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一世安然不负流觞

第199章 爱到深处,我想要你

    我一阵心慌意乱。

    那些过往一刀刀凌迟着我的心,我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心被割划得鲜血淋漓,却无力捂住。

    林薇母亲见我这样,倒是走过去,帮我开了门。

    “你就是小歌的丈夫吧?我是她闺蜜的妈妈,看着她长大的。”她大概是怕傅言殇知道我的过往,连忙为我的反常编了个借口:“刚才我说起她妈妈,说着说着,大家都难受了……”

    傅言殇礼貌地喊了一声“阿姨”,也没怀疑林薇母亲的话,颔首道:“嗯,我是小歌的爱人。”

    爱人?

    我一愣,所以,傅言殇对我存有爱情的吗?

    林薇母亲也是一愣,估计担心我会忍不住坦白过往,一板一眼的对我说:“小歌,你现在有个这么好的老公,一定要珍惜现在的一切啊,这样你妈妈泉下有知的话,才能安心。”

    我看看林薇母亲,又看看傅言殇,一时之间,竟就真的不想让他知道那些事。

    因为我怕,真的害怕失去他。

    也许傅言殇可以不介意我结过婚,也可以不介意我曾为沈寒生孩子,但如果他知道了我在第一顿婚姻之前,还有一个男人和孩子呢?

    我不知道傅言殇会做何感想,换位思考,我觉得如若我是他,心里肯定会觉得我是一个寡廉鲜耻的荡妇!

    林薇母亲离开好一会后,我的内心仍然兵荒马乱。

    傅言殇走到我身边,轻柔拥我入怀,就像个后知后觉的傻子一样安慰我:“别难过,你妈妈不在了,可你还有我。”

    “我还有你,我还有你……”

    我反复呢喃着这几个字,突然就觉得自己很脏、很对不起他。

    “傅言殇,我记得你说过,如果你爱一个人,你会在意她的过去,在意她的一切,那要是这个女人以前的私生活,很肮脏呢?”

    傅言殇眉心一拧,似乎听到了什么奇怪的话,“你和沈寒那一段,已经过去很久了。别胡思乱想,这几天好好休息,过几天我们就去布拉格。”

    我沉溺在他温润的语气里,就连最后一丝想要坦白的勇气,也消散得干干净净,只想逃避。

    这一晚,我们相拥而眠。

    被褥很单薄,家里又没有暖气,他怕我着凉,侧身抱着我,用他的体温和臂弯为我抵御寒风。

    我的眼角湿了又干,干了又湿,贴得他更紧的同时,认真道:“我们生个孩子吧,就算是做试管婴儿也行。”

    傅言殇一怔,“怎么突然有这种想法?”

    “就是想有个孩子,和你的孩子。”我哽咽着吻了吻他,掌心一寸寸滑到他的腹部,“我只想要我们的孩子……”

    傅言殇应该看出了我情绪的异常,握紧我的手,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我心如刀割,可又不敢告诉他一切,只能歇斯底里地吻着他。

    “秦歌。”他低喘一声,稍稍撑起身子盯着我:“你有心事。”

    我的眼泪早已泛滥成灾,可嘴上还要逞强:“我没有心事,就是突然觉得你太好了,我怕我抓不住你。”

    “傻。我之前说过那些话,你都忘了?我们之间,只有丧偶,没有离异。”

    他的语速放得很慢,大概是觉得我总不走心记住他的话,惩罚般地咬了一下我的唇,长指解开彼此的衣裤:“秦歌,你很好,我喜欢你。”

    我迷失在傅言殇的进入中无法思考。

    明明身体已经紧密填满,可那种难言的空虚感却愈发强烈,说到底,是我于心有愧。

    “傅言殇,傅言殇……”我在他用力的撞击之下失声痛哭,用尽了所有气力攀着他的肩膀迎合他。“我想要我们两个人的孩子,真的很想要。”

    傅言殇“嗯”了声,随即狂烈地吻着我。

    即便这个男人由始至终都没有对我说一个爱字,可我知道,他心里是爱我的。

    寒冬的夜,似乎格外漫长。

    我带着情欲过后的倦意躺在傅言殇的怀里,“我们真的要去布拉格吗,我想换个地方。”

    说实话,我惧怕想起四年前的一切,我更惧怕一旦行走在布拉格的街头,会有一个粉嘟嘟的孩子出现在我面前……

    傅言殇只当我的反常是因为回到以前居住的房子,一时触景伤情,“机票已经订好了。这次先去布拉格,下次再去别的地方。”

    还会有去其他地方的可能吗?

    我咬了咬牙,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竟有一种空前强烈的恐惧感。

    那股子惧意瞬间漫透四肢百骸,短短几秒,断裂的画面在我脑海里掠过,不见天日的地下室,赤身裸体的我,还有打火机燃起忽明忽暗的火焰!

    “啊!不要!放开我!”

    我像个疯子一样失控地嘶吼,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崩溃的状态之中,满心满脑都是地下室里一字排开的手术刀。

    傅言殇见我突然这样,立即抱紧我:“秦歌!”

    换做以前,我的情绪应该会在他的怀抱中逐渐平静,可这次也不知道着了什么魔,我竟哭着咬了他一口:“不要,放我出去,不要关着我!”

    这一口咬得很深,我在泪眼婆娑之中看到傅言殇的肩膀沁出鲜血,血肉模糊的画面让我觉得自己真是疯了!

    可我毫无办法,藏匿在记忆最深处的那一排手术刀寒光四溢,明明只是一个碎裂的片段而已,却让我感到了刻骨铭心的疼痛。

    那种感觉,就好像我曾经被人用手术刀日夜凌辱一样!

    布拉格……布拉格……

    我惊慌失措地推开傅言殇,抱着头蜷缩在墙角,根本分辨不清那一排手术刀意味着什么。

    傅言殇迈步走到角落,大概是以为我还忘不掉精神病院的那段经历,再一次紧紧地抱着我。

    “秦歌,不要怕,我在。”他的气息在我头顶盘旋,漾出一泓入骨的暖意:“没人可以再关着你,相信我,没人可以。”

    我瞠大眼睛望着他,过了很久才说:“我怕,傅言殇,我害怕去布拉格!”

    “为什么?”

    他轻声问我,眉目之间,写满疼惜。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