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一世安然不负流觞

第193章 是不是纵欲过度?

    “哦,是吗?”李寂桐微微眯起双眼,似笑非笑道:“这能说明什么?”

    我不知道如何接话,想想也是,这能说明什么?

    宇涵总不可能是我的儿子吧。

    李寂桐像是赶时间,抱着宇涵离开的同时,又对我说了一句:“尽早接受治疗,怀孕的可能性就能越大,若是拖下去,我也没办法了。”

    我分不清楚她是否出于好意,也许是经历的背叛和伤害太多了,我条件反射般拒绝道:“我暂时不考虑治疗。”

    李寂桐见我这样说,也不好继续谈论这个问题,意味深长地看了看我的眼睛,才转身离开。

    我没来由的‘咯噔’一下。

    说实话,我能感觉到这个女人在打我眼睛的注意,可她为什么看上了我的眼睛?

    我想不通。

    回到房间。

    柔和的阳光撒了一地。

    傅言殇睡得特别安稳,直到接近十点才醒过来。

    “李寂桐早上抱走宇涵了。”我坐在床边,抬起手捋了捋他额前的发丝,“今天的天气真好。”

    “最近的天气都不错。”傅言殇自然而然地拥我入怀,“所以,想不想出去转转?”

    “想。”

    “既然想,那我们就去度蜜月。”

    我一愣,“别开玩笑了,去哪里度蜜月?最近发生了那么多事,而且你的身体才刚刚恢复。”

    他坐直身子看着我,“没开玩笑。随时都可以度蜜月,你想去哪就去哪。”

    我的心湖狠狠一荡,简直要溺亡在傅言殇霸道的宠溺之中,一时之间,竟甜蜜得忘了说话。

    傅言殇拿起手机,查了查机票,问我:“去布拉格怎么样?一周后去。”

    “去布拉格?”我不敢置信地看着他,窘迫道:“我没有签证……”

    “我来办。”傅言殇顿了顿,忍不住笑了一下,“这个时间去最合适,不算太冷。”

    我仿佛被他清浅的笑意摄了魂魄,忍不住问出一句:“你经常去布拉格吗?”

    “四年多前去过。”傅言殇执紧了我的手,像是陷入了久远的回忆之中,“当时我出了场车祸,若不是李寂桐救我,我怕是死在车上了。”

    我没想到李寂桐对他竟有救命之恩,心里百感交集过后,低低地呢喃:“噢,所以这么多年,李寂桐一直在布拉格吗?”

    傅言殇颔首,“应该是,她一直在那边工作。”

    “噢。”我点点头,觉得自己和傅言殇的阅历真是相差太远。

    之后我们安静地吃完早餐,然后什么也不做,就这样无声地拥吻、欢爱着。

    一次又一次情欲抵到巅峰,一次又一次灼热的热潮释放。

    我在他撞击中迷失沉沦,情到浓时,终于腆着脸翻过身子,用最大胆的姿势跨坐在这个男人的腰身上。

    “傅言殇,你知道吗,经历过你之后,我才明白什么叫欲望。”

    傅言殇扶着我的腰,淬过情欲的眼眸烈火灼灼,“秦歌,你知道吗,经历过你之后,我才明白什么叫情不自禁。”

    我心头一暖,低头吻住他的唇,舌尖贪恋在他的唇齿间流转,心里脑里全都是彼此用力爱着的感觉。

    下午时分。

    安妮打了个电话过来,问我今天回不回公司。

    我想起四点有个重要会议,便带着满身傅言殇的气息下,“回的。”

    傅言殇随后起身,圈着我走进浴室,等我结束通话、放下手机后,才拧开花洒,让温热的水珠淋透彼此的身体。

    我赤身裸体的面对着他,激烈的欢爱过后多少有点羞怯,便本能地往后退了一步。

    可下一秒,傅言殇已经握住我的胳膊,将我整个人扯到他怀里。

    有了水润泽,他结实的胸膛滑得要命,我也不知是着了什么魔,竟看呆了。

    “看够没?”傅言殇眉心一拧,像是被我直勾勾的目光挑逗了一样,唇瓣一抿,毫无预兆地吻了下我的胸口。

    我浑身一颤,“傅言殇,别、别这样……在洗澡。”

    他心满意足地冲我笑,“很刺激,不是吗?”

    我感到脸上一烫,还没来得及说话,胸口便开始传来阵阵温湿的触感。

    我耐不住这种空前愉悦的感觉,再一次配合他进入我的身体。

    ……

    离开酒店的时候,我浑身上下都软得不成样子。

    傅言殇不动声色的给我系好安全带,然后开了音乐。

    是蔡健雅的《beautifullove》。

    我默默地听着,突然说了一句:“我们会一直这样吗?”其实我最想说的是,傅言殇,你会一直紧紧握着我的手不放开吗?

    傅言殇侧脸看了看我,一字一句道:“会。秦歌,我们的婚姻,只有丧偶,没有离异。”

    我重重地点点头,“好。我会记住你这句话,牢牢地记住。”

    “嗯。”傅言殇敛回目光,将车开到公司楼下,“接下来这几天,我有点忙,你照顾好自己,别再和厉靳寒过多接触。”

    我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是,最后只好选择了沉默。

    傅言殇大概意识到我内心的矛盾和挣扎,倒也没有强硬地命令我,只在推开车门的时候严肃道:“无论发生什么事,无论是悲是喜,你潜意识里想要打电话倾诉的那个人,只能是我。”

    “我知道。”

    傅言殇见我答应得爽快,像个要到了糖吃的孩子一样,咧嘴笑了:“真乖。”

    我几乎被他这个笑容击了中心房,也不知道为什么,呼吸竟蓦地一窒,连带着心跳也慢了半拍,脱口而出道:“傅言殇,你笑起来真好看,像冬天的太阳一样,暖暖的。”

    他一怔,足足恍惚了好几秒才回过神来:“这句话,我好像在哪听到过。”

    我望着他,心想可能楚玥也这样说过,也就没有追问下去。

    回到办公室。

    我随手拉开窗帘,才发现傅言殇还没有启动车子离开。

    安妮拎着热饮走过来,打趣道:“秦总,昨晚你们肯定是纵欲过度了,刚才我去买下午茶的时候,看见傅言殇坐在车里走神,估计是回味缠绵的感觉呢。”

    我被安妮逗乐了,笑道:“他不是浮想联翩的人,可能在想什么事。”

    安妮赞同道:“百分百在想事情,反正我觉得他在回忆,就是不知道回忆什么人、什么事。秦总,最近公司不少同事都在组团去布拉格旅游,你有没有去过那边?若是去过,分享一下旅游心得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