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一世安然不负流觞

第215章 不要和别人上床!

    此话一出,厉靳寒噙在唇角的笑意出现了一丝裂纹。

    那裂纹像蜘蛛网一样分秒扩散,眨眼间,他自负的姿态便分崩离析,碎得彻底!

    “你说什么?怎么可能!”

    厉靳寒一把揪住纪叔的衣领,“你不过是个小管家,你知道什么?啊?”

    “我是个小管家没错,但我是傅少爷爷的远房亲戚,他老人家信得过我,有什么事都会跟我说。就连立遗嘱的时候,我也在他旁边。”

    “厉先生,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傅家的血脉,可你的为人如此工于心计,傅家的宗亲们,怕是会很唾弃你的。”

    厉靳寒的脸色越来越阴沉,沉默了好一会,突然冷笑起来:“不公平!连天都特别偏爱傅言殇!不过,无所谓啊,来日方长,总有一天,你傅言殇会跪在地上求我!”

    傅言殇盯着厉靳寒,“对付我,可以。但你要是敢动我的家人,我绝不放过你。”

    “你的家人?除了秦歌,宇涵,还有谁?”厉靳寒故作恍然大悟地拍了拍脑袋,嘲弄道:“还有方雅和傅司明么?别做梦了,血浓于水,我才是他们的亲生儿子!”

    李寂桐搂着厉靳寒的腰,“亲爱的,咱们没必要跟他们废话。秦歌和傅言殇会求我的,因为只有我能让她在短时间内成功受孕,用脐带血救宇涵~~”

    厉靳寒满意地颔首,“傅言殇,我等着你跪下来求我,别让我等得太久了,宇涵是什么情况,你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傅言殇没说话,手指蓦地握紧。

    我知道他的愤怒已经到底了极点,却逼着自己一忍再忍。

    也许,这个男人不再刀枪不入,我和宇涵,就是他最致命的软肋……

    安妮见宇涵在哭个不停,便推了我一下。

    “秦总,你们一家三口团聚,应该高高兴兴才对。逝者已矣,就别再去纠缠那些伤心事了。何况那段录音根本说明不了什么,连我这个局外人都相信傅言殇和萧禹,这里面肯定有误会。”

    是啊。

    傅言殇和萧禹不至于那么丧心病狂。

    可那个惨死的人,不是阿猫阿狗,而是我舅父,我怎么可能不闻不问?

    我抱起宇涵,因为没什么抱孩子的经验,手臂僵硬着,以至于他不舒服地哭闹起来。

    “妈咪……我要妈咪,不要你抱,你是坏女人!”

    我鼻子一酸,初为人母,大概没什么事比孩子说自己是坏女人更委屈的了。

    “宇涵,我才是你妈咪……”我泣不成声,透过温热的眼泪看着傅言殇。“萧禹去工地找我舅父做什么?我不想相信厉靳寒的鬼话,你能不能给我一句解释?”

    傅言殇瞳仁一沉,“萧禹没想到你舅父会跌下去,他确实是想教训你舅父,但没想到你舅父系着的安全带会突然崩断。”

    “那他有没有动手推我舅父?”

    “没有。”

    我流着眼泪点点头,“你说没有,那我就信没有。”

    “秦歌,其实……”傅言殇眉心一蹙,像是如鲠在喉。

    我不知道他在欲言又止什么,反正此刻我是真的身心俱疲,无力追问到底了,就说了句:“宇涵浑身上下烫得厉害,先给他降温吧。”

    傅言殇颔首,让纪叔拿来退烧针,然后亲自给宇涵注射。

    整个晚上,谁都没有合过眼。

    我看着宇涵下半身那些针口,不知不觉间,又泪流满面。

    安妮坐在旁边,愤慨道:“李寂桐真不是人,竟对一个孩子下这么狠的手!我总觉得宇涵的失明和血液病,都是李寂桐故意弄的!”

    纪叔也心疼地叹了口气:“真没想到李寂桐是这种人。傅少,您一定要想办法救救宇涵小少爷,他可是您的亲儿子啊!”

    “我儿子我自然会想办法救。”傅言殇触摸着宇涵的小脸,红着眼睛对我笑:“都说儿子的长相随母亲,宇涵越看就越像你。”

    我知道他在心疼宇涵遭了那么多罪,想想,可怜天下父母心,哪有为人父母的,能看着自己的孩子活受罪?

    “我们要个孩子吧,尽快要个孩子来救宇涵。”我的声音一点点低下去,“即使怀不正常的孩子也没问题,我只要宇涵好好的。”

    傅言殇一怔,大概觉得我的语气太斩钉截铁,过了好几秒才说:“我不同意。脐带血可以找,但生下一个不正常的孩子,那就等于害了这个孩子。”

    “明知有遗传病,还要怀孕生子,秦歌,你疯了吗?对另一个孩子公平吗?”

    我想我真的是疯了,可我没办法。宇涵已经四岁了,他会哭会笑也会喊爹地妈咪了,我做不到能眼睁睁看着他死!

    纪叔平时很鄙夷、嫌恶我,但此刻也劝道:“生下一个不正常的孩子,将来大人和小孩都遭罪。其实,可以找个女孩子代孕的,就是不知道少夫人你愿不愿意让傅少和其他女人有孩子。”

    这是纪叔第一次喊我少夫人。

    我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

    世上没有任何一个女人,愿意让自己老公跟其他女人上床,我也不例外。

    纪叔似乎洞悉了我在想什么,又补充道:“不需要发生关系,做试管婴儿就行。我侄女纪宁应该愿意。傅少对她有救命之恩,她一直很想报答这份恩情。”

    我简直觉得纪叔的提议荒谬透顶,立即拒绝道:“不用。”

    纪叔见我拒绝得这么干脆,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对傅言殇说了一句:“纪宁的为人,傅少您是清楚的,绝对不会产生什么非分之想。”

    “纪叔,我和秦歌会想办法救宇涵。”傅言殇不着痕迹的拒绝,潜台词就是——不劳你费心。

    “那好吧,我就是提个建议,没有别的意思。”纪叔看了我一眼,讪讪道:“宇涵小少爷的病情拖不得,少夫人,你和少爷还是赶紧想个办法吧,合适的脐带血很难找,这不,找了快两年了,也没有找到。”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隐隐觉得纪叔还是想让他的侄女代孕。

    可哪有叔叔,希望自己侄女沦为生育工具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