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决战第三帝国

第五十二章 飞机

    “起爆!”巴泽尔见时机成熟就一声令下。

    早就做好准备的工兵用力一压电闸,只听“轰轰”一阵接二连三的巨响,每个街道旁都有一、两处发生剧烈的爆炸。

    而爆炸却是次要的,被冲击波掀起的油桶以及四射的火焰才是主要的,它们很快就引燃了周围已经被汽油渗透的废墟,这使得它们就像一个个火炬般的被点燃。

    接着,火焰又像多米诺骨牌似的蔓延到其它地方,不一会儿腾格腾尔西半部就燃烧起来,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座火城。

    而英军就在里头。

    于是凄厉的呼喊声很快就响了起来,那一刻,秦川才真正体会到什么是“鬼哭神嚎”……那惨叫有的像狼吼,有的像猴子发出的尖叫,还有的像某种鸟类发出的声音,但不管像什么,它们都是在极度痛苦的情况下拼尽最后一丝力气发出的绝望的叫声,它就像是一把冰刀直插秦川的灵魂深处,让秦川即使是在这沙漠及火焰的高温前也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寒颤。

    接着秦川就在火焰中看到一些人,确切的说火人,他们就像是来自地狱中的恶鬼,挥舞着双手在街道及建筑间乱跑乱跳,还有的在地上打滚,似乎是想把身上的火焰扑灭……但这显然是徒劳,因为到处都是火焰已没有他们的容身之处。

    英军坦克的情况也差不多,它们在德军的炮火和子弹面前是无敌的存在,但在火焰下却显得无比的脆弱……这并不是说火焰会烧透装甲,而是火焰会引燃发动机进而引燃整辆坦克,接着坦克就“轰”的一声爆成为一团火球。

    有些坦克乘员比较聪明,他们加大了油门希望能用最快的速度冲出火海,虽然这样或许还是难逃一死,但至少不会死得那么惨。

    然而,他们这种想法注定只是个奢望……沙漠地区本身的炎热再加上汽油的烧烤,使附近温度极剧上升,而“玛蒂尔达”坦克的发动机很难在这么高的温度下正常工作。

    于是没过一会儿坦克就停了下来,接着一道道火焰就像蟒蛇似的蔓延并爬到坦克上来。

    秦川看到坦克的舱盖打开了,几名英军坦克乘员从里头爬了出来,他们望着周围的火焰不知所措,其中居然还有人使劲的朝德军挥手求救……不久他们就知道自己毫无希望,于是就有人拔出手枪对准自己的脑袋,然后“砰”的一声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其它人虽然并不愿意这么做,但在火焰步步紧逼时,还是不得不一一效仿。

    德军士兵们就这样安静的看着他们一个个倒下,士兵们没有任何动作,因为他们知道无论自己做什么都是多余的,或者也可以说他们同样被眼前这残酷的一幕给震撼了,尽管那些被火焰吞噬的是敌人。

    作为提出这个建议的秦川……他之前只是想着怎么打败敌人保住自己及战友的性命,现在真正看到这一幕时,才发觉并不像想像的那么容易接受。

    然而,这一切还没有结束。

    这其中有一条街道因为伙头兵的伤亡没有布置多少汽油,于是它就成为火场中唯一一条逃生通道。

    这使许多英军幸存者都往这条街道转移,一时之间该街道人满为患,甚至还有一些浑身带火的英军不顾一切的冲了进去……这不可避免的引起了英军一些骚乱。

    然而,这只是小事,这条逃生通道其实并不是逃生通道,因为在街道的另一侧,德军士兵已经为他们准备了一辆辆满载着油桶的汽车……

    “进攻!”巴泽尔咬着牙下令,此时的他似乎都有些不忍心,尽管他已经是个久经沙场见惯了生死的老兵。

    德军士兵一得到命令就发动了汽车,并将早已准备好的石块压在了油门上,然后汽车就发出一阵轰鸣朝英军冲去。

    惊慌失措的英军赶忙朝汽车打来一排排的子弹……汽车在半路上应该已经失去了动力,它发动机在前方,而且没有装甲,子弹可以轻易的穿透发动机并将其击毁。

    但汽车却因为惯性和街道的倾斜度速度不减的朝英军冲去……接着“砰”的一声撞上了英军用于掩护的坦克。

    英军刚想松一口气,却发现汽车后车厢里已滚出一个个汽油桶,油桶的缺口处正漽漽流处令人绝望的汽油。

    巴泽尔从容的划燃火柴点着了一根烟,然后把火柴往地上一丢……一道浅蓝色的火焰就“蓬”的一声冒了出来,接着就像波浪似的直奔英军而去。

    “后退,后退!”英军士兵大叫。

    但已经来不及了,随着“轰”的一声巨响,火焰过处整个汽车都被炸上了天,油桶在天上到处乱飞,狠狠的落回地上后立时又化为一团火焰,更糟糕的还是在地上“铿铿”的直打滚,就像一个风火轮似的。

    秦川收回了目光躲到墙后,他再也没有勇气面对这些了,尤其它们还是自己造成的。

    这时他看到了蹲在墙角的阿尔佛雷多,他用一双惊恐的眼睛盯着秦川,就好像完全不认识秦川一样。

    秦川知道阿尔佛雷多这眼神里包含的意思,他想说些什么,但却最终还是没说出口。

    因为秦川知道,这时说任何话都只是一种借口,再华丽的词藻也改变不了自己导致这些英国人惨死的事实。

    所以秦川只能回避阿尔佛雷多的目光,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用颤抖的手从中抽出一根来叼在嘴里,到处摸口袋时才发现不知道火柴去哪里了。

    “哧”的一声,不知什么时候库恩已走到自己身边,他划燃了一根火柴帮秦川把烟点燃,然后拍了拍秦川的肩膀说道:“干得好,中士,你救了我们所有人!”

    秦川没有回答,他贪焚的抽着烟,一口又一口。

    救人,亦或是杀人?

    英雄,还是恶魔?

    谁又能说得清……这或许就是充满矛盾的战场吧,想要救人就必须杀人,在成为己方英雄的同时就要成为对方的恶魔。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