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一世安然不负流觞

第219章 又不是第一次生过孩子!

    傅言殇像是被我这句话逗乐了,笑道:“你在吃醋?”

    我一愣,没想到他在这种情况下还有心情说笑。

    “我在很认真地问你。这和吃不吃醋没关系。”

    “我也在很认真地回答你。”傅言殇顿了顿,补充了一句:“昨晚你斩钉截铁地拒绝让纪宁代孕时,我就知道你在吃醋。”

    我感到脸上烫了一下,“既然知道,那你还要问?”

    “因为我喜欢看你吃醋的样子。”他拉着我走到主卧室落地窗边,沉默片刻后,突然问我:“知道四年前,我为什么总喜欢站在这里看漫天风雪吗?”

    我想了想,“不知道。”

    “站在这里,可以看到你的一举一动。我记得,那时你喜欢套装厚厚的白色毛绒外套在风雪中游荡,眼睛鼻子都冻得通红,就像一只小白兔,很傻气可爱。”

    “当时我很不解,这个女人不怕冷?每次都在冰天雪地里逗留很久,是不是夜里没被我折腾够,精力竟还能这么旺盛。”

    “后来有几次,我想问你,可话都了嘴边,又不知从何说起。”

    傅言殇说着说着,都忍不住叹气了,像是觉得他四年前的举动很可笑。

    我默默地听着。

    听到最后,心湖狠狠一荡,做梦都想不到,他竟不动声色地关注了我那么久!

    “傅言殇,你知道吗,其实我特别的怕冷,每次在风雪中遛达,牙关都是打抖的。”

    我红了眼睛,说着四年前我无数次想说,最后却哽在了喉咙里的情话。

    “可我一想到,也许能见到你,我就咬紧牙关撑下去,但好可惜,我每一次都是失望而归……”

    傅言殇一怔,“四年前我对你那么残忍,你还想见我?傻不傻?”

    “也许很傻吧,我也不知道自己着了什么魔,可能是你每一次折磨我之后,会不动声色的弥补。记得有一次,我试图脱离,你很生气的用手术刀抵着我的脖子,当时我真的万念俱灰,就抬起手握住手术刀,鲜血溅了你一身。”

    “当时我以为自己真的死定了,可最后,你竟然红着眼睛给我包扎伤口。”

    我摊开手掌心,那道疤痕已经看不见了,但以前爱而不得,恨又不能的感觉,仿佛随着年月的流逝而愈发鲜明起来。

    傅言殇搂着我,眉眼之间,是浓得化不开的深情。

    “四年前我们已经错过了一次,秦歌,答应我,无论如何都不要再有怀孕生子的想法,我无法让你冒险。”

    我心里‘咯噔’一下。

    听他这语气,是宁愿眼睁睁看着宇涵找不到合适的脐带血移植,也不允许我怀孕生子了。

    “怀孕生子怎么算冒险?傅言殇,我又不是没有生过孩子,何况孩子也不一定不正常。”我扯出一个轻松的笑容,想说服他:“我总觉得我能生出一个健康正常的孩子……”我真的有这种预感。

    傅言殇一字一句地打断了我的话:“我有办法找到其他合适的脐带血。”

    “……什么办法?”我追问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