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一世安然不负流觞

第176章 最粗暴的一次!

    我恨不得立即将这个消息告诉傅言殇。

    想想,要是他知道了,一定会很开心的。

    毕竟,他心心念念了这么久的愿望,今天终于实现了!

    萧禹一怔,随即激动地拍着大腿:“阿姨,我是萧禹,傅言殇的好兄弟萧禹,这个漂亮的女人是你儿媳妇,秦歌!”

    方雅眼神空洞地望着天花板,在我们所有人都以为她情况好转的时候,她却抽搐了几下,继而又闭上了眼睛。

    萧禹又是一怔,连忙去喊医生。

    医生赶过来给方雅检查之后,严肃的对我们说,最近她的情况不乐观,短暂的苏醒并不能说明什么。

    我只感到一颗心瞬间掉落谷底,倒是张妈眉开眼笑地看着我,那眼神分明在说,秦歌,笑到最后的那一个,绝对不会是你和方雅!

    萧禹实在是气不过张妈自以为是的样子,抬起手又想掴她。

    我皱着眉拉住他:“够了。”

    “嫂子,你不会顾忌她说自己是傅言殇的亲生母亲吧?我呸,傅言殇的母亲只有方雅一个。以前是,现在是,一辈子都是!”

    我无声地叹了口气,“不是顾忌。而是继续动手有什么意义?我们现在想的,应该是如何让方雅尽快醒过来。”

    “好吧,我听嫂子的。”

    萧禹悻悻地垂下手,安分了几秒后,突然迈步走到张妈面前,像拎垃圾一样拎起她,扔到病房外:“你就死了乱认儿子这条心吧,傅言殇和方姨的母子情分,是你动摇不了的!”

    张妈跌坐在地上,可就是不敢说话。也许她在忌惮萧禹的粗暴,知道他绝不像厉靳寒那样好说话。

    之后我们在病房里待了一会,直到厉靳寒打电话过来说傅言殇醒了,才离开医院往市区赶。

    *****

    傍晚时分,车子缓缓停下。

    我才一下车,就看见傅言殇和厉靳寒迎面走过来。

    “秦歌,这家伙一醒过来,就说晚上要跟我们一起去吃饭。”厉靳寒无奈地摇摇头,“没办法了,连医生说他不能离开医院都镇不住他!”

    我心里清楚傅言殇随时都有可能再度昏迷,就说:“别闹了,遵从医嘱。”

    傅言殇唇角一扬,“我没闹。我们好像从未一起纵情吃喝玩乐过。”

    “哥,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名下的会所那么多,居然没带嫂子去过?”萧禹挤眉弄眼地看着我,说道:“嫂子,大概我哥觉得你是良家妇女,不想带你出去鬼混!”

    我感到脸上一阵火烧火燎,下意识地望向傅言殇,好想知道在他心里,我到底是个怎样的女人。

    傅言殇似乎洞悉了我的心思,一字一句道:“我就喜欢良家妇女。”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毫不掩饰他对我的感觉。

    即便之前有那么多说我是荡妇,可在这个男人的心里眼里,我并不是。

    我鼻子一酸,层层封锁的心彻底对傅言殇敞开,只想方雅快点醒过来,让他开心一点。

    一路上,我将方雅的情况跟傅言殇说了一遍,唯独没提张妈的所作所为。

    安妮和萧禹也没说,可能大家潜意识里都觉得,说了会影响他的情绪。

    晚餐地点选在傅言殇名下的商务会所。

    菜式虽然只是常见的家常菜,做法却十分精致讲究,比我之前做的那些乱七八糟的烧烤,不知道要美味多少倍。

    我坐在傅言殇旁边,忍不住问他:“这里有各种色香味俱全的,为什么你还要一日三餐在家里解决?”

    “外面再好,终究不是家。”他往我碗里夹菜,“所以,我更喜欢在家里吃饭。”

    外面再好,终究不是家?

    我听到了来自灵魂深处的颤音,共鸣的感觉来得如此鲜明,以至于我立即回应道:“傅言殇,我也是这么觉得的,一直都是这么觉得的。”

    他温润勾唇,“所以我们是夫妻,有默契。”

    我一愣,沦陷在他温情的话语里无法自拔。

    一顿晚餐吃得热闹而随意。

    傅言殇的精神状态还不错,萧禹说要去开房唱K,他也没拒绝,直接让会所负责人安排了楼上的包厢。

    我们五个人有说有笑地踏进电梯,电梯门快要关上之际,沈寒和傅思瑶竟拉拉扯扯着走进来。

    他们看到我和傅言殇,先是一怔,随即松开手,想假装不认识。

    可傅言殇不是瞎子,一眼就看见傅思瑶的手紧紧缠着沈寒的腰,之前傅思瑶说不认识沈寒的那些谎言不攻自破。

    傅思瑶见真相败露,索性也不再伪装了,皱着眉说:“哥,既然你已经看到了,我就跟你说实话了吧。我爱沈寒,我不准你再对付他!”

    “所以,那晚你帮着沈寒强我老婆,嗯?”傅言殇眸光一冷,大手猛地捏着傅思瑶。

    傅思瑶被捏得痛呼一声:“哥,好疼,你放开我!”

    傅言殇就像没听到她的痛呼一样,字字阴狠地重复道:“你帮着沈寒强我老婆?”

    “我、我……”傅思瑶第一时间向沈寒投去求救的眼神,但沈寒的视线始终定格在我脸上,根本不看她。

    也许是沈寒的忽略刺激了傅思瑶,她恨恨地说了一句:“沈寒,你是不是耍我啊?”

    沈寒笑了一下,指着傅言殇说:“你这个欲求不满的妹妹,一天到晚缠着我,傅言殇,你作为哥哥,也不管管她吗?”

    又来了,这个人渣又试图当众要傅言殇难看!

    傅言殇薄唇一抿,“看来,你是嫌上次进局子不够刺激。”

    “有本事你就一下子弄死我啊,你傅言殇是厉害,但我也不是吃素的!”沈寒挺直了脊梁骨,笑道:“知道新上任的市长是谁么,是我姑丈,傅言殇你就等着瞧吧你!”

    傅言殇冷笑,侧过脸,对厉靳寒和萧禹说:“人渣交给你们,往死里折腾,折腾死了算我的。”

    “秒懂。”厉靳寒和萧禹同时上前,一左一右地架起沈寒:“会所的洁厕剂味道不错,走吧,保证让你喝到生无可恋。”

    沈寒恼怒地甩开他们,“你们敢!我姑丈分分钟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你姑丈是什么来头,我们没兴趣知道。我们只知道,你,完蛋了!”

    萧禹说完,膝盖一抬,硬生生地顶了沈寒那个部位一下,然后单手拽住他的头发,用力地撞向电梯门。

    沈寒被打得蜷缩成一团,还没来得及出声,厉靳寒已经狠砸了一拳过去,打得他鼻血直流!

    傅思瑶整个人都傻掉了,抖了很久才抖出一句:“哥,你让他们停手!那晚……那晚沈寒根本没强秦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