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一世安然不负流觞

第213章 试过这种滋味吗

    酥心糖 | 发布时间:2018-01-26 23:53:52 | 本章字数:2016

    是啊。

    想想都觉得毛骨悚然。

    我如鲠在喉,若不是亲耳听到那些话,我真想不到李寂桐会狠辣到这种程度!

    李寂桐仿佛没被傅言殇冷厉的语气震慑住,意味深长地笑道:“对。我就是要秦歌生一个不正常的孩子。”

    “傅言殇,你霸占了原本属于厉靳寒的东西,你的人生太一帆风顺了,可是厉靳寒呢?”

    “他才是方雅和傅司明的亲生儿子,他才是真正的傅家继承人啊,就因为你妈的贪念,他出生不久就被丢弃在郊外。如果不是有好心人把他抱到了孤儿院门口,他是早就死了!”

    此话一出,整个大厅的气氛霎那冻结成冰,就连之前还张口闭口喊傅言殇‘少爷’的纪叔,也目瞪口呆,做不出一点反应!

    我心里慌得要命。

    一是没想到真相来得这么快,二是担心傅言殇会承受不住。

    毕竟,那是他从小到大认定的家和亲人,即使那个家并不温暖,可已经伴随了他那么多年。

    因为已经习以为常,所以没人能想象彻底失去时,会是怎样一种撕心裂肺的痛……

    倒是安妮突然爆了粗口:“艹你个心理变态!你说厉靳寒是傅家继承人,他就是是啊?!亲子鉴定有没有?拿出亲子鉴定,再来扯这些啊贱人!”

    李寂桐一怔,大概根本不在乎被骂,自顾自地走到最中央的沙发,坐下。

    “放心,亲子鉴定肯定少不了的。这幢别墅不是傅言殇名下的产业,而是傅家财产里面的吧?等会厉靳寒来了,你们一个两个就等着被扫地出门吧!”

    我心里‘咯噔’一下,厉靳寒也来了?

    我条件反射般握紧了傅言殇的手,生怕他会做出什么暴力的行为。

    偏偏,傅言殇似乎没听见李寂桐的话,反手牵着我走到宇涵面前,缓缓蹲下身躯:“宇涵,乖,我们再也不分开了。”

    宇涵年纪还小,根本不知道大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伸出小手捧着傅言殇的脸,哭着说:“可是宇涵活不了多久了,呜呜呜,爹地,我不想去地狱……我还没有看见爹地是什么样子,我还不知道同学说的天空蓝是什么颜色。”

    傅言殇唇瓣翕动了一下,终是没说出一个字。

    他在哽咽。

    我知道,他一定在无声哽咽。

    我心痛得难以呼吸,也许真的是母子连心,我能感应到宇涵恐惧与绝望。

    “不会的,宇涵,你一定会健健康康地活着……”我失控地抱着宇涵,用力地抱着他。“会好起来的,妈咪和爹地哪怕拼了命,也不会让你去地狱。”

    宇涵没反应过来,可能烧得厉害,也没有力气推开我,就这样任由我抱着。

    这时,别墅大门‘砰’的一声被人推开。

    厉靳寒意气风发地踏进来,一位盲人歌手跟在他身后,听见他打了个响指,便开了手机,随着旋律哼唱。

    “如果我能看得见,就能轻易的分辨白天黑夜;”

    “就能准确的在人群中牵住你的手;”

    “如果我能看得见……”

    “闭嘴!”傅言殇迈步走过去,冲盲人歌手怒喝的同时,抡拳砸向厉靳寒。

    厉靳寒被打得连退几步,摸了摸溢血的嘴角,然后笑了下:“心如刀割的感觉如何?傅言殇啊傅言殇,你知道我等今天,等了多久吗?”

    “四年,足足四年!”

    “现在这种绝望的滋味,肯定比四年前来得剧烈吧?一个刚出生的婴儿撼动不了你,可现在,一个四岁、会喊你‘爹地’的孩子,就完全不一样了~!”

    李寂桐笑着接话:“亲爱的,弄死一个婴儿有什么意思,现在这样必须一个不正常的孩子来救宇涵,才好玩呢。哦对了,这几年宇涵被我像玩小猫小狗一样折腾,想想还挺有滋味的。”

    厉靳寒笑笑,直勾勾地盯着我说:“秦歌,你看,傅言殇害得你多惨。四年前折磨你,四年后还是一样,你干脆离开他,跟我得了,我保证会疼你爱你……”

    我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样恶心过,比起沈寒、傅司明,厉靳寒的真面目让我觉得异常恶心!

    “卑鄙小人!枉我和傅言殇之前一直当你是好朋友!”

    厉靳寒挑挑眉,“当我好朋友?傅言殇不过是把我当成叫花子一样施舍罢了!我才是傅家继承人,他傅言殇凭什么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架势!”

    厉靳寒说着,抽出一份亲子鉴定甩给傅言殇:“四年前我就知道自己是傅家继承人了,可我一直忍着,为什么呢?你妈毁了我的人生,那我就加倍奉还,毁了你最爱的女人和你儿子的人生,很公平啊是不是~?”

    傅言殇眉目染霜,又是恶狠狠的一拳打过去:“畜生!”

    “对,我承认我就是畜生。我从小到大受尽冷眼,怎么可能像你这样优雅矜贵?”厉靳寒眼眸一眯,怨毒道:“你试过在冰天雪地中饿肚子的滋味么?你试过因为没钱没势,而看着自己的初恋女友病死在医院门口的滋味么?”

    “我经历这些的时候,你傅言殇却高床软枕,享受着优渥的贵公子生活!”

    傅言殇薄唇一抿,字字阴寒:“那你冲我来,把秦歌、宇涵也扯进去,你就该死。”

    “不扯他们进来,你怎么可能痛不欲生啊?”厉靳寒抬起手,指着我,一字一句道:“秦歌,别怪我,遇到傅言殇,算你倒霉。不过你和宇涵没什么感情,大可以不管他的死活。”

    这是人说的话吗?

    我心下一沉,对厉靳寒真的彻底失望了。

    厉靳寒见我不说话,大概是看出我已经对他失望透顶了,又说:“秦歌,做人应该理智点儿,很快傅言殇就一无所有了,宇涵又是个累赘,你还待在他们身边做什么?跟了我,至少不用吃苦。”

    “跟你?”我连看都不想再看厉靳寒,“我的男人是傅言殇,四年前是,现在是,这辈子都是。”

    厉靳寒耸耸肩,“话别说得这么满,我给你看一件东西,你看完再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