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一世安然不负流觞

第227章 老公,我等不及了

    “那是怎么样的?”

    我的声音抖得厉害,渴望真相的同时,又隐隐害怕真相在我的猜测之外。

    傅言殇大概感应到了我的不安,酝酿了好一会,才轻声道:“宇涵的颅骨很正常,不存在任何异常。”

    我一听,整个人好像骤然失去了重心。

    “你说,宇涵的颅骨很正常?”我想我此刻的表情一定十分滑稽,明明想保持冷静,可就是挤出一丝牵强的笑容,“所以,宇涵……根本不是我的儿子?!”

    傅言殇眉眼间的寒意又浓了几分,瞳仁一沉,没说话。

    医生见我陷入了空前混乱的状态中,忍不住安慰道:“晴天,四年前李医生抱着您儿子离开医院后,有护士看见她驾车往心理咨询所的方向开去了。”

    “我觉得您可以去那里问问,那个心理咨询所的工作人员,应该还是四年前那些人,毕竟就几分钟的车程,我每天经过的时候,都会看上几眼。”

    心理咨询所?

    我感到自己的心又往下沉了几分。

    厉靳寒是心理咨询师,按照常理来说,那间心理咨询所,很有可能就是他开的。

    我真是一分钟都不想再浪费,让医生把录像资料发给我后,就往外面走。

    傅言殇没有阻止我,也许他和我一样迫不及待想弄清楚一切!

    来到心理咨询所门口。

    我一眼就看见李寂桐坐在靠窗的沙发上喝咖啡。

    而厉靳寒似乎不在,反正咨询所里除了李寂桐,就只有两名护士。

    “我的孩子在哪里?”我失控般冲进去,一把揪住李寂桐的衣领:“宇涵根本不是我和傅言殇的亲生骨肉,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把孩子还给我!”

    李寂桐怔了几秒,反应过来后冷冷地笑了:“宇涵就是你们的亲生儿子啊,你不好好陪着他,跑来这里做什么?”

    “李寂桐。”傅言殇大手一挥,稍稍拉开我的同时,捏着她的脖子:“我和秦歌的孩子在哪?”

    李寂桐被掐得几乎喘不过气,可能猜到我和傅言殇去过医院了,怨毒地说:“没想到你们这么快就看出了端倪,想知道你们的亲生骨肉在哪里?可以啊,你把你名下的产业,都转给厉靳寒。”

    “这些财产原本就不属于你,现在物归原主,也很应该吧?”

    “还有,你之前暗地里转了不少产业给秦歌,这些东西统统还给厉靳寒,我就考虑一下是否让你们一家三口团聚!”

    傅言殇笑了一下,笑意里头,全是摧天毁地的怒意。

    “威胁我?”

    李寂桐呼吸不畅地咳着,可说出来的每一个字,依然恶毒绝伦:“就是威胁你,怎么样?傅言殇,你以为你还有选择吗,宇涵很可爱、漂亮吧,但和你的亲生儿子比起来,差远了呢!”

    傅言殇的指关节隐隐泛白,我知道他的愠怒已经到了极点。

    偏偏,李寂桐还在说个不停:“就算你们知道了宇涵不是你们的亲生儿子,那又有什么用,只要我和厉靳寒不说,即便挖地三尺,你们也找不到他!”

    傅言殇的唇瓣抿紧了,又缓缓松开,最后捏着李寂桐的脖子往外走:“一天找不到他,我便让你一天生不如死。”

    心理咨询所的护士吓坏了,急切地想打电话报警,可傅言殇只是一个短暂的回眸,就完全镇住了她们。

    “转告厉靳寒,我耐心有限,李寂桐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由他决定。”

    护士们定在原地一动不动,直到我们踏出咨询所,身后才传来她们打电话向厉靳寒求救的声音。

    上了车。

    李寂桐不敢置信地瞪着傅言殇:“你这是绑架!”

    傅言殇连理都不理她,直接开车回别墅。

    李寂桐见状,又瞪向我:“你一定想知道你儿子过得好不好吧?秦歌,我告诉你,他这四年来过得可惨了。不但和宇涵一样失明,有血液病,还需要输血来维持生命。”

    “知道我为什么隔三差五扎宇涵吗,那是因为你儿子需要宇涵的血来吊命!真是没天理,你们这么快就怀疑宇涵了,要是等你千辛万苦怀孕生子、将脐带血和新生儿眼角膜移植给宇涵之后,再知道原来救的根本不是你儿子,那你和傅言殇才会生不如死,万念俱灰呢~!”

    我做梦都想不到,人心竟能阴险到这种程度。

    确实,要是等拼命付出了一切后,再知道救的不是我的亲生骨肉,那我和傅言殇肯定会一辈子活在自责、痛苦中……

    我倒吸一口凉气,只觉得毛骨悚然。

    “秦歌。”李寂桐往座椅一靠,像是懒得抗拒了,笑道:“你那儿子颅骨有点儿畸形,不过不仔细看的话,是看不出来的,五官简直是傅言殇的缩小版,智商也特别高~~”

    我心疼得无以复加,条件反射般低吼:“让我和傅言殇先见见孩子,否则我怎么知道你又耍什么把戏!”

    “可以啊。”李寂桐掏出手机,点开一段视频给我看。“看,是不是比宇涵帅气千百倍~?”

    我看着视频里那个清瘦冷俊的小男孩。

    他静默地伫立在墙角,眉目之间,是和傅言殇如出一辙的清冷。

    只此一眼,我就已经确定他就是我和傅言殇的亲生骨肉!

    因为那股子幽寒的压迫感,是宇涵完全没有的!

    傅言殇没说话,可我能感觉到,他和我一样,确定了这才是我们的孩子。

    之后的一路,车里的气氛冷得可怕。

    当车子在别墅门口停下的时候,纪叔恰好抱着宇涵走过来:“傅少,刚才我和纪宁批评了宇涵小少爷,他已经知道错了。”

    宇涵眼泪汪汪地说:“爹地,我错了,以后不会再说妈咪是坏女人了,你别不要我,呜呜呜……”

    李寂桐上前包过宇涵,毫不留情的将他甩到一边:“宇涵啊,你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

    宇涵呆呆地循着声音望过去,尽管什么也看不见,可他立即就知道李寂桐来了:“妈咪,你、你说什么?”

    “不是傅言殇的种果然没那种智商,跟个傻逼似的!”李寂桐狠狠拍着宇涵的脸,嘲弄道:“你不过是我从孤儿院领养的小贱种而已,真以为自己是傅家小少爷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