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决战第三帝国

第五十七章 办法

    今晚把打赏信息整理了下,发现半个多月就有一百多条打赏,其中2769、无动力潜艇、一了班长三位书友一上来就成了本书的舵主,真是太慷慨了。

    另一件让士兵感动的是,在《抗战之中国远征军》结文的那天,本书的收藏“哗”的一下就涨了将近八百,要知道抗战的跟订也就只有1200,也就是那天差不多都有三分之二的读者跟过来了!老读者还是很给力的!

    感谢兄弟们,感谢所有支持士兵的书友……

    **********

    秦川猜的没错,英军早在三个月前也就是刚攻占托布鲁克时就开始修补意大利人留下的工事了。

    而且由于托布鲁克是个良好的深水港,英军很容易就从他们的殖民地运来构筑碉堡工事所需的钢材和水泥以及其它原料,于是整条长30英里(48公里)的防线已完全闭合没有缺口。

    托布鲁克防线主要是由两条线构成,最外层的是红线,层层铁丝网中有140个混凝土碉堡,每个碉堡有20名士兵防守,有轻、重各一挺机枪一门反坦克炮以及足够防守七天的补给。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碉堡绝大部份都是构筑在地下,露出地面的部份只有射击孔及碉堡顶部……这使它很难被发现于是也就很难成为打击目标,英军甚至还在它们周围堆上沙土使其看起来就像是个小沙丘。

    红线后面两英里是蓝线,这里是大纵深布雷区加铁丝网,每隔500码一座工事,分布着大量的机枪和反坦克炮。

    不难想像,这些工事是针对德军装甲部队的……如果德军装甲部队朝这道防线进攻的话,必须得将红线的碉堡逐个拔除,否则,坦克越过碉堡进攻蓝线不仅会陷入雷区动弹不得还会遭到来自四面八方的火力打击。

    “这是一条死路!”阿尔佛雷多愤怒的对秦川说:“中士,看你干的好事……你把我们所有人都带到这条死路上来了!”

    “够了!”维尔纳一把揪住了阿尔佛雷多的领子,然后狠狠地将他推到了一边:“意大利人,需要我提醒你中士救了你几次吗?没有中士的帮助,你根本就到不了这里!”

    其它德军士兵也纷纷朝阿尔佛雷多投去了鄙夷的目光。

    “别把他的话放心上!”巴泽尔安慰着秦川:“上校说的对,即便我们赶到托布鲁克什么也做不了,也比留在腾格腾尔全军覆没好得多!”

    “是的,中士!”面包师说:“要知道,我们一路缴获并炸毁了许多敌人的补给,这已经够英国人心疼的了!”

    “还有巧克力!”维尔纳说着就将一颗巧克力塞到口中,把包装袋丢到风里任其随风漂扬:“我认为这才是英国人最心疼的,你们说呢?”

    士兵们不禁笑了起来,秦川也为德军士兵们这么镇静的表现感到意外,要知道这几乎就代表着死亡,这世界上又有几个人都坦然面对并慷慨赴死呢?

    所以,在秦川看来,阿尔佛雷多的表现才是正常的。

    “我们或许还有机会!”库恩也不知道是安慰秦川还是说真话:“英国人兵力不足,而且他们军事素养也十分有限!”

    “嗯哼!”巴泽尔点头表示同意。

    这一点巴泽尔也看出来了,如果英国人兵力充足的话,战壕里至少会摆几个人,同时如果英国人军事素质够好的话,他们就应该等德军靠近了再打……那样将会给德军以很大的伤亡。

    由此也可以看出英军士兵胆怯:他们因为胆怯所以不敢在战壕防守而全部躲进碉堡里,因为胆怯所以不敢把德军放近了打。

    “但这还是无法改变我们无法突破这个防线的事实!”巴泽尔说:“我们需要火炮,需要坦克,但所有的这些我们都没有……而敌人却有几乎打不完的子弹!”

    这一点是勿庸置疑的,因为这里是托布鲁克港,英国人的物资正源源不断的从海面送来并在这里汇集,所以他们当然有打不完的子弹,甚至还可以说他们很快就会得到援军,从海面上赶来的,从梅智利方向赶来的,甚至还有空中力量……

    “我们为什么不选择投降呢?”阿尔佛雷多用发颤的声音说道:“现在再继续打下去已经没有意义了不是吗……”

    还没等阿尔佛雷多说完,大熊就给了他一拳。

    “闭上你的嘴,意大利人!”大熊说:“否则我会让你永远闭嘴!”

    说着大熊就有意把腰间的手枪亮在了阿尔佛雷多面前,阿尔佛雷多果然就不敢再说什么了。

    正说话间,第三步兵营又发起了一次进攻,但毫无意外的,他们很快就被英军猛烈的火力给打了回来……除了在战场上留下几具尸体外,德军什么也没有得到。

    “做好牺牲的准备吧!”巴泽尔对士兵们说。

    士兵们知道巴泽尔这话的意思,这样几次进攻都无法突破敌人的防线,那么接下来……很可能就是对敌人发起集群式进攻了。

    虽然这早已被证明是无效的,但现在的德军却别无选择。

    果然,不久后就听到一道命令:

    “全员战备!”

    “全员战备!”

    ……

    士兵们纷纷检查自己的武器,维尔纳还从弹药箱里抓了两枚手榴弹别在了腰间的皮带上,而且他还建议秦川也这么做。

    “中士!”维尔纳说:“必要的时候,这些手榴弹可以帮我们扫雷!”

    秦川知道维尔纳说的是对的,但他却没有心思去考虑这些……对秦川来说,德军将要选择的这种进攻就像是遂发枪时代敌我双方排着整齐的对形互相射击,区别只是敌人躲在碉堡里而且手握机枪。

    也许德军士兵可以这么做也有勇气这么做,但秦川却不甘心。

    空中侦察的那两架“蚊式”侦察机似乎也察觉到了德军的无奈,它们炫耀示威似的从空中俯冲下来低空飞过德军士兵的头顶,惹得德军士兵们破口大骂却又无可奈何……“蚊式”侦察机的飞行速度很快,其最高时速能达到684公里,而此时欧洲最优秀的战机“喷火”式战机的最高时速才只有660公里,再加上现在被“蚊式”侦察也无所谓,所以德军都不愿意浪费子弹在这两架“蚊式”上。

    不过这却给了秦川一个灵感,他当即对几米远外正准备带领部队冲锋的巴泽尔喊道:“上尉,能暂缓进攻吗?我需要见上校!”

    “中士!”巴泽尔头也不回的说道:“除非你有突破防线的办法,否则……”

    “是的,我想我有解决的办法!”秦川回答:“虽然我不确定它是否可行!”

    “你在开玩笑吗?”巴泽尔回过头来:“我们什么都没有,能有什么办法?”

    “上尉!”维尔纳喊道:“这对我们没有损失不是吗?为什么不试试呢?”

    “是的,上尉!”面包师也表示赞同道:“反正我们都要死了不是吗?我愿意尝试任何办法,就算它成功的可能极低!”

    “好吧!”巴泽尔点了点头,然后望向右手边,说道:“上校就在那边!”

    接着巴泽尔又补充了一句:“中士,我等你的好消息!”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