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一世安然不负流觞

第216章 我渴望了很久的事

    我心里觉得奇怪,可也没有说出来,只当自己想多了。

    之后倒也没再发生什么事,宇涵很快退了烧,傅言殇一直坐在旁边陪着他,就像永远都不会倒下去的守护神一样。

    “傅言殇。”我看着他的眼睛问:“如果找不到合适的脐带血,怎么办?”

    他似乎不想谈这个话题,可事实就是如此残酷,在生老病死面前,我们谁也没办法回避。

    “会找到的。”傅言殇撇开目光不看我,说着连自己都没有底气的话。

    若是以前,我可能会选择转移话题,可此刻,为人父母的责任感压在肩头,我只能充当着一个毫不知趣的角色,继续纠缠下去。

    “回国后,我就去尝试试管婴儿,给我安排一个好的妇科医生吧。”

    傅言殇眉心一蹙,没说话。

    安妮见我和傅言殇的对话又陷入了僵局,恰到好处地劝道:“可以试试的,世上又不是只有李寂桐一个妇科权威。而且遗传病也不是百分百遗传的,没准是个健康正常的孩子呢?宇涵也没什么不正常啊,既然失明可以通过移植眼角膜治好,可见没什么不正常。”

    安妮的话,句句说到了我的心坎上。

    也许心存侥幸就是人的天性,一旦面对在残酷的事实,我们总会希望自己就是那个幸运儿,却不曾预想,失败的后果会是如何的万劫不复。

    傅言殇大概觉得我和安妮都失去理智了,沉沉道:“不行。总之宇涵不会有事,我会找到合适的脐带血。好了,别再谈论这个问题了,你们去睡吧。”

    我和安妮对视一眼,“那你呢?”

    傅言殇给宇涵扯了扯被子,“陪他。”

    我其实很想说‘我来陪吧’,但想想,傅言殇可能有什么话要单独跟纪叔说,便和安妮去了客房。

    *****

    次日一早。

    我简单地梳洗了一下,然后来到厨房,亲自为宇涵做一顿早餐。

    安妮很仗义的帮我打下手,还说在国外长大的小孩,可能吃不惯中式早餐,让我做些三文治之类的西点。

    很快,丰盛的早餐就摆了一桌。

    这时,傅言殇正好抱着宇涵下楼。

    柔和的晨光笼罩着他们,映出一大一小的两个影子,特别和谐好看。

    幸福美满,大抵就是如此吧?

    我鼻子一酸,生怕这种美好的光影来得快,去得也快,我掏出了整颗心,最后却什么也抓不住……

    “妈咪……”

    怔神间,一声稚嫩的呼喊在耳畔响起。

    我一愣,很久都没有反应过来。

    宇涵不情不愿地瘪着嘴,估计是傅言殇“威逼利诱”他这样喊我,浓浓的眉毛快拧成了麻花状,很是可爱。

    安妮乐呵呵地推了推我,“秦总,别恍惚呀,你儿子喊你呢!”

    我的眼泪只一霎那就湿了眼眶,明明恨不得告诉宇涵我有多渴望他的这一声‘妈咪’,可话到了嘴边,又觉得怎么说都表达不了我的心情。

    傅言殇一瞬不瞬地看着我,好一会,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宇涵,再喊一声。你妈咪比较傻气,我们要爱护她。”

    宇涵绞着小手嘀咕:“再喊一声的话,等会去游乐园,爹地要陪我坐旋转木马。”

    “好。”

    “坐完旋转木马,还要给我买棉花糖。”宇涵特别认真地望着傅言殇,尽管他的世界只有一片漆黑,但依然很认真地望着。“买完棉花糖,爹地还要陪我一起吃!”

    “好。”傅言殇声线温润,把为数不多的好脾气和耐心,都给了宇涵:“还想做什么?爹地和妈咪都答应你。”

    “我还想去看电影……班里的同学都跟爹地妈咪去看过电影,我从来都没有看过。我想去一次,特别特别想。”

    宇涵说完,咧嘴笑了,素白小巧的虎牙萌到我的心一阵阵绞痛。

    这么漂亮可爱的小孩,为什么偏偏眼睛看不见?

    睁眼闭眼都是漫无边际的黑暗,这种滋味该有多孤独、难受?

    我的心痛得无以复加,暗暗下了决心,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都要宇涵健康快乐地活着!

    一顿早餐吃得很平静。

    宇涵吃着我煮的早餐,无论中式还是西式,都吃得津津有味。

    安妮忍不住打趣我,说这就是所谓的母子天性,亲生的就是亲生的,即使分离了四年之久,也改变不了血脉相连的事实。

    我笑笑,拿纸巾擦了擦宇涵嘴角的蘸酱,“好吃吗?”

    “好吃,这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早餐了。”话刚出口,宇涵似乎觉得搭理了我这个坏女人是件丢脸的事,连忙撇开脸,“我妈咪呢?你赶走我妈咪了吗?”

    傅言殇皱着眉纠正他:“傅宇涵,我最后跟你说一次,你妈咪不是李寂桐!”

    宇涵大概听出了傅言殇的恼意,扁着嘴不敢再说话。

    可我看得出来,这孩子认定的母亲,就只有李寂桐一个,而我……好像怎么都走不进他的心。

    “慢慢来吧。”安妮拍了拍我的肩膀,“小孩子其实很简单,你们才刚接触,要是宇涵一下子就很黏你,那才有问题呢。”

    我想想也是,反正儿子已经回到我的身边了,总有一天会知道谁才是真心实意疼他爱他的。

    早餐后。

    傅言殇履行承诺,和我一起带宇涵去游乐园。

    殊不知临出门时,国内医院那边打电话过来,说有份加急文件要他批阅一下,已经发了传真过来。

    傅言殇看了看时间,见还早,批阅文件最多也就二十分钟的事,就让宇涵乖乖地等他。

    宇涵应承得好好的,直到饭厅只有我、安妮、他三个人时,才恶狠狠地说:“我才不要你这个坏女人去游乐园!我妈咪告诉过我,你不要脸,还跟其他男人生过孩子呢!你就是个妄想飞上枝头做凤凰的贱女人!”

    我懵住了,做梦都想不到一个四岁的孩子会说出这种话。

    安妮也是一怔,反应过来后打了宇涵的屁股一下:“李寂桐才是贱女人,你这小兔崽子被她洗脑了吗,啊?还有没有良心,秦歌才是你亲妈!”

    宇涵“哇”的一声哭开,跑到大厅抱着纪叔,撕心裂肺地哭诉:“坏女人打我,呜呜呜……纪叔,我不要秦歌做我妈咪!”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