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决战第三帝国

第九十三章 冲锋(三)

    从某种程度上说,德军的50MM迫击炮的作用就有些像小日本的掷弹筒……小日本在战场上也是用掷弹筒作近身火力掩护然后朝敌人发起冲锋,而且一次又一次屡试不爽,甚至国军因为无力抵抗小日本这种掷弹筒一排炮弹之后发起冲锋的模式而不得不仿制掷弹筒希望能“以其人之道还制其人之身”。

    50MM迫击炮射程比日军的掷弹筒威力更大射程也更远,炸出的弹幕当然也不一样,只见坦克后方爆起一道道辐射状的烟尘,只炸得英军一阵惨叫。

    这使秦川及德军士兵们十分顺利的冲到了坦克前,接着炮声突然就停止了……这也是50MM迫击炮的优点之一,它与步兵的协同十分紧密。

    这主要是因为迫炮手与步兵距离很近,步兵都在炮手的可视范围内,不像远程火炮的炮兵完全看不到步兵需要无线电联系并计算坐标。

    另一方面,就是50MM迫击炮的炮手本身就是步兵训练营训练出来的步兵……德军步兵的基础训练除了步枪外,还有迫击炮、反坦克手榴弹、M24手榴弹、枪榴弹等,然后从中抽取迫炮射击成绩较好的士兵装备50MM迫击炮组成迫炮组。

    这么做的好处就是,迫炮组的炮兵们对步兵冲锋的战术及速度都很熟悉,甚至能达到“心有灵犀”的程度。

    就像现在这样,迫炮手在该停止射击的时候就停止射击。

    几乎与此同时,冲到前头的德军士兵们就拉燃了M24手榴弹然后将它们一排排的甩到了坦克后……

    “轰轰”一声声爆响。

    一直被迫击炮压得抬不起头来的英军刚想松一口气,冷不防的又遭遇一排手榴弹的轰炸。

    “上啊,小伙子们!”巴泽尔挥着手枪大叫:“杀光他们!”

    德军士兵们大喊一声,从地上爬起来挺着刺刀冲上去。

    枪声很快就响了起来,手持MP40的班长一马当先的冲在前头,他们窜到坦克后方端着冲锋枪就是一阵乱扫乱射,一梭子弹打完,挺着刺刀的士兵就紧跟其后冲了上去……由此也可知德军让班长装备MP40是正确的,班长冲在前头不仅可以让MP40先声夺人的压住敌人,同时也可以提高士兵的士气。

    秦川这个班长就不一样了,他所在的班虽然有两把MP40但都不在他手上……秦川不由暗道果然还是不用冲锋枪好,否则这下就得冲在前头挡子弹了。

    维尔纳和凯勒两个冲锋枪手倒是没有半点迟疑,他们两人端着冲锋枪互相掩护,一个人打完一梭子弹后就另一个人上,偶尔维尔纳还有空抽出一枚手榴弹往前甩去,这使他们都一口气打死、炸死了几十名英军,当秦川等人冲上来时面前都出现一片空地……确切的说那也不是空地,因为这片空地已横七竖八的到处是英军士兵的尸体。

    “砰!”的一声枪响。

    一名受伤倒在地上的英军士兵刚要拉开手里的香瓜型手雷就被秦川一枪击中眉心。

    但似乎已经迟了,因为这名英军士兵松开手时保险已经被拉开。

    秦川正要大喊“趴下”,眼明手快的维尔纳已经一把从英军士兵手里捞过就要掉在地上的手雷并随手将它抛往英军方向。

    “轰”的一声,手雷在英军士兵中炸开……维尔纳的反应速度再次刷新了秦川对他的认知。

    但也就是这么一迟疑,凯勒与维尔纳两人的冲锋枪组合就出现了间隙,一队挺着刺刀的英军士兵就压了上来。

    凯勒与维尔纳两人很自觉的让开了位置……对于拼刺,他们手里来不及装上弹匣的冲锋枪并不会比烧火棍强多少。

    “砰!”秦川用最后一点时间举枪再次射出一发子弹。

    他打倒的是一名手持汤姆森冲锋枪的英军,秦川注意到它装着弹鼓,100发子弹的弹鼓……这要是让它打响了,只怕秦川这个班一瞬间就要灰飞烟灭。

    接着秦川就没机会开枪了,因为一把刺刀已狠狠的朝他扎来,雪白而锋利的刀刃在太阳下闪着刺眼的光芒,就像是一条渴望畅饮鲜血的毒蛇。

    秦川没有多想,举起步枪一磕就把刺刀架到一边……这时秦川看清了自己的对手,那是一名还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情急之下秦川没能看清他的脸庞,秦川只感到那双蓝色的眼睛里充满了恐惧。

    这是秦川头一回这么近距离与敌人接触,他有些无法想像两个完全陌生的人却要互相置对方于死地……如果可以的话,秦川宁愿用剪刀石头布的方法来解决。

    但这显然是不现实的,这是战场的,没有仁慈和道义可言的战场。

    分开的一霎那,那名英军士兵再次大叫一声挺起刺刀朝秦川刺来,模样疯狂而且不留后手。

    秦川意识到他们两人必须分出生死,于是一侧身让开了对方刺刀,接着手臂一用力,刺刀就扎进了英军士兵的胸膛……这似乎很容易,但却又不容易。

    说很容易,是因为这名英军的拼刺根本就没有章法,或者也可以说完全不顾自己生死的乱刺,这也注定了他的失败……秦川甚至都没有将刺刀刺出,他仅仅只是将刺刀对准对方的胸膛,接着收势不住的英军士兵就撞了上来。

    说不容易,是因为秦川清晰的感觉到了从刺刀上传来的刀刃入肉的停顿感,还有刀锋卡进两根肋骨间的磨擦感,这让秦川心底里冒出一阵阵寒意。

    但这还不是更糟的。

    刺刀或许是刺中了心脏,一股温热的鲜血从伤口处喷出来洒了秦川一脸,秦川在血光中看到面前的英军士兵整个脸庞都因为痛苦而扭曲着,他死死的抓着秦川的步枪想要将它拔出来,但却无济于事。

    不久,他就失去了力气缓缓跪下,在几声急促而艰难的呼吸之后终于不动了,双手慢慢松开,与脑袋一起无力的垂向地面,躯体却因为刺刀还在秦川手里而没有倒地,就像是挂在刺刀上一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