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一世安然不负流觞

第209章 老公,求你放过我!

    我浑身一抖。

    说实话,最近发生了那么多事,我根本没留意例假是否准时来。

    而且,自从月子没有调理好之后,我的生理期就一直不规律,什么时候会来,我也说不清楚。

    可现在,傅言殇突然问这个干什么?

    难道他就这么不想我怀孕?!

    “还没有来。”我闷闷地说着:“傅言殇,既然你不想要孩子,我也不会像四年前那样犯贱,你说,你由始至终都在玩弄我,真巧,我也一样,其实我根本就没有爱过你!”

    我用最违心、最极端的话语刺激着他,甚至有那么几秒,我忍不住想要恶狠狠的伤害他!

    凭什么他随随便便的一句话,就足以让我心如刀割?

    他所有的肆无忌惮,不过是仗着我爱他罢了!

    傅言殇眉心一拧,像是没想到我会斩钉截铁地否认爱他,薄唇翕动了好一会,终是没说出一句话。

    可他越是这样沉默,我心头的怒火和委屈就蹿得更高,冷冰冰的对他说了一句:“我不想待在这里了。”

    “什么意思?”傅言殇的脸色阴寒骇人。

    我退了两步,刻意和他保持着距离:“我觉得我们应该冷静一下,婚姻到底是什么?如果不能彼此坦白,这样的白头到老有什么意思?傅言殇,我给你两周时间,若两周后,你还是坚持说你在玩弄我,那我真的放弃你了。”

    我说完,转身就走,生怕自己一旦放慢脚步,便又会像四年前那样,爱得卑贱可怜。

    纪叔下意识地拦住我:“晴天小姐,没有傅少的同意,你不能离开。你有x连锁显性遗传病,很难生不出完全正常健康的孩子,难道你要生一个怪胎来祸害我家少爷吗?!”

    “四年前,在预产期的前两周,李寂桐医生没有告诉你,孩子有问题吗?”

    “我家少爷不忍心逼你引产,可你竟然打电话刺激他,让他在赶去医院的途中出了车祸!”

    纪叔在说什么?

    我有x连锁显性遗传病?

    我整个人就像傻了一样呆住。

    李寂桐根本没告诉过我这些,就在前几天,她还建议我尽快怀上傅言殇的孩子……

    所以,她其实是想要我生下一个有问题的孩子,然后顺理成章地取走我孩子的眼角膜,移植给宇涵吗?!

    这个女人……呵,其心可诛!

    “我有x连锁显性遗传病?”我死死拽紧双手,不想接受这个残忍的事实:“傅言殇,就是因为这样,你才试图用玩弄我作为借口,拒绝我怀孕生子?”

    傅言殇的表情一点点颓败下去,似乎在愠怒纪叔说出了一切。

    我忍不住苦哈哈地笑开,“傅言殇,你是不是傻啊?一个只能生怪胎的女人,你要来做什么?”

    “难怪你突然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之前你想不起晴天,也就忘了我有x连锁显性遗传病这件事,所以渴望和我有个孩子。现在记起了一切,就用最无情的话语,来扼杀我想为你生儿育女的念头?”

    “你总是说我傻气,可如今在我看来,你傅言殇才是最傻的那一个!”

    傅言殇的薄唇已然抿成了一条线,用最沉重的沉默,告诉了我答案。

    果然,他所有反常的无情,都背负着一意孤行的苦衷。

    这时,大厅的电话突然响了。

    纪叔连忙接听电话,说了几句之后,才压低声音对傅言殇说:“傅少,李寂桐医生说,宇涵小少爷高烧不退,必须回布拉格进行治疗,问您方便让他们母子俩在别墅住一段时间吗?”

    傅言殇想也没想就给出了答复:“方便。”

    纪叔立即客客气气地转告李寂桐,又询问了航班时间,才挂断通话。

    我看看纪叔,又看看傅言殇,总觉得他们特别在乎宇涵,反正一听到‘宇涵’这两个字,他们的表情瞬间就变得很柔和了。

    也许,像宇涵这么漂亮可爱的孩子,没人会不喜欢的吧。

    我心下一阵钝痛,如果我和傅言殇的孩子还活着,应该和宇涵一样大了。

    傅言殇见我陷入了无尽的悲恸中,不动声色地握紧我的手,试图用无声的陪伴,拂去彼此所有的无奈与难过。

    我心中的痛意更甚,条件反射般抽回手,自嘲道:“放了我,也放了你自己吧。找个健康的女人生儿育女,这种一家几口其乐融融的生活,才是你应该拥有的。”

    “而我,从小到大就习惯了孤单,即使没有爱人、没有孩子,也能好好地生活。”

    “我想得很清楚了,傅言殇,我们回国后就离婚。”

    傅言殇像是刻意忽略我的话,强行拉着我踏进房里,‘砰’的一声,狠狠甩上门!

    “我不需要孩子!秦歌,你给我听清楚了,我不需要孩子!!”

    我看着他因为暴躁而凸起的青筋,不知不觉间,已经泣不成声。

    “可我受不了活在亏欠你的阴影之中,我现在一呼吸,就会想到我们的孩子,就会想到我有遗传病……只要和你一起,我的自卑感就会泛滥成灾!”

    “傅言殇,你知道我有多绝望吗?!”

    傅言殇双眼猩红,咬牙切齿道:“我们可以领养一个孩子!”

    “算了吧,我可能就是个刻板又守旧的女人,我一点也不博爱,没办法把别人的孩子当作亲生骨肉。”

    我恹恹地转过身,“如果四年前,我死在产房里面,那该多好。那样我就不会遇到沈寒,不会经历一连串的痛苦了。”

    傅言殇大概感应到我心身俱疲,猛地抡拳砸在落地窗上,狠戾道:“我们可以不说这些话题么,嗯?”

    我知道这个男人在逃避。

    高傲如同傅言殇,原来也会逃避的啊。

    所以,倒不如我狠心一次,彻底打破这种彼此都不快乐的局面……

    我逼着自己狠下心肠,“傅言殇,想想,你带给我的,由始至终都只有痛苦。四年前,你能在我分娩之前无情离开,现在,你也可以做到放任我自生自灭。一个你曾睡过无数次的女人,有什么好眷恋的?”

    傅言殇没说话,点燃烟狠狠地抽着。

    我不知道他是否打算逃避到底,反正我也无心理会了,拿出手机打电话给安妮:“安妮,你什么时候来布拉格?”

    安妮说道:“后天。怎么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