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一世安然不负流觞

第207章 是你撩起我的冲动

    我的勇气在傅言殇的目光里分秒消亡。

    可既然说了出口,我就只有硬着头皮说下去。

    “傅言殇,我没有和你开玩笑。”我一咬牙,掏出了那张薄薄的照片给他。

    “四年前,你为了报复我妈,将我囚禁在你布拉格的别墅地下室,试图摧毁她后半辈子仅有的希望。”

    我的语速特别缓慢,每说出一个字,心就会狠狠的抽痛一下,仿佛一寸寸撕扯开早已结痂的伤口一样。

    “在那段日子里,我尝试过脱离,可你总是在伤害我之后,又不经意的关心我。”

    傅言殇的眉头逐渐蹙‘川’字,似乎在努力地回想一切。

    我的声音早已哽咽不已,“后来,我怀孕了,我心想有了孩子,你也许就会对我好一点了。我那么小心翼翼地期待着孩子的降世,可是你呢?”

    “你在我预产期的前两周,告诉我,你对我由始至终只有憎恨,即便我生下了孩子,也不会让孩子冠上你的姓氏。他将会成为一个见不得光的存在,没有身份、没有户口、没有父亲……”

    “那是我的宝贝啊,可你却用最无情的方式否定了他……”

    傅言殇听到这里,瞳仁一沉,直勾勾地盯着孩子的照片看了很久。

    我不知道他有没有想起什么,反正接下来的一路,他都没有再说一句话。

    *****

    抵到布拉格的时候,已经接近凌晨了。

    管家纪叔在机场外等候。

    四年的时光并没让他改变太多,头发依然梳得整整齐齐,一身中山装也是四年前的那种暗灰色。

    “傅少,她……”纪叔见了我,先是一怔,随即长长地叹了口气:“孽缘啊,兜兜转转一大圈,你还是回来祸害我家少爷了!”

    我懵了一下,不知道纪叔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再看傅言殇,他清冷的五官仿佛染了一层寒霜,完全没有丝毫之前的温润了。

    他……是想起来了么?

    是在痛恨我,还是在承受着一番爱恨交织的煎熬?

    毕竟,他亲口对我说过,秦歌,我爱你……

    “傅言殇。”我低低地喊了一声,“你想起晴天了吗?”

    他没说话,一个字也没跟我说。

    怕是缺失的那段认知,已经复位了。

    我心乱如麻,一下子也不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用微不可闻的声音又问了一遍:“你想起晴天了吗?”

    傅言殇捏着孩子的照片,漫长的沉默过后,长指猛地一划,当着我的面将照片撕得粉碎!

    “想起了。孩子……死了也好。他就不应该来到世上!秦歌,我们之间,永远都不可能有孩子!”

    一句话,彻底颠覆了所有的温暖和宠溺,我浑身一抖,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傅言殇见我怔愣,拉着我上车的同时,冷声道:“我不需要孩子。四年前不需要,现在也不需要。”

    “……为什么?”我不可置信地望着他,“你明明很喜欢孩子,之前你明说过,秦歌,我们要个孩子吧……傅言殇,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我不相信你不想要我们的孩子!”

    傅言殇一字一句地说:“要是早想起你是晴天,我绝不会说出那些话。”

    “为什么?!”我真希望自己出现了幻觉,这样我还能骗骗自己,傅言殇不是四年前那个冷血无情的恶魔。

    可傅言殇没有给我答案。

    那种感觉,就好像之前的温暖和宠溺都是幻象,如今幻象破灭,我便硬生生从天堂跌回地狱之中。

    来到别墅。

    大厅的布局和四年前一样,没有一点变化。

    我站在门口,不想踏进去,“傅言殇,你真的不想要我们的孩子?”

    他脚步一顿,语气既冰又冷,没有分毫商量的余地:“嗯,不想要。”

    “那你还打算和我过下去吗?”

    “当然。我不止一次说过,我们之间,只有丧偶,没有离异。”

    我实在读不懂傅言殇的心,只好腆着脸问他:“两个人过下去?不要孩子,然后过下去?”

    他颔首,“对。”

    纪叔见我们僵持不下,轻咳两声,问道:“傅少,还是和以前一样,让她待在地下室吗?”

    傅言殇一字一句道:“她和我一起睡。”

    纪叔点点头,“好的。傅少。那我让人去买点避孕药,您先去吃点东西吧。”

    傅言殇“嗯”了一声,径直走到沙发坐下,点燃烟狠吸几口。

    我僵站在门口,就这样远远地看着他,说不出为什么,总觉得他的心情糟糕到了极点。

    很快,纪叔就吩咐佣人摆放好夜宵,淡淡的对我说:“进来吧,傅少不喜欢等人吃饭的习惯,你忘了吗?”

    换做四年前,我怕是会唯唯诺诺地走过去了,可如今,我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怯懦的小女生,我根本不可能再仰人鼻息了!

    “我和傅言殇的事,我很清楚,不需要你强调。”

    我说完,迈步走过去,夺过傅言殇手上的烟,含入口中。

    这是第一次,我想用最叛逆的方式发泄情绪!

    傅言殇皱了皱眉,“秦歌,你做什么!”

    我吞吐出一口烟雾,素手夹烟,颓败的冲他笑:“傅言殇,是你一步步撩起我渴望要个孩子的冲动,可现在,又是你彻底扼杀掉这个念头。为什么每一次都是你来主导一切?”

    “我已经不是四年前那个懵懂无助的小女生了,趁我还爱着你,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不要孩子的原因?”

    傅言殇眉目一沉,“不想要就是不想要,没有原因!”

    我不是傻子,即便他的语气格外沉冷,可我能感觉到他有事情瞒着我!

    “不,不对,你一定是有原因的!”我像个情绪失控的疯子一样瞪着他,“四年前,我刚怀孕的时候,你并没有不要孩子的想法,可后来,怎么突然就变了?傅言殇,你能不能给我一句实话?我累了,再也受不住你一次次的口是心非,我怕我会没有勇气爱下去!”

    傅言殇长指一握,蓦地砸在茶几上。

    我知道,那是他极度烦躁时才会做出的行为。

    可我无心顾忌他的情绪了,穷追不舍地问道:“我只要一个明确的答案,你说了,也许我就能放弃为你生儿育女的念头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