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决战第三帝国

第八十九章 遭遇战

    坦克遭遇战是没有回头路可以走,尤其是在敌我双方坦克速度相差不大而且进入射程的情况下。

    原因很简单,这时候如果调头逃跑那就是意味着将装甲最薄弱的后部暴露在敌人坦克的炮口面前,敌人就可以一边追一边开炮,直到将目标全部消灭。

    所以坦克与坦克的对决往往是最残酷的,敌我双方只有一个选择……前进,直到敌人被消灭或是自己被消灭。

    当然,如果德军面对的是英军时速只有10公里的“玛蒂尔达”那就另当别论了。

    秦川听到前方响起激烈的炮声就感到事情不妙,因为炮火大多来自敌人方向,而如果德军遭遇的是英军车队的话,这种情况几乎不可能发生。

    果然,不一会儿库恩就下令道:“遭遇敌人坦克部队,准备下车!”

    秦川以为德军士兵在这时会发几句牢骚,毕竟这是奥尔布里奇上校犯的错。

    但让秦川感到意外的是士兵们却什么也没说,这其中包括维尔纳。

    这可以说是德军士兵服从、团结以及素质的一种表现。

    服从和团结很容易理解,军人就是要无条件服从上级的命令,即便这个命令是错误的。同时军人也只有团结才有战斗力,甚至可以反败为胜。

    素质,则是德军士兵都意识到在这时候发牢骚、抱怨、后悔是没用的,他们能做的就是尽力与上级站在一起渡过难关,否则事情将会变得更糟,最终也会影响到自己。

    如果只是一个、两个德军士兵这样想这样做,那或许还不会有什么作用,但如果全军都这样……那么这就会凝结成一股可怕的力量了。

    汽车跟着坦克一路前进,搭载炮兵的汽车已经停了下来,这是由火炮更远的射程决定的。

    只见一个个德军士兵们从汽车上跳了下来,架炮的架炮、扛炮弹的扛炮弹,每个士兵都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即便是身边时不时的飞来几发炮弹将几名德军士兵炸上天。

    再往前,反坦克炮也被架了起来,或许是因为反坦克炮更轻更方便,在秦川看到它们的时候,炮兵们已经在一发发的朝对面打出炮弹了。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德军炮兵们使用的竟然是英国人的6磅反坦克炮……

    “轰”的一声,一辆汽车就像撞到一根柱子似的突然停了下来,车厢里头传来一阵士兵的惨叫。

    那辆汽车是被穿甲弹击中的。

    穿甲弹的特点是不装药也就是不爆炸,只依靠动能穿透目标,所以它命中汽车后能造成的伤害十分有限……车厢内十兵的惨叫大多是穿甲弹击毁汽车时带起的碎片射伤,但这伤亡十分有限。

    这是英军坦克的特点,或者也可以说是坦克战的通病。

    坦克一般会携带两种炮弹,一种是穿深高但不爆炸穿甲弹。

    另一种是会爆炸产生大量的破片主要用于杀伤步兵的高爆弹。

    这就会造成一个问题:敌人如果又有坦克又有步兵,该选择什么炮弹。

    装上穿甲弹时有可能目标坦克已驶出自己的视野,坦克面对面前大量的步兵却无能为力。

    装上高爆弹可步兵又躲到坦克后……

    这些情况往往会使坦克无所适从白白浪费战机。

    于是就出现一种集两者之长的炮弹:高爆穿甲弹。

    高爆穿甲弹只在后半部装药,前半部负责穿透装甲,后半部在坦克内部爆炸,这样不仅能解决之前所说的问题,还能给目标坦克更大的杀伤……纯装甲弹有时会命中目标也没有给目标及人员造成太大的伤害。

    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英军生产的高爆穿甲弹装填的是“苦味酸”装药,这炸药本身对撞击敏感,这使英军的高爆穿甲弹往往会在炮弹与坦克装甲发生碰撞的一霎那就提前爆炸,这不仅无法给目标造成杀伤反而还会成级数的降低穿甲能力,于是英军坦克兵更常用的做法是不带高爆弹而只带穿甲弹……对付步兵的事就交给炮兵或是机枪了。

    德军的炮弹就没有这方面的问题,德军的高爆穿甲弹是相对撞击不敏感的TNT装药,而且在装药腔的上方还加装一个用塑料制成的缓冲帽,可以有效的防止高爆穿甲弹击中表面即爆炸。

    这一点的优劣很快就在战场上体现出来……双方不约而同的都选择对方坦克后的汽车和装甲车为目标,因为它们目标更大且更易击穿。

    但英军坦克的穿甲弹打在德军汽车上也就是穿了个孔,甚至有些汽车被击中几发也依旧往前开,就算被打坏了停下来,里头的士兵十有八九都是受了轻伤。

    而德军的穿甲弹命中英军的汽车,却是轰的一下在汽车内部炸开,由于装药不多所以爆炸并不猛烈,但因为在内部炸开的所以里头的士兵没几个能走下来的……后来在打扫战场时秦川曾经看到过被德军高爆穿甲弹击中的汽车,汽车外头看起来没什么大问题,但后车厢里的英军却已是一片血肉模糊。

    “哧……”的一声,汽车来了个急刹车,秦川和士兵们由于惯性不约而同的往前倒。

    还没等大家反应过来,库恩就歇斯底里的冲着士兵们大叫:“下车下车,快!”

    士兵们站起身来拿着各自的武器用最快的速度跳了下去。这除了命令外还有来自内心的恐惧……所有人包括新兵都知道汽车是敌人最好的目标,尤其是停下不动的汽车。

    事实也证明士兵们的想法是正确的,在库恩跳出车厢的一霎那,一发炮弹就从驾驶室的左侧透过玻璃穿过然后从右后方射出,秦川只听到一阵空气的呼啸声,就像有架小型飞机从头顶飞过一样。

    再看看汽车,车厢已经被掀掉了半边……好在车厢里已经没人了所以没有造成伤亡。

    不久秦川就发现自己错了,因为司机还在驾驶室里,他们虽然没有被炮弹击中,但爆裂开的玻璃却以极高的速度插进他们的脸上、脖子上,还有身上。

    他们的伤口是如此之多以至于医护兵根本就无法及时包扎止血,他们最终因为失血过多而成为了牺牲名单上的两个数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