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一世安然不负流觞

第200章 对不起,我不是第一次

    我不知道怎么说才好。

    也许,我潜意识里觉得,无论怎样说也于事无补。

    傅言殇见我沉默,倒也没追问下去,只是抱着我,用不动声色的温情抚平我的情绪。

    我张了张嘴,原本想再次重复‘不去布拉格’的,可话到了嘴边,又感觉自己很扫兴,毕竟这是我们的蜜月旅行。

    “傅言殇,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我鼓起勇气开口。

    他点头,“说吧。”

    “无论以后发生什么事,都不要舍弃我。”

    我垂下眼眸,这才惊觉我对这个男人的感情早已沁透肺腑,情难自控。

    傅言殇笑了一下,“今天你总是说傻话。我不会舍弃你,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舍弃你。”

    我鼻子一酸,有那么一刹那真以为他给了我爱的承诺。

    之后我们谁都没说话,直到我完全平静,他才将我抱回床上,特别温柔的给我盖好被子:“快睡,再胡思乱想,我就吻你了。”

    我乖乖地闭上眼睛,说来也奇怪,脑海里又出现了寒光四溢的手术刀,紧接着,是一件血迹斑斑的白大褂!

    我吓得浑身一抖,蓦地睁开眼,正好撞上傅言殇温润的目光。

    “闭上眼睛睡觉。”他卯足了耐心说。

    我实在害怕,心里也明白我在布拉格一定经历了什么痛苦不堪的事情,否则怎么会出现分娩后记忆缺失的情况?

    是逃避现实,还是真的因为羊水栓塞昏迷后损伤了大脑,我也说不清楚了。

    翌日。

    我醒来的时候,桌上已经摆放好了早餐。

    傅言殇站在窗边,窗帘杆已经有点老化,也不知道他是在哪里买来的新窗帘杆,总之素白的罗马杆在晨光中色泽柔和。

    很温馨。

    我起身,一步步走到他身后,像所有沉浸在爱河里的女人一样,毫无预兆地抱着自己爱慕的人。

    傅言殇一怔,反应过来后侧过脸对我笑:“怎么不多睡一会?”

    我紧紧贴着他的脊背,听着彼此的心跳声默契交错,“怕你会走。”

    “即使要走,离开之前也会告诉你。”傅言殇无声地叹了口气,“你从昨晚开始就变得脆弱、敏感,为什么?”

    我经历了一整晚情绪的大起大落,大概是已经接受了事实,此刻内心竟出奇的平静。

    “现在还没想好怎么跟你说,等去了布拉格,再告诉你。”

    他真是个很体贴入微的男人,见我不愿说,也没追问,“好。”

    换上新的窗帘杆后,傅言殇又亲自挂起新窗纱,镂空的纹络是同心结,很好看。

    再看破旧的布艺沙发,上面已经铺了一层同色系的坐垫,沙发转角还摆着一束太阳花,狭小的空间总算有了点家的味道。

    “喜欢吗?”他像个要糖吃的孩子似的,邀功般问我。

    我被浓烈的幸福感笼罩,红着眼睛说:“你把那个‘吗’字去掉吧。我喜欢,很喜欢。”

    傅言殇唇角一勾,像是得到了最大的满足,语气都透出一种愉悦的成就感:“锁太旧了,我换了。钥匙只有两把,不准给第三个人。”

    “墙壁有点掉腻子,我就贴了墙纸。”

    “橱柜锈化了,下午会有人上门装新橱柜。”

    “晚上太冷了,我订了空调,等会就送过来。”

    ……

    ……

    我默默听着他的叨念,不知不觉见,已经泪流满面。

    “傅言殇,你几点起床做这些事情的?”

    他笑笑,“问这个干什么。吃早餐。”

    “你昨晚是不是没有合过眼?”我的眼泪掉得更凶,“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我不值得你对我这么好。”

    傅言殇眉心一拧,认真道:“老公对老婆好,不是天经地义么?秦歌,在我看来,没有值不值得,只有爱或不爱。”

    “……所以,你爱我?”我忐忑不安地望着他的眼睛,他是不是要对我说一个‘爱’字了?

    傅言殇揉了揉我的头,叹息道:“是。秦歌,我爱你。”

    我心湖一颤,简直怀疑自己在做梦。

    傅言殇说,他……爱我!

    孤傲冷清如傅言殇,竟承认爱我了!

    我哭哭又笑笑,从来不知道两情相悦的感觉,原来是这种的甜到连心都要化掉的感觉。

    一顿早餐吃得异常甜蜜。

    傅言殇临出门时,还吻了吻我的唇角,让我好好休息,别再胡思乱想。

    我点点头,再一次觉得他就是我黑暗人生里的一缕曙光,我哪怕拼了命,也不想失去他。

    这时,林薇恰好摇摇晃晃地开门,看样子是宿醉未醒,又赶着去哪里。

    她并未看见我和傅言殇,拿着手机骂骂咧咧:“沈寒,你怎能对我这样绝情?我这么爱你,为什么就是换不来你的一点真心?”

    手机那边沈寒是怎么会骂林薇的,我听得不是很真切,唯一听得清楚的,只有一句‘林薇,这么多年来你对我死缠烂打,真是够了。这样说吧,就算没有秦歌,我也不会看上你,你算什么货色,没样貌没身材,竟也敢厚着脸皮说爱我?’。

    我看见林薇的身体剧烈抖了一下,像是无法接受沈寒的绝情。

    “可我为你怀过孩子,我把一个女人最重要的东西都给了你……现在你却视我为垃圾?!”

    沈寒大笑起来,肆无忌惮的语气格外刺耳:“你本来就是垃圾,秦歌以前对你那么好,毫无保留的信任你,你这个垃圾呢,恨不得她死啊!”

    “林薇,我要是秦歌的话,估计做梦都会诅咒你全家死绝!背后捅刀子的人,活在世上根本是浪费空气!”

    林薇咬着嘴唇,走下楼梯的同时,凄楚地笑了:“对,我是垃圾,都说物以类聚,所以我才会为了你丧心病狂!呵呵,沈寒,你和我一样,都是垃圾!”

    我亲眼看着昔日的闺蜜伤心欲绝,终于忍不住上前一步,夺过林薇的手机摔到地上。

    林薇一怔,唇瓣抖动了很久,最后颓废地抱着头蹲在地上。

    “看到我落得这个下场,你一定很爽吧?可是秦歌,我不后悔,至少我的第一次,是给了自己爱的男人,而你呢?”

    林薇说着,挑衅般抬眸盯着傅言殇:“你很厉害啊,让我丢了饭碗,但我觉得你真是可怜呢,你爱的女人都是破鞋!楚玥如此,秦歌也是如此,你再厉害又怎样,还不是捡别人玩过的女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