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一世安然不负流觞

第183章 午夜,爱得那么深

    我百感交集,真说不出这是种什么样的感觉。

    挂断电话后不久,落地窗外大雪纷飞,整个世界很应景的和我的心一样,天寒地冻。

    “傅言殇。”

    我在他走出来的霎那喊了一声。

    傅言殇盯着我的眼睛看了几秒,估计是看出了我慌乱,迈步走到我面前,“怎么了?”

    “baby是你小时候家里订下的结婚对象,是吗?”

    我很想用特别平静的语气去说,可也不知道怎么了,我的眼泪一直掉一直掉,怎么忍都忍不住。

    “baby的孩子,需要脐带血和新生儿眼角膜,是吗?”

    傅言殇眉心一蹙,第一个反应就是帮我擦眼泪。

    可他越是这样温柔,我就越是害怕,满心满脑想的都是,baby的孩子到底是谁的。

    “傅言殇,求你了,能不能大发慈悲给我一句实话?”我避开他的手,激动地说道。

    他的手僵在空气之中,终是放了下去,烦躁地紧握成拳。

    “我没骗过你,但关于baby和那孩子,我没什么好说的。”

    我听着他寡淡到了极致的口吻,“所以,你连一句解释都懒得对我说?”

    傅言殇没说话。

    我受不了他的沉默,拽住他的衣领,一边哭,一边问他:“说话啊,之前想要我怀孕生子是不是为了救baby的孩子?”

    “秦歌,你烦不烦!”傅言殇一把扣住我的手,“我不止一次说了不是,但你却一次又一次地追问。”

    秦歌,你烦不烦?

    我心头一抽,特别颓败地点点头:“对,是我错了,我不应该在乎你更甚于在乎自己。对不起,是我错了,以后不会了。”

    傅言殇薄唇一抿,像是被我这副低头认错的样子刺激到了,漫长的沉默过后,突然吻住我的唇,恶狠狠地吻着!

    他温软的舌尖在我唇齿之间肆虐,大手火速滑到腹部,扯掉彼此碍事的衣物,硬生生挤进我的身体里。

    我痛得浑身哆嗦,可他的掌心牢牢掐着我的腰,让我连退缩、挣扎的机会也没有。

    “傅言殇,你别碰我!”我侧过脸,气息不稳的冲他吼:“你去找baby吧,我不会再在乎你了!”

    傅言殇进入得更深,每一下撞击都带着滔天的失望和怒意。“其实你从不信我,无论我说了多少次,你都忍不住怀疑。现在还查我,秦歌,你到底要我怎样?”

    我承认我就是个缺乏安全感的人,因为太在乎,所以拼了命的想去抓住,可我忘了,这个男人是傅言殇,和我并没有深厚感情基础的傅言殇。

    我问一次、两次,他能卯足耐心跟我说,但当我再问的时候,他便会觉得烦……归根结底,所有的不耐烦,只是因为不爱。

    明明不爱,身体却做着爱的行为,这算什么?

    比充气娃娃高级一点的泄欲玩物吧。

    我像是一下子清醒了,在傅言殇彻底释放的一刹那,说了一句:“我要搬回秦家。”

    傅言殇一怔,薄唇翕动了一下,可最后什么也没说。

    我带着满身他的气息站直身子,其实只要他说一句‘秦歌,别走’,可能我就真的舍不得离开他的世界了,可他什么也没事,直到我将双腿间的欢爱痕迹统统抹去,他还是连一个字都没说。

    “车钥匙我放在茶几上,还有公寓钥匙。”

    傅言殇看着我,在我转身离开的时候,他突然发狠般抱紧我。

    可只有短短几秒,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松开了手。

    *****

    踏进秦家时,已经凌晨了。

    父亲坐在客厅看电视,见了我,倒是没有了之前那种嫌恶的情绪,口齿不清地说:“以后公司和这个家,就依靠你了。”

    我点点头,失去了盼望已久的儿子,父亲的精神状态很不好,大概是认命了。

    “还有,要是和傅言殇过不下去,就离婚吧。”父亲颤巍巍地摸出一张银行卡递给我,“拿着,想买什么就尽管买,我秦傲天的女儿还不至于沦为傅家两父子的玩物。”

    我如鲠在喉,“你都知道了?”

    父亲叹息道:“安妮是我一手培养出来的人,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傅司明那个老变态如何猥亵你。”

    我没说话,可能是太久没感受过家的温暖了,一时之间,我竟不知道如何面对父亲,更不敢确定他是不是在虚情假意。

    父亲似乎洞悉了我的心思,倒也没有再说什么,让我早点休息。

    回到房间。

    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无数次之后,忍不住拨通了厉靳寒的电话。

    “傅言殇怎么说的?”他急切地问我。

    我一阵苦笑:“他没说什么。”

    厉靳寒那边沉默了一会,试探道:“baby那孩子姓傅,你知道吗?是个儿子。刚满三岁。”

    我很没出息的难受了一下,“所以,是傅言殇的儿子?”

    “我觉得不是。但其中到底是什么情况,我明天约baby见个面就知道了。明早在医院附近的西餐厅,你来吗?”

    我实在对这个女人太好奇了,当即说道:“我来。”

    之后我和厉靳寒的话题始终围绕在傅言殇身上。

    我把今天沈寒说的那些话大概说了一遍,厉靳寒很久都没出声,最后闷闷地说道:“糟了,也许移植手术真的没有成功,傅言殇知道自己活不久了,对你的态度才这样冷淡,因为他害怕你会因为他离世而伤心难过!”

    我一下子想起离开之前傅言殇那个短暂的拥抱,想起了他唇角翕动后欲言又止的沉默……那是最后的温存和拥抱么?

    说不出为什么,我再也无法躺着,心慌意乱地下楼,打车回公寓。

    一路上,我的手都在颤抖,连什么时候挂断通话的都不知道。

    没有钥匙,我没办法开门,只好狂乱地摁动门铃。

    可里面没有任何声音回应我!

    我实在没办法,只好跑去物业部拿备用钥匙。

    开门,走进去。

    客厅一片漆黑,淡淡的烟草味随风散去。

    “傅言殇……”

    我快步走进房间,拧亮床头灯的同时,看见他蜷缩在墙角。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