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一世安然不负流觞

第210章 占据你身体的每一寸

    我说:“那等你到了之后再说。”

    安妮大概听出了我的语气不对劲,不放心地追问:“秦总,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这样吧,我看看能不能更改航班,立即赶过去找你。”

    换做平时,我一定不愿意打搅安妮,可此刻,我实在太需要一个可以信赖的朋友了,便说道:“好。确定了航班时间后告诉我,我去机场接你。”

    安妮一怔,这才反应过来:“你现在在布拉格吗?”

    “对。”

    “和傅言殇一起?”

    我“嗯”了声,不自觉地看了傅言殇一眼。

    他满脸幽寒,整个人都笼罩在烟雾之中,说不出的颓败寂落。

    之后安妮也没在电话里多问什么,挂断电话不久,就发微信告诉我换了一个小时后的航班,明早就能到。

    我很感激身边还有安妮这个朋友,回复她“明早机场见”后,就走到沙发边,静默地坐下。

    傅言殇就这样透过层层烟雾看着我,我不知道他是否有满心的话想对我说,总之他的眼神失落得很,感觉就像话到嘴边,却又不知从何说起一样。

    明明是最亲密无间的枕边人,此时此刻,我们竟再也找不到可以说下去的话题。

    我垂下眼眸,生怕多看一眼,便会舍不得这个男人。

    偏偏,缠绵悱恻的唱腔披着寒风而来,撼得我心如刀割。

    是范逸臣的《放生》。

    放我一个人生活,请你双手不要再紧握。

    一个人我至少干净利落,沦落就沦落,爱闯祸就闯祸。

    我也放你一个人生活,你知道就算继续结果还是没结果。

    ……

    我指尖一颤,只感到眼泪又湿了眼眶,一滴紧接着一滴坠在婚戒上,转瞬四分五裂。

    傅言殇仿佛也被这首歌搅得心烦气躁,径直推开落地窗,走出去,“关掉!”

    那语气,带着滔天的怒意。

    很快,外面就没有了任何声音。

    傅言殇迈步走到我面前,一字一句地问我:“就不能开开心心的度蜜月?”

    我没有抬起眼眸看他,“我也很想开心,可是傅言殇,我就是个一无是处的女人,你越是包容我,我就越是自卑,觉得自己配不上你……唔!”

    话音还未落下,傅言殇已经紧紧捏着我的下巴,薄凉的唇瓣眨眼间吻住我,让我无法说下去。

    他吻得很深很粗暴,颀长的身躯狠狠压着我的下半身,褪下彼此衣裤的同时,终于稍稍放开了我的唇。

    “晴天也好,秦歌也罢,有没有孩子无所谓,只是,不要离开我。”

    我一愣,执意冷硬的心肠霎那荡起惊涛骇浪。

    这是第一次,曾经高不可攀的他,放低姿态对我说,不要离开我……

    我心痛欲裂,“傅言殇……你何苦这样。像我这样的女人,有什么值得你留恋的?你想要什么样的女人,就能有什么样的女人。”

    他苦笑了一下,“可是秦歌只有一个。你就是我的晴天。”

    我的情绪彻底失控,满心满脑只剩下傅言殇苦涩的笑意,以及他的那一句‘你就是我的晴天’。

    傅言殇……傅言殇……

    我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理由推开这个男人,总之这一刻,我鬼迷心窍般抬起僵硬的手臂抱着他,承受着他一次比一次来得更绵密的吻。

    我们就像末日前的狂欢一样,占据对方身体的每一寸。

    “秦歌,不要离开我。”

    傅言殇低低地说着,即便情欲渐退,也没有离开我的身体。

    我哭哭又笑笑,一字一句道:“我不会离开你,再也不会有离开你的念头了。”

    “真乖。”他像个要到了糖吃的孩子一样对我笑,“以后不准随便说离婚。”

    “嗯。知道了。”

    “以后只准觉得,秦歌和傅言殇是天生一对。”

    “嗯。知道了。”有你这句话,我还怎么会自卑?

    傅言殇顿了顿,继续说:“别再去想怀孕生子这个事,二人世界也很好。”

    “……嗯。”可我还是想尝试一次,x连锁显性遗传病,难道就百分百生不出正常健康正常的孩子吗?

    我不信。

    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希望,我都想尝试一次!

    翌日。

    我早早起床梳洗,去机场接安妮。

    傅言殇有个紧急视频会议,就吩咐纪叔送我去。

    一路上,纪叔都没说话,直到距离机场很近的时候,才通过后视镜盯着我,沉沉地说:“虽然傅少跟我说你们已经结婚了,可我不会当你是少夫人。”

    我一点也不意外纪叔会这么说,毕竟我在他看来,就是一个下贱的泄欲工具而已。

    可我不在乎,经历过昨天的种种,我很确定傅言殇爱我,而我也同样爱着他,这就足够了。

    纪叔见我不说话,像是觉得我在自惭形愧,又说道:“我心目中的傅家少夫人,只有李寂桐医生一个,你还是识趣点,别再祸害我家少爷了!”

    我简直觉得纪叔可笑至极,“你认定李寂桐没用,因为傅言殇不这么认为。”

    纪叔估计没想到我会顶嘴,怔愣了几秒之后,冷哼道:“那是因为我家少爷还不知道宇涵是他的儿子,不过他很快就会知道了,你说到时候,我家少夫人还会是你吗?”

    宇涵是傅言殇的儿子?!

    我只觉得被一道惊雷当头劈下,整个人都懵了!

    李寂桐在医学院时就做了结扎手术,怎么可能给傅言殇怀孕生子呢?

    唯一的可能,就是她骗我,我四年前生下来的孩子根本没有死!

    我使劲甩了甩脑袋,试图保持平静。

    可我的心已经越跳越快,一想到宇涵可能就是我和傅言殇的亲生骨肉,我就激动得想哭!

    那是我在情窦初开的年纪,小心翼翼呵护了十个月的爱情结晶啊。

    傅言殇,傅宇涵……这两个男人,是属于我的,只属于我一个人的!

    纪叔只当我的反常,是因为无法接受李寂桐生了儿子,讽刺地说道:“等李寂桐医生和宇涵小少爷一到别墅,我就会拿出之前做的亲子鉴定给傅少!你说,你还有什么资格留在傅少身边,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