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一世安然不负流觞

第174章 禁欲老公,动粗了

    “是啊,开心吗?”

    我鼻子一酸,心里真是什么滋味都有:“不开心。”

    厉靳寒皱了皱眉,“为什么不开心?”

    “我不想傅言殇有事,也不想你有事。”我沉默了几秒,一字一句道:“你不欠任何人的,没必要这样付出。”

    厉靳寒一怔,随即笑得痞态十足。

    “但傅言殇是我好兄弟,我不能看着他死啊。而且,我就喜欢看到他黑着脸不准我骚扰你的样子,很有趣。”

    我沉溺在他故作轻松的说辞里无法自拔。

    厉靳寒大概是受不了我欲哭还忍的样子,侧过脸对安妮说:“快催促你家秦总进去和她男人说说话,估计他们小两口有很多话要说的。”

    安妮点点头,“秦总,你快进去吧,傅言殇等着你呢。”

    我很想示意安妮别把刚才发生的事告诉厉靳寒,可厉靳寒的目光始终定格在我脸上,我根本找不到机会向安妮使眼色。

    踏进急救室。

    我克制已久的眼泪瞬间泛滥成灾,“傅言殇,我来了。”

    他撑开眼睛,对着我笑得温润:“过来。”

    我一步步走到床边,紧紧抓住他的手,生怕松开一点点,就再也感受不到这个男人的气息。

    傅言殇像是感应到了我的不安,盯着我看了好一会之后,叹息道:“别哭,我不会死的。”

    我的眼泪掉得更凶,拼命地点头,“我相信你,因为傅言殇从不骗人。”

    他“嗯”了一声,然后告诉我等会一定要去市郊医院看看他母亲,因为今天是他母亲最重视的结婚纪念日,他总感觉她今天会苏醒。

    我没办法拒绝傅言殇的要求,可又不放心他独自在医院,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如何接话。

    “放心,我知道自己的身体情况。早上病情突然恶化是个意外。”他无声地叹了口气,“我安排了我的助手跟随你,他叫萧禹,和厉靳寒一样,是个可以信任的人。”

    我望着他,“你不用担心我,我可以保护好自己……”除了别人拿你来要挟我。

    “我知道你比以前强大了很多,但我没办法放心。”傅言殇说着说着,都叹无奈,“我也不知自己为何会这样。”

    “……因为我是你的软肋吗?”我心头一抽,心疼这个无时无刻都在为我考虑的男人。

    他笑得很迷惘,“我不知道。”

    也许,连他自己都说不清,对我有着怎样的情感。

    之后我们沉默了一会。

    傅言殇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问我:“傅司明有没有为难你?我潜意识里总感觉,他会趁我昏迷不醒欺负你。”

    我不知道该点头还是该摇头,这种羞耻的事,我怎么说得出口?

    傅言殇眉心一拧,怕是从我的沉默中看出了什么,一贯冷静的他竟翻身下床,步态不稳地走出去,揪住傅司明的衣领。

    “说,你对我老婆做了什么?”

    他的语气又冷又狠,可怕极了。

    傅司明没反应过来,看看我,又看看傅言殇,愣是说不出一个字。

    安妮第一时间愤怒地控诉道:“这个老变态来公司,逼迫秦总脱衣服,还,还……逼着秦总跪在地上给他……”

    最后一个字,安妮实在是说不出来了。

    傅司明恼羞成怒地瞪着我,估计认定我跟傅言殇告了状,张口就骂道:“秦歌你个贱女人,吐了我一身不算,现在还有脸在傅言殇面前说?早知道这样,刚才我就应该让你给我口了再离开……”

    “畜生!”

    傅言殇双眼猩红,抡拳就像傅司明砸去,硬生生把他打得趴在地上。

    “上一次我忍你,是看在你是我父亲的份上,但这不意味你可以胡作非为!”

    话音还未落,傅言殇已经扯起了傅司明,又是恶狠狠的一拳砸过去!

    傅司明被打得晕头转向,指着傅言殇吼:“不孝的东西,连自己的父亲都打,你就不怕遭天打雷劈?!”

    “父亲?呵呵。”

    傅言殇冷冷地笑开,声线里头,全是摧天毁地的怒意。

    “从今以后,不是了。我没你这种禽兽不如的父亲。”

    楚玥眼看着傅司明这座靠山快倒了,连忙走过去拉着傅言殇:“言殇,你的身体不好,有什么话好好说,不要激动……”

    “滚开!”傅言殇毫不怜惜地甩开楚玥。

    楚玥一愣,整个人被甩得撞到墙上,发出一声吃痛的闷哼。

    一时之间,急救室外弥漫着一股空前强烈的戾气。

    傅司明和楚玥一动也不敢再动,大概他们心里清楚,傅言殇这个人不会轻易动粗,但若是动了,那便一定是到了忍无可忍的程度!

    我僵站在傅言殇的身后,他的呼吸很急促,感觉是用尽了仅有的气力为我出头。

    “傅言殇,我的心里都是你,怎么办?”我用微不可闻的声音呢喃着。

    他唇角一勾,轻声回应:“没有怎么办,就一直装着我。”

    “我知道了,会的。”

    我不清楚这算不算爱的承诺,反正这一刻,我的心已经被他彻底占据,再也腾不出一点缝隙装别的男人。

    之后,厉靳寒拉着我去签手术同意书,移植手术暂时定在后天。

    傅言殇很快又陷入了昏迷状态,医生说这是正常现象,可我知道,刚才的每一拳,都耗尽了他的体力。

    萧禹来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后了。

    他和厉靳寒的交情似乎很不错,一见面就爆了粗口:“他妈的你们后天一起进手术室,会不会同时挂掉啊?”

    厉靳寒给了萧禹一拳,“呸,不诅咒我和傅言殇你就不舒服是不是?!”

    萧禹咧嘴笑笑,“我诅咒了你们那么多年,也没见你们有事。”

    厉靳寒白了萧禹一眼,一把将他推到我面前,介绍道:“他是我和傅言殇的好兄弟,前几天刚回国,之前一直在国外管理傅氏的分公司。”

    萧禹伸出手,“嫂子你好,久仰大名,以后请多多关照!”

    “你好……”我握了握他的手,不解道:“久仰大名?我吗?”

    “是啊。你不知道,傅言殇那个高冷禁欲狂经常说起你的,搞得我都以为他鬼上身了!”萧禹一边说,一边扶额,“认识他这么多年,就没见过他对一个女人这样的,连baby都吃醋了呢!”

    我懵了一下,下意识地问道:“你认识baby?”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