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一世安然不负流觞

第191章 我也有那种渴望

    我的目光只一霎那,便胶在了楼下那抹小小的身影上。

    真的是宇涵!

    再看傅言殇,他的震惊程度似乎比我更甚,原本紧紧抱着我的手不自觉僵了一下。

    “宇涵。”

    他皱着眉喊了一声。

    “爹地?”傅宇涵条件反射般仰起小脸,双眼很大很漂亮,可却完全没有亮光。“爹地,是你吗?”

    傅言殇放下我,快步出门下楼,将宇涵拉到怀里,一边搓手暖他冻得红彤彤的脸,一边问他:“怎么一个人放烟花,你妈咪呢?”

    傅宇涵一板一眼地说:“妈咪回房间给我糖果,很快就回来了。”

    话音还未落,李寂桐已经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恍惚道:“言殇?你……怎么会在这里?”

    傅言殇说:“和秦歌来烛光晚餐。”

    李寂桐一怔,随即伸手去抱宇涵:“噢,原来是这样。挺好的,二人世界就应该时不时来点小浪漫。宇涵,妈咪抱,别妨碍你爹地。”

    偏偏,宇涵不肯松手:“不要,我要爹地陪我睡!”

    李寂桐强行从傅言殇手上抱过宇涵,“今晚不是跟你说得清清楚楚了吗,他不是你的亲生父亲……”

    宇涵“哇”的一声哭了起来,“他是,老师说我和爹地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爹地是双眼皮,我也是!”

    “宇涵,你再这样撒泼,我就不要你了!”李寂桐烦躁地喝道。

    可小孩子哭闹时,根本完全听不见大人的警告的,宇涵就是哭个不停,挣脱她的怀抱攥紧傅言殇。

    李寂桐似乎也是没办法了,恰好这时手机响了,大概是要赶回医院做紧急手术,只好拜托傅言殇帮她照顾宇涵一晚。

    傅言殇颔首,抱着宇涵踏回房间的时候,忍不住笑了一下:“秦歌,我越看就越觉得宇涵哭的样子,和你特别像。”

    我实在见不得孩子哭,可心里也知道宇涵很排斥我,就默默地扯了抽纸递给傅言殇。

    “哪里像我了?哭的时候每个人不都是双眼通红的吗?”

    傅言殇的视线在我和宇涵之间游移,来来去去了好几次之后,才认真道:“真的很像,我现在才发现宇涵的双眼皮和你一样深,而李寂桐却是单眼皮。”

    我只当傅言殇在说笑,“双眼皮都是差不多一个样,宇涵的鼻子在嘴唇倒是有几分你的样子。鼻梁秀气英挺,唇形菲薄,不怒而威。”

    说实话,要不是李寂桐明确地说了宇涵和傅言殇没有血缘关系,我真的会怀疑宇涵是傅言殇的儿子。

    宇涵听到我们的对话,使劲儿眨巴着眼睛,像是很好奇他心目中的坏女人,是不是真的和他相似。

    可他什么也看不见,最后只好失望地蜷缩在傅言殇的怀里:“爹地,我什么时候才能看见你和妈咪?同学都说我是瞎子,说我是病猫……”

    傅言殇眉心一拧。

    我知道他在心疼宇涵,可又没办法给出一个明确的日期。

    毕竟脐带血和眼角膜,不是说想要就能有的。

    很快,宇涵就在傅言殇的臂弯中沉睡。

    我看着宇涵精致的五官,说不出为什么,竟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我那惨死的女儿,可能是久违了的母性涌上心头,我忍不住亲了亲宇涵的小脸。

    “妈咪……”

    宇涵迷迷糊糊地抱紧我,柔软的小手黏在我肩上,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的脑海里突然掠过一片空白。

    惊慌、恐惧、手足无措……反正一下子什么感觉都有!

    傅言殇大概看出了我的脸色不对,悄然握了握我的手,“怎么了?手很凉。”

    我闭上眼睛又睁开,总感觉刚才一闪而过的空白很奇怪,便不确定地说:“我也不知道,估计是想起我女儿,整个人都有点恍惚吧。”

    傅言殇搂着我躺下,“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别再想了。”

    “嗯。”我贪恋地看着他,内心鬼使神差地渴望一个孩子。

    黎明时分。

    宇涵突然不安分的翻来覆去。

    我怕他不舒服,下意识地摸了摸他的额头,不烫,没发烧,应该是憋尿了。

    “宇涵,乖。”

    我轻手轻脚地抱起他走到洗手间,他似乎把我当成了李寂桐,在我帮他脱裤子的时候浑身一颤,呜咽道:“我会自己尿尿,妈咪不要用针扎我,疼……”

    我委实被宇涵这句话吓了一跳,仔细一看,才发现宇涵的下半身有不少针眼,若不是留心看,根本看不出来。

    宇涵瑟缩着退到洗手间角落,独自摸着马桶尿完、冲完水之后,才钻回我的怀里。

    我心下一沉,孩子的恐惧不会是假的,下半身密密麻麻的针口也不会是假的,难道李寂桐对宇涵,并不像表面上那么好?

    我想不通,将宇涵抱回床上后,又认认真真地打量了这个孩子一番。

    李寂桐说,孩子的长相不随她,现在仔细地看,这母子俩还真没有一处像的。

    最明显的就是,李寂桐单眼皮、唇形饱满,而宇涵却是双眼皮、唇瓣菲薄……

    我很想和傅言殇说说我心里的困惑,可他最近真的累坏了,刚才我抱宇涵去洗手间发出的动静都没吵醒他,专程喊他起来聊宇涵和李寂桐,似乎又有点小题大做。

    我就这样看着天色一点点亮起来。

    大概七点的时候,外面传来‘叩叩叩——’的敲门声。

    我走过去开门,见是李寂桐,便压低了声音说:“宇涵还没醒。”

    李寂桐点点头,“真是麻烦你和言殇了,我方便进去抱宇涵吗?他有尿床的习惯,我怕他……”

    “我抱他去洗手间尿过了。”我看着李寂桐的眼睛,满心满脑都是宇涵恐惧的表情和那些密集的针眼。

    李寂桐一怔,眉目间掠过慌乱的情绪,但很快就被她用微笑掩盖过去了。

    “那真是太感谢你了,宇涵平时都是临起床时才会憋尿的,没想到今天这么早……”

    这样说来,她是专门掐准时间赶回来的?

    我垂下眼眸,看着李寂桐紧紧交缠在一起的手,更加肯定她在尽力压制慌张了。

    “宇涵下半身那些针口,是怎么回事?”

    我直接问她。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