年,也许几个月。”

    我心如刀割,一时之间,竟莫名害怕这个给予我温暖的男人,在不久的将来会一具冷冰冰的尸体……

    之后我们很默契地回避提及生与死的问题。

    两个人,满满一桌子晚餐。

    我第一次主动给傅言殇夹菜、盛汤,他诧异地望着我,薄唇翕动了一下,但最后什么也没说。

    但我能感觉到,他的心潮晃荡不已,大概是这种温馨平静的居家生活,就是他一直想要的吧。

    一顿晚饭恬淡地吃完。

    傅言殇让我去客厅看电视,他来收拾碗筷。

    我拗不过他,便乖乖地走到客厅看电视。

    这时,外面传来‘叩叩叩’的敲门声。

    我开门一看,见张妈怨毒地盯着我,条件反射般踏出去,反手将门轻轻掩上。

    “哟,还怕我们的谈话被傅少听到?”张妈嘲讽道。

    我确实是不想让傅言殇听到我和张妈不愉快地闹开。

    毕竟我不能什么事都依靠他解决,我相信我自己能处理好一些误会。

    “张妈,我知道你是真心实意的想傅言殇好,不管你信不信,我也希望他好。”

    张妈眼也不眨地看了我几秒,一板一眼地说:“嘴上说说,谁不会呀。现在傅少的身体状况越来越糟糕,据说换肾就能活命,你要是还有一点为人妻子的良知,就应该将你的肾给他。”

    “反正摘除一个肾又不会死,就看你愿不愿意了!”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

    换个肾,傅言殇就能活命吗?

    可我血小板那么低,连堕胎也有可能发生大出血,更何况是进行这种肾脏移植手术?

    张妈见我拧着眉毛不吱声,估计觉得我是个贪生怕死的人,冷笑道:“看看看,我就知道你虚情假意。以前我觉得楚玥很虚伪,可至少一知道傅少需要换肾保命,她第一时间就表示愿意。”

    “救了思瑶小姐,现在又愿意用自己的肾救傅少,秦歌,你扪心自问,她是不是比你好多了~!”

    我有那么几秒痛恨自己的血小板低,可说实话,我一点也不相信楚玥会舍得拿出一个肾。

    “若是她救了我老公,我会发自内心的感激她。”我直视张妈的眼睛,就想知道楚玥究竟给她灌了什么迷魂汤,“但她现在也只是嘴上说说而已,你怎么就深信不疑她真的会摘掉一个肾?”

    张妈一怔,被我噎得很久都接不上话。

    我看着张妈泛白的双鬓,总觉得她对傅言殇的紧张程度,远远超出了正常值,尤其是从她上次动手打我的时候,那种愤怒感尤其明显!

    “张妈,你和傅言殇有什么特殊的关系吗?”我忍不住大胆的猜测。

    张妈一听,表情霎时有点恐慌:“你、你什么意思?”

    “你说,你是看着傅言殇长大的,我相信你们的感情可能比较深厚,但按照常理来说,你只是一个局外人,可那天竟失控地打骂我。你给我的感觉,更像傅言殇母亲,而非一个普通的保姆。”

    张妈浑身一颤,神态更加恐慌:“秦歌,你胡说八道什么?!”

    我本来也只是猜测而已,此刻一看张妈这个反应,就觉得其中应该有古怪了。

    再认真一看,张妈的眉眼很难看,和傅言殇竟有些许相似!

    “你,和傅言殇是不是有血缘关系?”我使劲揉了揉眼睛,再看张妈,眉眼还是有点相似。“我见过傅言殇母亲,但现在仔细一比较,你们的眼睛更为相似!”

    张妈像是被我的这句话戳中了死穴,颤抖地说道:“没有!少爷是方雅的亲生儿子,和我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我一愣,我很肯定张妈在说到‘方雅’时,眼里掠过一抹怨毒的恨意!

    张妈拧着我的胳膊,恶狠狠地说:“秦歌,你少自作聪明!要是敢在少爷面前乱说话,我绝对不会放过你!还有,别再缠着我家少爷了,楚玥愿意用一个肾救他的命,她比你更有资格做傅家的少夫人!”

    我吃痛地皱了皱眉,张妈真的是恼羞成怒了,下手的力道很大。

    “我不会离开傅言殇的……”因为我在乎他。

    张妈咬牙切齿的冲我吼:“不换肾的话,他就会死!秦歌,你是不是想眼睁睁看着他死啊!?”

    我说:“我绝不会看着傅言殇死!”

    “那你倒是离开他,让楚玥好安心摘除肾脏!”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