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一世安然不负流觞

第197章 最直接粗暴的关系

    “他刚刚离开公司,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可能过一会会打电话给你。”安妮说道。

    我“嗯”了一声。

    心里突然有点七上八下。

    一方面很想和厉靳寒面对面谈谈,另一方面,又不想深究太多。大概是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怕他真是的傅思瑶日记里说的那种大变态……

    我逃避般不愿面对,挂断通话后,便来到安妮发给我的楼盘地点。

    旧城区的街道和以前一样古朴、整洁。

    想想,我妈以前一直租住在这里,自从我回到秦家之后,就再没来过这里了。

    我在街道转角站定,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

    两年前,我还和我妈有说有笑的在这个地方散步。

    可如今,物是人非,世上最疼爱我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了。

    “小歌?”

    林薇母亲恰好经过,拎着菜篮子走到我面前,困惑地问我:“你和小薇是不是闹别扭了?我很久都没听她说起你了。”

    我心底泛酸,仿佛从林薇母亲的身上看见了我妈的影子,一时之间,声音竟哽咽起来。

    “没,我和林薇没闹别扭,就是这段时间大家都比较忙,没怎么联系而已。”

    我违心地说着谎,实在不想让她知道我和林薇已经彻底决裂了。

    林薇母亲见我这样说,倒也没怀疑,当即挽着我的手,“没闹别扭就好,你们俩可是一起长大的,感情应该和亲姐妹一样才对。”

    我笑得有点苦,有心转移话题:“杨姨,我妈以前租住的房子现在有人租了吗?”

    林薇母亲说:“没有呢,之前倒是有人想租来着,可一看,二十多年楼龄的旧房子,使用面积又只有十五平,就有点儿嫌弃了。房东最近准备移民,还愁着这个小套间怎么处理……小歌,你怎么突然问这个?”

    我心湖一荡,那个房子确实是又旧又小,可里面却有太多我和我妈相依为命的记忆,若是能买下来,至少我有了一个完完全全属于自己的小窝,再也不用寄人篱下了。

    杨姨像是看出了我在想什么,又说:“房里的摆设和以前一样,都没人挪动过的。小歌,你要是想买下来的话,可以现在去跟房东谈,大家认识了那么多年,价钱方面肯定不会太贵。”

    我委实也有买下房子的心思,就和林薇母亲回了老式居民楼。

    巧的是房东刚好在那里,见我想买下来,当即就找中介签订买卖合同。

    我付了订金,拿着钥匙,感觉就像做梦一样,很不真实,忍不住打了个电话给傅言殇:“你在忙吗?”

    傅言殇那边很安静,似乎在医院办公室批阅文件。

    “刚结束会议,”他笑了一下,“听你的语气那么轻快,发生了什么开心的事情,嗯?”

    我坐在破旧的布艺沙发上,可能真的太高兴了,忍不住哭哭又笑笑:“傅言殇,我买了房子,我买了以前我和我妈住的小房子!我终于有个自己遮风挡雨的地方了……”

    “傻气。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他低低地叹了口气,“我会为你遮风挡雨。”

    我知道这是傅言殇对我的承诺,但我已经不想什么都依靠他了,便说道:“为什么一定要你为我遮风挡雨?我也想为你遮风挡雨。因为我知道你也会累。”

    傅言殇那边陷入了沉默,估计没想到我会说出给他遮风挡雨这种话,过了好一会才说:“有生以来,你是第一个说想为我遮风挡雨的人。”

    “所以你要珍惜我,即使我不是那么完美无瑕,你也要珍惜我。”我抹着眼泪,低低地说着:“傅言殇,从今以后,我和秦家没有任何关系了。若有一天你舍弃了我,我大概就一无所有,孤苦无依了。”

    “不会有那一天,永远也不会。”傅言殇的每一个字都说得格外认真:“告诉我地址,晚上我过去看看环境如何。”

    我乖乖地说了地址,见小小的空间遍地尘埃,就说想打扫一下。

    傅言殇概手头上有工作要忙,也没有再说什么,说晚上十点左右过来。

    打扫完卫生,已经接近晚上九点了。

    林薇母亲端着热气腾腾的饭菜过来,说是知道我顾不上吃饭,就给我留了点饭菜。

    我看着可口的饭菜,莫名还念以前两家人亲密无间的时光,下意识地问了一句:“杨姨,林薇呢?”

    林薇母亲叹了口气,“她最近每天都是三更半夜才回家,还喝得醉醺醺的,也许还接受不了孩子流产了的事实吧。哎,小歌,你有空多帮我劝劝小薇,女孩子家家,未婚先孕总不是光彩的事啊。想当初,你妈为了你以后能嫁个好人家,还……”

    “杨姨,我妈当初还怎么了?”

    我的心一下子蹦到了嗓子眼,就怕有什么往事,是我自己不知道的。

    林薇母亲怔了怔,像是惊觉说漏了嘴,悻悻地捂着嘴巴:“没、没有,我什么也不知道。”

    “杨姨,我不是傻子,我妈和你情同姐妹,她一定告诉了你很多秘密。”我紧紧抓住林薇母亲的手,问出了我最不愿意问的话:“我记得当年我做阑尾手术,你还炖了汤拿来医院给我喝,那时你和我妈总背着我说话。”

    “一般的微创阑尾手术,都是腰麻,可我却是全身麻醉,事后我问我妈,她总是吱吱唔唔的。”

    “杨姨,我当时做的到底是什么手术?今天有人拿了那次的手术同意书给我看,上面标注的,是……处女膜修补术。”

    我的声音一句比一句低,说到最后,我的脊背已经冷汗涔涔。

    林薇母亲的脸色一阵巨变,唇瓣抖了很久,才抖出几个字:“手术同意书怎么会会外泄?院方明明再三承诺,关于修补术的隐私方面,绝不会透露出去的啊!”

    一句话,直接粗暴地表明了答案。

    我的心一沉再沉,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

    “杨姨,当年到底怎么回事?我那时连男朋友也没有,更没有跟任何男人发生过关系,怎么可能要做处女膜修复术?!”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