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决战第三帝国

第一百七十二章 失败

    英印军在鲁瓦伊萨特岭的驻军只有一个步兵营。

    之所以只有一个步兵营,是因为阿拉曼防线有55公里,而此时的英军在兵力上略显不足,尤其奥钦莱克将军布设的这条防线还是向山凹陷的……这使得实际防线要超过55公里于是兵力就更是相形见拙了。

    也正是因为这样,防线上某些不重要的地区甚至都用在埃及组建的非洲军代替。

    另一方面则是因为鲁瓦伊萨特岭是个山岭,山岭有居高临下的好处,但同时也有山顶阵地面面积不大驻军不能太多的缺点……驻守太多兵力会导致人员过于密集,遭敌人炮火覆盖时很容易造成大量伤亡。

    负责鲁瓦伊萨特岭防务的约翰少校是个参加过一战的老兵。

    旦凡参加过一战的老兵都有个特点,他们有相当多的构筑防御工事的经验……一战打的就是堑壕战,所以经历过一战的官兵不一定是名好战士,但一定会是个土木工事的好手。

    约翰少校也不例外,他把鲁瓦伊萨特岭的防御布成三道。

    这三道防线分别在山脚、山腰和山顶,兵力依次为两个排、一个连,两个连。

    这是一种很合理的布置,它在给英印军提供防御纵深的同时还可以增强英印军的火力……成梯次的三道防线因为山岭的高度差而形成天然的火力叠加,德军对第一道防线进攻就会同时遭到来自英军三道防线的火力打击。

    就像现在这样,德军虽然有坦克的支援和火力掩护,但英军的机枪子弹却居高临下的从头顶上倾泻而来,除此之外还有迫击炮炮弹,这使德军发起几次进攻都没能成功突破防线,甚至还损失了三辆坦克。

    客观的说,印度第4步兵师的战斗力还是相当不错的。

    这并不是说印度兵服从命令或是不畏生死……虽然看起来似乎的确也如此,但性质却不一样。

    说服从命令也没错,英军军官怎么说印度兵就怎么做。

    但这却不是真的服从命令。

    表面上看起来的确是,往深层次的分析这却是一种“奴性”……印度人信仰的是印度教,印度教的本质是雅利安人入侵印度后为了更好的奴役印度百姓而创设的一个宗教,它把人划分为高种姓和低种姓,高种姓可以随意对待低种姓……直到现代,印度还存在因为低种姓贱民在菜地里捡几片菜叶就被砍断手掌以示惩戒的事,更可怕的还是印度人都以为这很正常。

    另一方面,高种姓的又往往是白人,而英国人又是白人,同时英国人又武力强大殖民印度,这使印度人自然而然的就把英国人当作高种姓对待,于是服从殖民者的奴役和控制那是没有半点违合甚至还以他们的“忠诚”为傲。

    不畏生死也的确是,印度兵的抵抗就比英军要顽强得多,甚至还有许多印度士兵抱着集束手榴弹乘黑靠近德军坦克进行近距离爆破……这种作战方式对于英军来说是无法想像的。

    但这真是英勇行为?

    印度教宣扬的是一种来世精神……也就是这辈子受苦下辈子就享福。

    于是有许多印度兵在这种精神的影响下,抱着下辈子享福的想法抱着手榴弹冲向德军的坦克。

    所以这不是英勇,而是一种愚昧。

    由此可知当年的雅利安人有多狡猾,他们建立起一整套的宗教体系套在印度人身上,不仅当代成功的奴役了印度人,还使这种制度世世代代延续直到现代,而且在可见的将来还会延续……

    有句话十分适合印度人:要打破身体上的枷锁很容易,但要打破精神上的枷锁却很困难。

    终于,在八辆坦克同时冲上来时,秦川和德军士兵们就用迫击炮、手榴弹和刺刀攻下了第一道防线。

    当德军士兵在看到战壕里只有五十几具印度士兵的尸体时就感到有些沮丧,因为这个战果与他们付出的代价和时间有些不成比例。

    “继续前进!”打红了眼的巴泽尔大声命令着,坦克稍一停歇就“隆隆”的带领着战士们朝英军的第二道防线冲去。

    天空中此起彼伏的到处都是发出耀眼光芒的照明弹,还有双方你来我往的炮弹,子弹的火花在黑夜中闪个不停,就像是荧火虫发出来的亮光,只不过随着火花而来的就是一发发带着啸声和散发出热汽的子弹,而且这些子弹还随时会要了你的命。

    “上尉!”这时一名通讯兵朝巴泽尔大喊:“上校命令我们撤退!”

    “什么?你说什么?”巴泽尔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此时正是一鼓作气突破敌人防线的时候,怎么会撤退?

    “上校命令我们撤退!”通讯兵重复着这个命令。

    德军士兵包括秦川在内在听到这个命令时都暗自松了一口气……他们几乎已经到了体能的极限了,虽然他们明知道现在撤退无异于前功尽弃,但谁还管得了那么多!

    “撤退!”巴泽尔有些气急败坏的下了命令。

    士兵们跌跌撞撞的往回跑,秦川只感觉自己都像是根木头一样,即便是身后不断的响着枪声和炮声,但他完全不知道躲避……他已经没有一丝多余的力气做躲避动作了。

    幸运的是英军在夜色里看不到目标,而且还有坦克跟在后头挡子弹,所以秦川最终还是平安的回到了汽车的隐藏地。

    在即将上车时他只感觉双脚一软就瘫倒在地上,几名士兵赶忙连推带搡的将他弄上车,接着汽车“隆”的一声就开动了。

    那一刻,秦川突然发现他之前一直憎恶的汽车车厢是那么的可爱,就像是一个温暖而又安全的家。

    “为什么撤退?”库恩问着司机。

    “我也不确定!”司机回答:“听说是敌人一支装甲部队出现在我们的侧翼!”

    秦川脑海里飞快的闪过“斯特莱特”坦克的影子。

    奥钦莱克变聪明了,知道在这时候不能死守着防线而应该以攻代守。或者也可以说,奥钦莱克更擅长这种后勤补给不受威胁的防御战,所以他的表现与之前判若两人。

    现在……德军该怎么办?

    秦川望着远处还在响着炮声时不时升起几颗照明弹的阿拉曼防线,再看看已经微明的天色……

    这几乎就是在告诉所有人,至少今晚想要突破这道防线是不可能的,隆美尔的计划已经宣告失败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