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一世安然不负流觞

第196章 觉悟之后,我冲动了

    “只要你说,当时是傅思瑶伤人在先,小柔只是正当防卫就行了,反正已经死无对证了。”

    我一听,心底最后那根脆弱的弦霎那崩断。

    “不可能。我不会颠倒是非黑白。”

    我每一个字都说得特别慢,恨不得将心里的委屈和难受统统发泄出来。

    可我知道,我不能。

    因为即便发泄出来,父亲也不会在意,大概无论我如何努力的经营公司,在他心里,我就是比不上秦柔。

    我突然就想通了,“我想充实一下自己,所以不会再打理公司了。”

    父亲一怔,皱着眉说:“你不管公司,谁来主持大局?难道要我一把年纪还回公司累死累活吗?再说了,现在公司业务蒸蒸日上,你应该抓紧时间为秦家赚钱才对!”

    哦,为秦家赚钱。

    所以,我就是个还有利用价值的赚钱工具吗?

    父亲见我不说话,应该看出我对他的偏心失望透顶了,索性摊开了说:“秦歌,说实话,小柔毕竟是我看着长大的,我确实觉得你不如她。但你是我的亲生骨肉,我已经立了遗嘱,我名下的财产你三,小柔七。”

    我忍不住一阵苦笑,这算什么,施舍我么。

    “不用了,你全给她吧。之前你给我的银行卡有十万,我就当是这段时间打理公司的酬劳,不还给你了。”

    父亲像是做梦都想不到我会这样说,嘴唇抖了很久,也说不出一个字。

    倒是一旁的佣人觉得我这个决定太冲动,忍不住提醒道:“小姐,您这样的话,以后可就一无所有了……”

    我挺直了脊梁骨,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大彻大悟过:“没关系,秦家的一切,由始至终就不属于我。”

    “可是……”佣人顿了顿,压低了声音说:“您一无所有的话,万一以后傅言殇抛弃了您,那您可就没有后路了。”

    我说:“不可能。”

    傅言殇说过,我们之间,只要丧偶,没有离异。

    我信他。

    如若有一天,这个男人亲手用刀去捅我的心,那么……我认。

    *****

    离开秦家后,我给安妮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我不会再回公司了。

    安妮很诧异,问我是不是因为她隔三差五打电话向秦傲天汇报公司的情况。

    我说不是,是真的想充实一下自己,不求学识能和傅言殇站在同样的高度,但求别相差太远。

    安妮见我心意已决,也不好多说什么,问我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我实话实说道:“暂时没想好,想先找个属于自己的房子,其他的,迟点再说。”

    “也行,虽然不是上下级关系了,但我们还是好朋友。”安妮说着说着,似乎不太放心我,发了几条房产信息过来。“我家附近有几个楼盘都不错,秦总你考虑一下,住得近,方便经常串门子。”

    我很感激她的贴心,“以后别再喊我秦总了,直接喊名字就好。”

    “好的秦总……不对,好的秦歌。”安妮顿了顿,叹息道:“一想到以后你不回公司了,我这心里总感觉空荡荡的,很不习惯。”

    我知道安妮觉得太突然,就说:“我也没想到自己能这么果决,之前一直和秦家还有牵扯,其实是我还对父爱心存渴望。可现在,是完完全全没有幻想了。”

    安妮叹了口气:“你这样离开,温文芳肯定笑得合不拢嘴了。对了,厉靳寒刚才来了公司找你,看他的表情,像是有急事。”

    我心里‘咯噔’一下,“他现在人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