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决战第三帝国

第十三章 棒球手

    就在英国人惊慌失措的调整兵力补上火力死角的时候,维尔纳已经从矮房的另一头窜了出来飞快的冲向左侧的建筑。

    这其间甚至还发生一件极为惊险的事,一名英军士兵从尾顶上甩下一枚手榴弹,他企图用这方法阻止维尔纳的脚步,但维尔纳冲势不减,手上倒抓着MP40冲锋枪然后帅气的一抡,就像打棒球似的将手榴弹击飞。

    这一幕只看得秦川等人两眼发直,接着他们很快就意识到维尔纳的厉害不仅仅如此……那枚被击飞的手榴弹在英军所在的建筑内爆炸,也就是说,维尔纳准确的将那枚手榴弹从窗口打回到建筑里。

    “他在应征入伍前是干什么的?”面包师忍不住问。

    “你已经看到了,中士!”一名与维尔纳一起的德军士兵回答道:“他是一名职业棒球手!”

    “好吧!”面包师点了点头,说:“他应该呆在棒球场上!”

    顿了下,面包师就下令:“火力掩护!”

    维尔纳那边还在继续,他乘着那枚手榴弹爆炸的余威一把取下背上的炸药包并拉燃了导火索,几秒后他成功的跑到窗前并死劲往里面一投……

    这还不算完,维尔纳又抓着冲锋枪举到窗前胡乱的朝里头扫射一番,直到子弹打完了才撒腿跑开。

    这时秦川注意到一名爬到屋顶的英军举枪瞄准正跑回矮屋掩蔽的维尔纳,于是赶忙举枪瞄准并抢在其开火之前扣动了扳机……子弹击中了那名英军,也许是仓促射击并没有命中要害,但这并不重要,因为那名英军士兵惨叫从楼顶上跌了下来,不死也得去半条命了。

    正跑着的维尔纳听到背后的动静不由回头望了下,接着眼神又飞快的朝秦川这边扫了一下……他是个聪明人,很快就明白发生了什么。

    “轰!”的一声,炸药包在建筑中爆炸了。

    维尔纳携带的是一个十斤装药的炸药包,那相当于几十枚M24手榴弹同时爆炸时的威力,霎时英军所在的那幢楼就一阵地动山摇,底层的英军肯定都被炸死了,位于楼上的只怕也去了半条命,因为隔板被炸塌了一半,反坦克炮也从楼上掉了下来。

    “弗里克负责掩护!”面包师命令道:“其它人跟我来!”

    说着,面包师就抓起两枚手榴弹带着士兵们就朝路口冲去……这是他们最好的机会,一方面是英军还没从炸药包的冲击波中反应过来。另一方面,则是炸药包掀起了大片的烟尘,这可以为德军提供很好的掩护。

    秦川很清楚面包师命令中的“掩护”是什么意思……他指的是右边没有被炸的那幢建筑。

    想到这里,秦川往旁边一靠就倚着墙角举起了步枪。

    “哗哗……”右边那幢建筑的机枪开火了,它距离秦川大慨五十米远,这个距离对于一名狙击手来说太近了,秦川甚至都可以在狙击镜里看到那名英军射手的脸。

    接着机枪声嘎然而止,秦川射出的一发子弹准确的击中那名英军的下巴,他的头猛地向后撞去然后消失在秦川的视线中,只在后墙上留下一堆红白相间的东西……秦川猜想,这发子弹也许是从下巴射入然后从后脑勺射出,于是将其打得脑浆迸裂。

    这想法让秦川感到一阵恶心,但他还是强忍着飞快的拉下枪栓上膛,接着又射出一发子弹。

    这回击毙的是副射手,秦川相信那挺机枪要有一会儿不会响了,因为英军士兵甚至都没发现他们的两个机枪手都已经死了。

    几个英军士兵发现了秦川,马上将他们的步枪瞄向秦川……秦川赶忙把脑袋往墙角一缩,几发子弹就“嗖嗖”的从面前飞过,另几发子弹打在墙角上发出“扑扑”的声音,飞溅起来的碎石打在秦川脸上生疼生疼的。

    然后秦川就再也不敢再探出头去了,他知道,这会儿肯定有几名英军士兵举着步枪控制着这个墙角,这时候探出头去就是嫌自己活得太长了。

    看了看面包师方向,秦川发现自己已经达到了掩护的目的……就在秦川消灭敌人机枪手并吸引其火力的这段时间,面包师已经带着战友们冲到了左侧建筑的旁边,他们拉燃了两枚手榴弹分别从窗户及大门甩了进去,等手榴弹爆炸过后就蜂涌而入。

    秦川看不到建筑里发生什么,但他知道德军占了绝对的优势,因为枪声要么是K98K的要么就是MP40的……这说明里头的英军就只有被屠杀的份。

    果然,没过一会儿,面包师就带着士兵们从建筑里跑了出来朝另一个建筑发起冲锋……清除掉一个建筑后对付起另一个建筑就轻松多了,尤其是维尔纳已经朝里头投进了两枚手榴弹。

    战斗很快就结束了,英军被打死了三十二人,德军牺牲了三人……那是在面包师带着他们冲进第二幢建筑时发生的事,其中一名德军士兵腹部中弹,当秦川看到他时,他正努力的捂着自己已经血肉模糊的肚子,灰蓝色的眼睛无助的望着身边的人,鲜血从他嘴里喷了出来……事实上是他吐出来的,因为只有这样他才有办法呼吸。

    “医护兵!医护兵……”面包师朝着外面大喊,但谁都知道这无济于事,这座城市太大了,有太多的建筑需要清理,部队都分散在各个角落作战,医护兵就更是如此。

    于是,众人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名士兵痛苦的挣扎着,每一次呼吸都会让他疼痛得一阵抽搐,然后呼吸越来越慢,越来越慢……

    最后,这名士兵叫了声:“妈妈……”接着就再也不动了。

    这叫声让所有人都愣在原地,他们不知道该怎么理解这最后的叫声,同时心里在想着:也许,他们临时前也会同样表现得这么脆弱。

    过了好一会儿,面包师才走上前去合上那名士兵瞪着的眼睛,接着掰下他的半块身份牌放进兜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