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一世安然不负流觞

第205章 绝情时会对我不忍心?

    回到家。

    窗外风雪交加,刮得那束太阳花东倒西歪。

    我鼻子一酸,四年前,我最喜欢的就是太阳花。

    可那时,傅言殇根本不可能送花给我。

    我一步步走到沙发转角,把花枝扶正,然后对着满室他的气息和痕迹,无声哭泣。

    不知道这种状态持续了多久,反正傅言殇开门进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有点暗了。

    “下午去了哪,怎么不接电话?”

    他皱着眉走到我面前,语气里透着浓浓的担心。

    我心慌意乱,实在不知道怎样面对他,毕竟四年前,这个男人从未给予过我一丝温情。

    一生太短,回忆太长,如今恍然梦醒,我竟分不清哪一个,才是最真实的他。

    傅言殇见我红着眼睛不说话,似乎感觉到我心事重重,拥我入怀的同时叹了口气:“怎么不说话,你这样,我会很担心。”

    我不由自主地瑟缩了一下,抖着声音问他:“下午出去转了一圈,可能没听到手机响,就没有接电话。傅言殇,如果有个女人杀掉了你的孩子,你会不会要她偿命?”

    傅言殇一瞬不瞬地看着我,特别认真的思考了几秒,才说:“会。”

    我像是彻底丧失了语言能力一样,说不出一句话。

    我已经不敢去想,如若有朝一日,他想起了晴天,想起了那个孩子,会作何反应!

    傅言殇手臂一收,抱得我更紧,估计觉得我又在胡思乱想,突然笑道:“有时候我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急切地想和你有个孩子。”

    我心底的苦涩和惧意已然泛滥成灾。

    为什么急切地想和我有个孩子?

    会是因为当初他对我们的孩子有一点感情吗?

    “傅言殇,我想配合李寂桐治疗,我想尽快怀上我们的孩子。”

    我的声音一点点低下去,赎罪吗,也许是吧,如果我当初不心存侥幸,也许我的第一个孩子就不会死。

    我有罪,是我的一念之差害死了孩子!

    傅言殇一怔,像是没想到我会突然这样说,困惑道:“秦歌,你太反常了。”

    我苦不堪言的对他笑:“不,我从未像现在这样正常过。”四年前,我爱惨了这个男人;四年后,依然溺毙在他的气息中,无法挣脱。

    什么是命运的轮回?

    我想答案大抵只有一个,那就是:我爱傅言殇。

    傅言殇也没追问什么,只当我是昨晚没睡好,“去布拉格回来再考虑孩子。”

    我没说话,静默地捉紧他的手,生怕一松开,我便会从天堂坠落地狱。,万劫不复。

    *****

    接下来的几天,过得还算平静。

    傅言殇一下班就过来我这边,和我一起买菜做饭。

    我几乎要淡忘了我曾是他最深恶痛绝的晴天,直到去布拉格那天,他拎着他的旅行箱过来,皱着眉问我:“这个行李箱是我四年前用的,回国之后一直没打开过。今天早上一打开,我才发现里面有一对晴天娃娃和相机。”

    他拿起血迹斑斑的娃娃,茫然地丢去一边,“我行李箱里面怎么会有这种东西?秦歌,我突然觉得我遗忘了什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