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一世安然不负流觞

第203章 你会对我变态吗

    “不知道,过去看看就清楚了。”厉靳寒看了看时间,“一来一回最多也就两个小时,你去吗?”

    我的心七上八下。

    一是傅言殇明确地说过,不准我再和厉靳寒来往;二是宇涵对我那么抵触,我去了好像也没什么意思。

    厉靳寒见我久久不说话,似乎看出了我的迟疑,特别善解人意地笑道:“要是你没空,我就一个人去吧,弄清楚宇涵的病情后,第一时间打电话告诉你。”

    我忍下莫名想见宇涵的冲动,“好,那我就不去了。”

    厉靳寒盯着我看了几秒,“你的精神状态不太好,从我的专业角度分析,你心里肯定有事。”

    我实在需要倾诉,就忍不住问了句:“如果脑海里总是出现某一样东西,是否意味这这件东西印象深刻呢?”

    “嗯。一般来说是这样。”厉靳寒顿了顿,像是从我眼里看出了惧意,特别严肃地说:“怎么了,你在害怕什么?”

    我张了张嘴,很想说‘我在害怕手术刀和血迹斑斑的白大褂’,可话到嘴边,又觉得怎么说都很荒诞,只好尴尬道:“一时半会我也说不清楚,你不是去看宇涵吗,回头再说。”

    厉靳寒倒也没继续这个话题,起身出门的同时笑了一下:“秦歌,我现在真庆幸自己是个心理咨询师,无论你有什么心结,我觉得我都能力解开。这一点,是傅言殇做不到的。”

    我一愣,下意识地说:“为什么要这样比较?”

    “我记得我以前跟你说过的吧,我总是充当万年老二的角色,无论何时何地,只要傅言殇一站在那里,就没人会再注意到我。”

    厉靳寒似笑非笑地看着我,“可能人性都有比较欲,我也不能免俗,暗地里渴望赢傅言殇一次吧。秦歌,你是不是觉得我这种想法有点神经质?”

    我不知道如何接话,只好避重就轻地说了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了不起,你也很优秀。”

    厉靳寒一怔,像是没想到我会用‘很优秀’来形容他,突然沉沉地:“没想到你会觉得我很优秀。秦歌啊,我……”

    他倏然抿唇,似乎把后半句话硬生生梗在了喉咙里。

    我感觉此时此刻的厉靳寒有点陌生。

    可到底是什么地方和之前不同了,我又说不上来,总之,他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股幽冷的气息,没有丝毫以往的阳光、爽朗了。

    “你什么?”我抖着声音问,就怕他真像傅思瑶日记里说的那样。

    厉靳寒沉了好一会,最终抬起手摸了摸我的头,“没,就是觉得你经历过那么多伤害,还能保持信任别人的能力,很坚强。如果有一天,我或者傅言殇伤害了你,你会怎样?”

    我愈发觉得厉靳寒有问题了,认真道:“你们都是我最信任的人,如若有一天,你们任何一个伤害我,我估计会接受不了吧。”

    “接受不了是什么意思,做傻事?”厉靳寒一字一句地问着,目光却悄然撇开,不再看我。

    我想了想,“不知道。要是真有那么一天,我觉得我会生不如死。”

    厉靳寒脸色一滞,直到转身离开,也没再说一句话。

    我就在他异常的沉默里心惊肉跳。

    他不是个习惯扯东扯西的人,现在突然问我这些,怕是有事情要发生了!

    是他彻底变了,还是我和傅言殇、萧禹,从未认识过真实的他?

    我想不通,索性打了个电话给安妮。

    安妮那边似乎没什么工作要忙,接听电话后,立即说道:“秦总,我正想打电话给你呢。我在布拉格工作的闺蜜今天回国了,她当初就是被李寂桐操刀切除了子宫,回国前查到李寂桐根本没生过孩子,在读医学院时,就做了结扎手术,不是上环,而是开刀那种。”

    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满心满脑都是‘李寂桐没生过孩子’这一句在回荡。

    安妮大概也感觉到我在晃神,接着说:“怎么办,还是习惯了喊你秦总。据我闺蜜说,李寂桐四年前曾经出过一起医疗事故,一名年轻的孕妇出现羊水栓塞,可当时她竟然不立即抢救那名孕妇,而是抱走了孕妇生下来的死婴!”

    我只觉得被人狠狠抡了一棍。

    四年前,年轻的孕妇,分娩时出现羊水栓塞……历史竟和我的遭遇惊人的相似!

    可生下一个死婴,是怎么回事?

    难道我那素未谋面的孩子,生下来不久,就跟我女儿一样,变成了一具冷冰冰的尸体吗?!

    我呼吸一窒,心脏痛得快要停止跳动。“安妮,你闺蜜有没有查到,四年前那名年轻孕妇叫什么名字?”

    安妮说:“入院记录是‘晴天’,估计是个假名吧,反正也没有任何证件登记信息。”

    我听到这里,只觉得双脚一软,惊慌失措地瘫坐在地上。

    我有一个乳名,是我妈起的小名。

    晴天。

    我妈说,我小时候每逢下雨天就特别难哄,天一放晴,就不哭也不闹了,久而久之,索性喊我晴天了。

    所以,四年前经李寂桐手接生的那个孕妇,真的是我?

    可之前见面,她怎么像初识我一样?

    我大口大口地吸着气,恨不得立即去医院找李寂桐问个清楚!

    “秦总?”安妮担心地问我:“你在听吗,怎么不说话?哦对了,这次李寂桐带回国的小孩子,好像长年累月被她虐待。我闺蜜说,国外幼儿园的老师找她沟通过很多次了,但她根本当耳边风,隔三差五用针筒扎那小孩的下半身,怕是想玩残那小孩吧。”

    我心头一抽,突然滋生出一个大胆的猜测,宇涵会不会是我的孩子?

    “安妮,我现在要出去一躺,回头再电话你。”

    我咬着牙站起来,也顾不上橱柜、空调快送到了,锁了门就往楼下跑。

    十五分钟后。

    我在儿科住院部楼层站定。

    李寂桐恰好抱着宇涵走出病房,见我来了,先是一怔,随即笑道:“厉先生看完宇涵刚离开不久,你们怎么不一起来?”

    我无心回答她的问题,一步步走过去,望着宇涵……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