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一世安然不负流觞

第184章 告诉我,会爱上吗

    我不知道傅言殇在做什么。

    反正此刻他双眼猩红,大概没想到我竟回来了,薄唇一抿再抿,很久之后才问我:“你回来做什么?”

    我看着他,一路上在唇瓣辗转的话语,终于问了出口。

    “移植手术是不是没成功?你这段时间对我这么冷漠,是怕我日后会为你的离开而伤心,对吗?”

    傅言殇盯着我,片刻后唇角一勾:“你从哪里听到这些奇怪的话?移植手术很成功。”

    “真的很?”我的心七上八下,已经分辨不清他在想什么了。

    “我没必要说谎。若手术不成功,我的身体怎么可能恢复得那么快?”他撇开目光不再看我,“还走吗?”

    我不知道如何接话,想想,我真是疯了,只因为一个猜测便再次担心他,还连跑去物业部拿钥匙这种蠢事都做了!

    “现在不走的话,从今以后,再也不准走了。”

    傅言殇说着,大手一挥,狠狠地拥我入怀:“要是别人一而再、再而三地问我同一个问题,我早就将她扔到太平洋了。”

    我的委屈瞬间涌上心头:“那我呢?”

    “你,还在我这里,兴风作浪。”傅言殇一寸寸牵引着我触碰他心脏的位置,认真道:“是我给你的安全感不够,我错了。”

    我愣愣地看着他,从来没想过孤傲如同傅言殇,竟会向我认错。

    “这段时间我的情绪和个人状态很糟糕,但我责怪的人,由始至终都只有我自己。”傅言殇无声地叹了口气,“思瑶走了,我叔这一脉就断了,我很愧疚。”

    我不知道怎样安慰傅言殇,大概是我一直以来把他看得太强势、硬朗,根本没留意到也会承受不住生离死别、承受不住手术后各频繁的服药和后续治疗。

    是人都会累,而我只看到他对我的态度变了,却从未想过他是如何咬牙撑过这些时日的……

    “傅言殇。”我轻轻地推开他,“我想清楚了,我们还是分开一段日子。我想学学如何去爱一个人。”

    傅言殇颔首,“好。正好我也想学。和你一起学。”

    我心头一暖,有那么几秒真以为自己靠近爱情了,内心竟待他着会爱我,彻彻底底地爱上我。

    之后我们就像所有恋爱中的情侣一样,他开车送我回家,我站在家门口目送他离开。

    大概是我出门的时候走得太急,父亲一直坐在客厅等我,最后听佣人说傅言殇送我回来了,忍不住问道:“你和傅言殇到底打算怎样?”

    我觉得没什么好隐瞒的,就实话实说道:“我想和他婚后恋爱。”

    父亲一听,当即皱着眉说:“可傅司明那个老变态很阴险的,你想好日后如何面对他了吗?毕竟是你家公,逢年过节总会碰面。”

    我说:“他已经失去生活自理能力了,没办法再对我做出什么变态的行为。”

    父亲笑了一下,像是在笑我太天真:“小歌,眼见为实,道听途说都是虚的。我就问你一句,你是否亲眼看见了傅司明无法生活自理了?”

    “……我没亲眼看见。”既然如此,明早和厉靳寒一起见完baby后,我想我应该去医院观察一下傅司明。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