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一世安然不负流觞

第222章 他在床上说这些

    我皱了皱眉。

    确实是啊。

    即使纪宁没有这样的心思,可纪叔呢?

    “我会留心的。”

    我很感恩安妮适时的提醒,也不想继续在过道站下去,索性和她一起走向阳台。

    “不说我的事情了,你和你男朋友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安妮笑得甜蜜:“等双方家长定日子就办酒席,回国后就去扯证,到时候你和傅言殇一定要来喝喜酒啊。”

    “肯定来。”我突然有些感慨,忍不住说:“真好,有情人终成眷属。”

    安妮有点不好意思,“说实话,我也没想到我男朋友会这么快求婚,毕竟我的第一次不是和他,而且他又是那种比较保守的男人,我有时候会害怕,害怕他甩了我,然后找个处女结婚呢。”

    我说:“不是每一个男人都视贞洁重于一切的。爱一个人,也会接纳她的所有。”至少,在没有记起布拉格的那段过往时,傅言殇也承认了爱我。

    安妮特别感恩,说她男朋友的第一次是给了她,婚后会努力做好一个妻子的本分,用心伺候公婆。

    我听到这里,一下子想起了当初我嫁给沈寒的时候,忍不住劝了安妮一句:“不要因为婚姻,就失去了自我。偶尔的付出会令人感动,可一味的任劳任怨,日子久了,便会让人习以为常,觉得你就应该为了婚姻奉献一切。”

    安妮点点头,“婚后我会继续工作的,至于家务活,我和我男朋友已经说好了,一三五归他做,二四六我负责。”

    我笑笑,正想聊其他,手机忽然响了。

    “喂?”

    我接了电话。

    手机那边传来一阵阵急促的喘息声,秦柔断断续续地吟哦:“沈寒……慢一点,好深……”

    沈寒邪恶道:“小柔,你知道吗,秦歌那个贱货当初也是这样在呻吟的!”

    “那你有没有对她温柔?”

    “像她那种破烂货色,说不定我越粗暴,她就越爽。”沈寒顿了顿,话锋一转,阴阳怪气的对我说:“秦歌,你是不是很意外,为什么小柔这么快出来了?”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被他恶心到了,胃里一下子闷闷的,想吐。

    沈寒见我不吱声,冲撞秦柔的动作似乎更猛烈了,弄得她娇喘连连:“讨厌,在床上说这个贱人干嘛?啊……太深了!”

    我咬了咬唇瓣,倒不是因为被他们的喘息刺激了,而是那股子恶心的感觉愈发强烈。

    “秦歌,是方雅动用关系保释小柔出来的~~”沈寒肆意地笑着:“本来她没那么快苏醒,是我让她彻底恢复意识的,我奈何不了你和傅言殇,没关系啊,方雅奈何得了你们就行了~!”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

    难怪方雅会突然苏醒,原来是沈寒的所作所为。

    也是,沈家世代行医,即使沈寒没那个本事,他父亲应该有能力。

    我稳了稳呼吸,忍着恶心,问他:“你跟方雅说了什么?”

    “我这个人很记仇的,你做过处女膜修补术、给我生个孩子……诸如此例的事情,我统统告诉方雅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