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决战第三帝国

第一百一十二章 破绽

    破绽出在锅上。

    锅是面包师从炊事班的同乡那借来的。

    面包师也想过是否要将这个同乡一起拉进来,但他担心这个同乡嘴巴不严走漏了风声……面包师了解这个同乡,如果同乡知道真相的话只怕第一时间就吓坏了,于是只是交待了同乡一句不要让别人知道。

    二连在一阵急促的哨气中被集中了起来。

    秦川等人在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事情不妙了,果然,斯特莱克将军就带着几个气势汹汹的警卫走到了队伍前。

    “哪位是奥托中士!”斯特莱克将军问。

    “是我,将军!”面包师回答。

    斯特莱克将军走到面包师面前,说道:“中士,你昨晚向炊事班借了个锅是吗?”

    “是的,将军!”

    “能告诉我你借锅做什么吗?”斯特莱克将军问。

    “将军,是我偷了您的鸡!”面包师回答。

    闻言士兵们不由惊愕的望向面包师。

    显然,面包师知道这事瞒不下去了,打算一个人承担所有的责任。

    “是你一个人干的?”斯特莱克将军问。

    “是的,将军!”面包师回答:“是我一个人干的!”

    “很好!”斯特莱克将军说:“你知道你要为此付出代价……”

    “将军!”秦川站了出来:“是我干的,奥托中士不过是借了个锅而已!”

    斯特莱克将军闻言不由感到有些诧异。

    但是当他看到秦川背着一把狙击步枪时就相信了。

    “嗯哼!”斯特莱克将军说:“这看起来的确是个狙击手才能做的事,我是否要为你出色的渗透本领申请个勋章?”

    “将……将军,我我……”凯勒也站了出来。

    “还有我,将军!”士兵们一个接着一个站了出来。

    让秦川感到意外的是,最后整个连队的人都站出来了,而这其中大部份都是对这件事一无所知的。

    “很好!”斯特莱克将军瞄了巴泽尔一眼,说道:“上尉,你的训练工作做得不错,你的士兵很团结!”

    “将军!”巴泽尔上前一步。

    “你不会是想告诉我,你也有参与吧!”斯特莱克将军问。

    “是的,将军!”巴泽尔回答:“我会尽快为您找回一只母鸡做为赔偿的!”

    但这显然不能让斯特莱克将军满意,他怒气冲冲的说道:“上尉,我关心的并不是那只鸡,而是你们交出真正的害群之马。既然你们想表现出团结,那么就保持队形站在这里,直到交出我想要的人为止!”

    说着就大声下令:“全体立正!”

    “哗”的一声,士兵们全都挺身站好。

    接着斯特莱克就板着脸径自离开了,只留下几个端着冲锋枪的警卫在旁边看着排着整齐的队形的士兵们。

    如果是在其它地方,挺直身体一动不动站着或许还可以承受,但这里是沙漠,气温高达57摄氏度,太阳高高挂在天上,不一会儿就把头盔晒得滚烫,这个在平时可以保护士兵们生命的东西此时却像熨斗似的无情的炙烤着战士们的头部。

    豆大的汗水一滴滴的从额头上滴下来,军装很快就湿透了,不一会儿汗水变少了,因为身体里已没有多余的水份可以排出,接下来就该是脱水的反应。

    “上尉!”秦川对巴泽尔说道:“把我们交出去吧,与其它人无关!”

    “是的,上尉!”维尔纳说:“是我们干的!”

    “闭嘴!”巴泽尔严肃的下令,继续一动不动的站着。

    半小时过去了,又是半小时过去了……

    呼吸开始沉重起来,头部晕沉沉的,胃部一阵恶心,就像是发高烧做噩梦一样。

    接着,一个人倒了下去。

    警卫马上把他拖到阴凉的地方施救,医护兵也被紧急召集了过来。

    然后,又一个人倒了下去。

    不久又是一个。

    ……

    “将军!”参谋对斯特莱克将军说:“我刚刚查过这支连队,他们在这几次战斗中都立过功,尤其是那名狙击手……”

    说着参谋就把资料递给了斯特莱克将军。

    斯特莱克将军随手翻着资料,然后越翻越吃惊,接着他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按照资料显示,这支连队几乎就是第5轻装师获胜的关键。

    这时斯特莱克将军不由有些后悔,这样一支军队,如果就因为一只鸡而丧失战斗力,那也太不值得了。

    更重要的还是,斯特莱克将军也深深为这支连队表现出来的精神所折服,他知道恰恰是这样的部队在战场上才会打仗。

    但斯特莱克将军却还是不想就这样放过他们,他往窗外的队伍望了望,希望他们能坚持不住向他妥协……这其实是种很矛盾的心理,如果士兵们妥协了就代表他们并不是一支能打硬仗的铁军,如果不妥协斯特莱克将军面子上又过不去。

    “将军!”这时一名通讯兵将电报递到斯特莱克将军面前,说道:“隆美尔将军的电报!”

    斯特莱克将军往电报上扫了一眼,就问着参谋:“那个狙击手叫什么名字?”

    参谋翻了翻名单,然后回答道:“他叫弗里克,将军!”

    斯特莱克将军不由苦笑了一下,隆美尔居然要单独接见这个狙击手……或许是因为他在战场上突出的表现吧,而自己现在却让他有可能因为脱水而死。

    斯特莱克将军想了想,就无奈的下令道:“命令,自由活动!”

    “是!”参谋应了声,然后马上就把命令传了下去。

    在命令传到的那一刻,或许是因为紧崩的神经放松了,于是当场又晕倒了几个,秦川也是其中之一。

    当秦川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一辆摇摇晃晃的汽车上,旁边还有两个脖子上挂着MP40的德军警卫。

    秦川不由一惊,不会是把自己带出去枪毙吧!

    这一刻秦川是真后悔了,要知道这可是二战,杀一个人就跟踩死一只蚂蚁一样没什么区别,自己怎么会为了一只鸡……确切的说是为了一个瞄准镜就闹出这事。

    但后悔已经没用了,秦川只能继续躺着不动,因为他担心自己稍有动作德军警卫就会冲他打来一梭子弹。

    一名警卫注意到秦川已经醒来,就问了声:“中士,你没事吧,需要水吗?”

    警卫的语气不由让秦川悬着的心放下了一半,再看看自己的狙击枪也放在一旁,于是就彻底的放心了……如果要枪毙的话,是不可能会连着枪一起带出来的。

    46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