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决战第三帝国

第一百二十六章 西迪欧马

    西迪欧马,是埃及境内的一个小村。

    虽然是个小村但在沙漠里依旧十分罕见……因为小村就意味着有人聚集,有人聚集就意味着有水源。

    西迪欧马就有水源,虽然它的水源仅仅只是一口井,而且井水带着苦涩的咸味难以入口。

    然而,这却一点都不影响它在战争中重要的地位……它可以用作机械化部队的冷却水,从而使部队节省下同等体积的饮用水。

    所以,它往往会成为英军储存资源补给的首选地点。

    德军第21装甲师在风沙中朝西迪欧马挺进,为了能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举拿下西迪欧马……更确切的说是担心英军会将补给比如弹药或是燃油炸毁,所以德军在路上就分成了两队朝西迪的欧巴左右包抄了上去。

    战斗进行得很顺利,因为有风沙的掩护,直到坦克和德军士兵突然出现在西迪欧马面前英军士兵才警觉,然后,在一场并不大的战斗后就把驻守在那的两个英军步兵连缴了械。

    然而,当德军士兵冲进西迪欧马后却大失所望:西迪欧马的补给只有小规模补给,仅仅只是在一间小仓库里堆积了些饮用水和弹药,看起来只够英军驻军使用半个月。

    当然,德国人是不会相信这些的,于是就对英军士兵展开了审讯,但审讯的结果毫无收获。

    “上士!”斯莱因上校隔远了朝秦川招了招手,等秦川走近时就摇头说道:“看来我们猜错了,这里不是敌人的补给点!”

    “这不可能!”秦川说:“方圆几十里都是荒野,没有比这里更合适的了!”

    “但这什么也没有!”斯莱因上校摇了摇头:“他们什么也没找到,俘虏也毫不知情!”

    秦川不由呆愣当场,接着就只能回答道:“我很抱歉,上校!”

    “不,别责怪自己!”斯莱因上校拍了拍秦川的肩膀:“这是我们一起做的决定,我们只不过是赌输了而已。奥尔布里奇上校甚至斯特莱克将军也都是这么认为的!”

    说着斯莱因上校就带着警卫离开了,他们得想办法面对这糟糕的局面。

    这也是德军军官高素质的一种表现,他们知道“愿赌服输”而不是将责任推到其它人身上,他们更知道这时候并不是说责任的时候。

    但德军军官能看得开,秦川却看不开。

    因为这几乎就代表第21装甲师乃至自己陷入绝境。

    “不,这不可能!”秦川打开了地图摊在地上。

    他分明记得西迪欧马就是英军的补给点,同时这也是合理的,因为西迪欧马位于加布沙利防线后方七十公里,除此之外没有其它的适合做为补给基地的地方,除非英军选择在荒漠建一个补给基地……但这显然是不划算的。

    当然,这也有可能。

    斯特莱克将军也是这样想的,所以斯特莱克将军就向四面八方派出侦察兵寻找英国人的补给基地。

    但结果还是一无所获,否则这会儿德军就该朝发现的补给基地进发了。

    英国人难道没有事先存储补给吗?

    这不可能!

    要知道那可是有三个师的部队,而且这其中还有一个装甲师……这么多的部队每天所需的补给量是相当惊人的,而英军随行汽车携带的补给量仅仅只够他们使用几天。

    更何况,如果这里没有补给的话,英军后勤部队就应该开始运输补给了。

    但是现在却什么都没有!

    “上士!”这时维尔纳就兴奋的跑了过来,说道:“看看我们发现了什么?”

    “发现了什么?”秦川不由精神一振。

    但是当他随着维尔纳跑到“发现”面前的时候就不由大失所望……那不过是个石碑,上面刻着一个法西斯的标志,也就是中间插着一把斧头的“束棒”(古罗马的权杖和刑具),它象征着暴力和强权高于一切。

    这玩意一看就知道是意大利军队的东西,秦川对此并不陌生,几个月前,意大利进军埃及朝罗马挺进时,就是带着这东西前进的。

    这或许有些不可思议,因为在沙漠里行军和补给都很困难,而意大利人却会带着大量的沉重的石碑行军,一路前进一路将这种石碑竖在他们占领的地方以彰显他们的武力和荣耀。

    结果大家都知道,这些石碑不仅没能见证意大利军队的荣耀,反而成为意大利军队的笑话。

    就像现在,维尔纳等人就围在石碑前开着玩笑,维尔纳还从炊事班那弄来锅盖和锅铲,左手持锅盖当盾,右手持锅铲当剑,在石碑前学着罗马武士的样子高喊:“罗马万岁!”

    德军的头盔跟古罗马头盔还真有些像,所以维尔纳的样子还真有几分神似,只惹得德军士兵们哄然大笑。

    “维尔纳!”雅科普笑着说:“你应该喊‘万岁,意大利面’,因为意大利能征服敌人的也许只有他们的面条了!”

    “嘿,兄弟们!”面包师叫了声,然后朝闷不作声的阿尔佛雷多扬了扬头。

    士兵们不由沉默了下来。

    “抱歉,阿尔佛雷多!”维尔纳摊了摊手里的“盾”和“剑”,说道:“我们不是有意的!”

    “不不……”阿尔佛雷多摇了摇头,说道:“我不是因为这个!意大利军队这种做法的确可笑,就连我也觉得不可思议,你们知道的……我曾经是汽车兵,我的部队就运过这些石碑,而我们的士兵更需要的是食物、弹药、水和药物!”

    “那是因为什么?”维尔纳问。

    “我只是感到奇怪!”阿尔佛雷多看了看周围,然后回答:“这个石碑为什么会埋在这里,我们以前总是把它埋在村口明显的地方,让出入村子的人尽可能看到,以此来证明这个村子是属于我们的,可是现在……”

    士兵们都知道阿尔佛雷多在说什么,这里距离村子大约有三里远。

    秦川不由一愣,然后问着阿尔佛雷多:“你是说,这个石碑被人移动过?”

    “我想是的!”阿尔佛雷多点了点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