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一世安然不负流觞

第202章 老公说,他介意!

    傅言殇没说话。

    一直都没说话。

    我不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反正戳破一切之后,我的心竟突然落地了。

    至少,不需要再心惊肉跳的掩饰过往。

    “傅言殇,我……对不起。”

    他的眉心逐渐蹙成‘川’字,仿佛刻意忽略林薇和她母亲说的每一句话,沉沉道:“晚上再说,时间差不多了,我去上班。”

    我知道他在逃避,或者说,他需要时间消化这些荒诞的事实,便悄然松开他的手,“好。晚上再说。”

    林薇母亲生怕傅言殇会抛弃我,急切道:“小歌不是那种随随便便的女人,四年前发生的一切,肯定不是她自愿的!”

    “妈,你未免把秦歌看得太洁身自爱了。”林薇不耐烦地打断了她母亲的话,讽刺地说:“不是自愿的,怎么会怀胎十月,宁愿做未婚妈妈也要把孩子生下来啊?”

    “要不是死心塌地的爱一个男人,秦歌会挺着个大肚子等待分娩吗?早就打掉孩子了好不好!”

    我的心禁不住‘咯噔’一下。

    林薇最后那句话字字在理,我很想为自己辩白,可却连一个站得住脚的理由也找不到。

    傅言殇大概感觉到了我的哑口无言,瞳仁一沉,冷冷地瞥了林薇一眼。

    那眼神狠戾绝伦,就像在宣判‘林薇,你完了’似的!

    林薇母亲见我们越闹越僵,连忙将林薇拉回屋里:“少说两句你会死吗?你和小歌从小一起长大,为什么现在这样对她?啊?”

    “为什么?哈哈哈!我变成现在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都是拜秦歌和傅言殇所赐!傅言殇让业界封杀我,我再也做不了医生了!妈,你说,我都这么凄惨了,怎么能让他们幸福美满!”

    林薇越说越激动,最后癫狂地大笑起来:“本来秦歌做过处女膜修补术这件事,是可以隐藏得滴水不漏的,可我偏偏要把这个秘密告诉沈寒!我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秦歌就是个人尽可夫的荡妇!”

    傅言殇的手指早已紧握成拳,在林薇骂我是‘荡妇’的一刹那,毫不留情地打过去,硬生生打得林薇撇过脸去!

    林薇被打得鼻血直流,不敢置信道:“傅言殇,你堂堂一个大男人,竟然打女人?!”

    傅言殇冷嗤一声,“我从不打女人,但今天你让我见识到贱人不分男女,谁敢让我不痛快,我就收拾谁。”

    林薇恼羞成怒地张了张嘴,像是想诅咒我和傅言殇,可话还没骂出口,就被她母亲捂住嘴巴,拽到屋里。

    砰的一声,门关得严严实实。

    可即便这样,我依然能听到林薇母亲打骂她的声音。

    “傅言殇,看来我真是个扫把星呢。”

    我很想没心没肺的咧嘴冲他笑,但话才刚说出口,眼泪就涌了出来,很仓惶,也很不知所措。

    傅言殇不动声色的帮我擦眼泪,在我以为他不会再对我好的时候,他却说了一句:“秦歌,别人怎样看你,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怎样看待你自己。”

    我摇摇头,“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个怎样的人。”

    “不知道自己是个怎样的人,没什么,知道我们是夫妻就够了。”

    我不知道傅言殇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忍不住问他:“那你介意我四年前的事吗?”

    “介意。”他顿了顿,像是经历了一番内心挣扎,苦笑了下:“可介意又能怎样?时光不会倒流。”

    我再也没有勇气问下去,生怕追问到底,他会觉得我恬不知耻。

    毕竟四年前,我应该真的为其他男人怀孕生子过……

    *****

    整个上午,我都处于这种焦虑不安的情绪中。

    下午两点,外面传来了叩叩叩的敲门声。

    我以为是装橱柜的人来了,便走过去开门。可开了门后,我才发现是厉靳寒来了。

    “秦歌,你是不是设置了拒接我电话啊?”厉靳寒晃了晃手机,“我打你电话一直打不通。”

    我一愣,拿出手机一看,厉靳寒的号码果然在拒接名单里,估计是傅言殇设置的。

    “可能是我一时没留神,设置错了。”我心情复杂地撒着谎。

    厉靳寒笑了一下,“手机拿来给我,就咱们的交情,怎么能电话打不通,联系不上啊?”

    我找不到说辞拒绝,只好将手机递给他。

    厉靳寒很快设置完毕,当着我的面拨了一次号码,直到电话打通之后才满意地笑道:“搬了新家不请我进去坐坐吗?要不是问安妮,我还不知道你和秦家脱离关系了。”

    “昨天才搬过来的,还没来得及告诉你。”我示意厉靳寒进来,想想,家里连茶水也没有,只好倒了一杯白开水给他。“刚搬过来,什么也没有,你凑合着喝。”

    厉靳寒笑笑,接过水。

    “你发信息告诉安妮你新家的地址,却没发给我,我隐隐觉得我们之间一下子生疏了,不太像朋友。”

    我没想到他会说得这么直接,扪心自问,也不是故意瞒着他,“安妮问我找好房子没有,我就回复她找好了,然后发了地址给她,并没有存心瞒着你。”

    “好吧,算我多心了。”厉靳寒说着说着,自己都叹气了:“可能是我太在乎你和傅言殇这两个朋友了,我总感觉你们约好了一起疏远我,很神经质是吗,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

    我沉默了一会,可能也切身体会过那种不安的感觉,便下意识地说:“我们不可能疏远你,除非……你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

    厉靳寒一听,眉头几不可察地皱了一下。

    很微妙的一下,但我捕捉到了。

    “我怎么可能会做过分的事情呢?”他不自然地撇开目光,讪讪道:“不说这个话题了,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还没有想好,休息一段时间再说吧。”

    厉靳寒点点头,“也行。反正没什么比身体健康和心情愉快更重要。哦对了,早上我看见李寂桐抱着宇涵打车,据说是宇涵突然高烧不退,可能要住院观察。我准备去看看他,要不我们一起去?”

    我只觉得心头没来由的抽了一下,突然想起宇涵下半身密密麻麻的针口。

    “怎么突然发烧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