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决战第三帝国

第二十八章 沙尘暴

    第二天,秦川才知道布什拉所说的不毛之地的真正涵意……视野所及之处尽是金黄色的沙子,就像是沙的海洋,此起彼伏的一直延续到天的尽头,如果不是知道其中充满了酷热和死亡,还真会被它美丽的外表给欺骗了。

    布拉什停了下来,在地上铺开一条毡子,口中念念有词,虔诚的跪下拜倒,接着又一次,周而复始。

    士兵们没有打扰布拉什,因为他们也被看到的给震撼了,他们中也有许多人在胸口划着十字在心里默默的祈祷着……不管是利比亚还是德国的,部队现在的确需要神灵的庇护。

    良久,布什拉才站起身来,望着那片没有边际的金色沙漠,带着无比敬畏的表情说道:“阿瓦纳选奥……恶魔栖息之地,走进去后,你的性命就交给恶魔了!”

    初时秦川还以为布什拉这话更多只是一种传说或言过其实,走进去后才意识到布什拉说的是真的。

    这沙漠根本就无迹可寻,能看到的一切都是相同的,除了沙丘还是沙丘,想要找棵树或是一座山为标识,那基本是天方夜谈,就连脚下的沙丘也不是一成不变的……今天沙丘是这个样,明天就是那个样,一阵风暴甚至就可以对所有的东西进行一次“洗牌”。

    这对于行走在其中的人来说,就是一个天然的迷宫,他们唯一能依赖的,就是方向。

    但其实方向也不靠谱,因为他们的目的地是姆塞斯绿洲。

    “姆塞斯绿洲在地图上只有一个点!”布什拉解释道:“许多人就算从它身边经过也没能发现,这样的结果,就是在接下来的旅程中渴死!”

    “那么你是怎么发现它的呢?”秦川问。

    “我不知道!”布什拉回答:“但我就是能发现它!”

    阿尔佛雷多在翻译时就多加了句:“或许是感觉吧!”

    秦川点头表示同意,这虽然不科学,但现在也只能选择相信感觉了。

    另一个问题,就是进入这片“恶魔栖息之地”后,行军速度就成级数的慢了下来。

    这有两个原因:

    一是地形凹凸不平且大多是柔软的细沙。

    凹凸不平就意味着实际行程要比地图上的直线路程要远得多……部队总是翻越一座又一座的山丘,所以虽然部队的行军热情不减,但前进速度却还不到之前的一半。

    柔软的细沙则会使行走更为困难,尤其是上山,走几步就会往后滑一步,一不下心还会直接滑到山脚又得重新来过。

    另一原因,是这地形给汽车造成了很多的麻烦……汽车无法翻越这些由松软细沙堆积而成的沙丘,它们只能在侦察部队的帮助下寻找一条更弯曲但相对平坦的路前进。

    这使后勤车队与部队不得不分头前进……车队在沙丘下绕弯,部队走直线翻越山丘。

    好在双方都有电台,再加上经常用信号弹互相指明自己的位置,这才不至于走散。

    如果仅仅只是这些困难那还算好,部队始终在前进,而且水量也足够部队到达姆塞斯绿洲……绿洲不但可以补充水,更意味着已经走出了最危险的“魔鬼栖息地”了。

    但正所谓天有不测风云,在进入金色沙漠的第二天,正当士兵们还在努力的在沙丘上爬上爬下的时候,布什拉的骆驼就突然燥动起来,它们无论如何也不肯前进,就站在原地叫唤。

    这引起了布什拉的警觉,他赶忙举手示意士兵们停止前进并保持安静。

    秦川朝四周看了看,没有发现什么情况,太阳依旧高高挂在天空灸烤着下方的人和沙漠,四周除了他们外什么也没有。

    但布什拉凝重的表情却让张弛感到有事发生,而且还不是小事。

    “什么情况?”秦川问。

    阿尔佛雷多摊了摊手,回答:“我也不知道,布什拉说起风了,可是起风有什么好怕……”

    话音未落阿尔佛雷多就盯着西北方张大着嘴巴呆愣当场。

    秦川顺着阿尔佛雷多的视线望去,只见远处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团烟雾,不认真看的话还以为那是一朵云,又或者是炮弹掀起的一片烟雾。

    “是沙尘暴!”阿尔佛雷多神色大变,挥手冲着士兵们大喊:“分散,找地方隐蔽!”

    其实这话有说跟没说一样,因为想隐蔽也没地方隐蔽,这里到处都是沙丘,躲哪都一样。

    布什拉控制着骆驼让它们蹲下来,匆匆忙忙的检查了下水袋和食物有没有绑紧后就钻到了骆驼下面躲了起来,不一会儿又探出头来朝秦川等人招手。

    秦川会意,招呼部下一声,就有样学样的和几个士兵钻到骆驼下……这样果然就多了几分安全感,虽然骆驼身上的骚臭味让人有些无法忍受。

    接着,秦川就好奇的探出头来望向沙尘暴……这还是他头一回真正的看到沙尘暴。

    此时那沙尘暴已越滚越大,远远望去就像一堵沙墙,一堵会动的沙墙,缓缓朝秦川等人逼近。又像是汹涌的海水,带着灰黑色的波涛滚滚而来。

    认真看的话,还会发现这堵墙的上层略显黄红色,中层灰黑色,下层则是黑色。

    秦川倒是知道这几种颜色的起因:上层漂浮着的是较为细小的粉尘,自上而下的阳光穿透粉尘发生反射,于是看到的就是黄红色;中层颗粒较大,阳光只有部份穿透,就呈灰黑色;下层颗料最大,阳光几乎无法穿透,看到的就是黑色。

    风越来越大,沙尘暴也跟着越来越近,然后腾的一下……整个天空突然暗了下来,霎时周围到处都是沙子在飞舞,它们带着被阳光爆晒的热度,无孔不入的从袖口、领子等各个地方往里钻,打在脸上生疼生疼的,眼睛也很难睁开。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就像夜晚突然来临了,但它又不是夜晚,因为时不时的还会从头顶上透下来一、两道阳光……这是由于翻腾的风沙不均匀,偶尔会让几缕阳光乘隙而入,于是忽明忽暗的有点像舞厅旋转灯。如果不是因为沙尘几乎都要堵住秦川的口鼻让他无法呼吸,这还可以算是一道亮丽的风景。

    秦川小心的从背包里掏出毛巾,费了好大的劲才把它绑在脸上掩住口鼻,然后又用一支手按着毛巾一侧……他担心呼啸在面前的强风会突然把毛巾吹走,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就要担心吃不下晚餐了,因为沙尘肯定会填饱他的肚子。

    这时风声中隐隐传来了一声枪响……接着就是骆驼的一声痛苦的嘶叫。

    秦川不由暗道一声要糟,不知道是哪个毛手毛脚的家伙步枪走火打中骆驼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