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决战第三帝国

第二百零二章 蒙哥马利

    一  北非渐渐平静了下来。

    不管是英军还是德军,这时都不急于作战……确切的说,德军是没有能力再发起进攻,其坦克在之前的战斗中几乎损失殆尽,后勤补给线又在这关键时候被切断。

    英军则的确是不急于进攻,因为在这种情形下越往后对英军就越有利,胜算也越大,发起进攻反而可能让德军有机可乘。

    然而这只是奥钦莱克将军的想法,丘吉尔却并非如此。

    丘吉尔面临的是国内政治的压力……亚历山大沦陷后,保守党再次向议会提出了一项动议,明确表示对丘吉尔有关战争的指的指挥工作不予信任。

    小雨中的伦敦,英国议会就像个菜市场一样乱糟糟的,议员们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交头接耳的议论着什么,丘吉尔坐在台上眼里带着愤怒装作看手中的文件……做为首相,他不喜欢这样一次又一次的像个犯人一样被质疑、审问。

    “女士们,先生们!”保守党比较有势力的议员沃德洛站起来,用慷慨激昂的语调说道:“我首先要说的是,这项动议并非指向在战场英勇作战的官兵们,他们的牺牲和勇气值得我们敬仰。但也恰恰因为这样,我才提出了这项动议……大家应该清楚,迄今为止,英国已遭到了一连串的失利和溃败:卜雷加、班加西、托布鲁克,现在竟然连亚历山大港都落入德国人的控制中!而政府却没有给我们任何解释,我认为失败的原因主要在我们的内阁,最关键的错误就是让首相兼任了国防大臣!”

    顿了下,沃德洛又接着说道:“先生们,我们需要的是一个有魄力而不受任何方面牵制的人来指挥这场战争,我们之所以遭到失败,从根本上讲,是由于我们尊敬的首相似乎没有精力在兼顾国内政治和指挥北非的战斗。所以,为了北非战役的胜利,为了数十万在那片荒凉的土地上作战的生命,我认为我们应该任命一个国防大臣来分担首相的重任!”

    沃德洛这话说的很动听,也不像之前米尔恩等人说的那样带着讽刺和嘲笑,但丘吉尔却宁愿应付像米尔恩那样的人……因为沃德洛是笑里藏刀,表面是分担首相的重任,实际上却是夺权。

    丘吉尔沉默了一会儿,就回答道:“我只想说:我们正在为我们的生存而战,为比生命本身更宝贵的事业而战。你们给我权力和时间,我给你们胜利……仅此而已!”

    议员们不由愣住了,谁也没想到丘吉尔的回答会如此简单。

    但也恰恰是这个简单的答案让所有议员都心里发毛……他们个个心里都在想,丘吉尔这话是不是意味着他有稳操胜券的计划?如果这时把丘吉尔踢出指挥系统会不会影响整个计划甚至导致计划的失败?

    更何况,英军的确是在北非击退了德军的进攻稳住了阵脚。

    于是最后,下议院进行了表决,沃德洛的不信任动议被击败,丘吉尔再次成功的渡过了难关。

    但渡过难关是一回事,丘吉尔依旧需要一场胜利来证明自己,否则不久后还会有另一个不信任动议。

    这让丘吉尔几次三番发报催促奥钦莱克将军发起进攻。

    但奥钦莱克将军并没有这么做,他回电道:“尊敬的首相,我很不情愿得出这样的结论,短时间内对德军发起反攻是不可行的,我们需要新的接受过良好训练的兵员和足以给敌人致命打击的装备,目前看来,这些都远远不够……我们之前之所以占有兵力和装备的优势却屡屡失败,根本原因就在于士兵训练不足。所以,急于进攻不但对我军不利,反而有可能被敌人所利用!”

    丘吉尔看到这封回电不由大发雷霆:“奥钦莱克以为他在尼罗河暂时阻止德军的进攻就算胜利了吗?还差得远呢!他难道忘记了马特鲁、托布鲁克还有亚历山大?可恶的隆美尔并没有走远,他就站在埃及的大门口嘲笑我们,并随时都有可能对我们发起致命一击,这是多么紧要的关头,他却不可思议的停止了战斗给敌人喘息的机会!”

    所以有时政治需要会与军事起冲突的。

    一般情况下军事必须得服从政治,但这个政治指的是国家的政治和利益,而不是某个首相是否能坐稳自己位置的政治利益。

    丘吉尔显然是把自己的位置看得更重,他没有想过……如果奥钦莱克将军说的都是真的,英军没有足够的准备贸然发起进攻而再次导致失败怎么办?

    但丘吉尔却不管那么多,此时的他已决心将奥钦莱克换掉了,尽管奥钦莱克将军已经适应了北非战场并从原则上来说已经抓住了德军的弱点。

    像之前一样,丘吉尔也给奥钦莱克将军一个体面的借口……丘吉尔让奥钦莱克将军指挥一个新组建的司令部,负责英军在伊拉克、巴勒斯坦和叙利亚等地的行动。

    这看起来似乎是升官了。

    但奥钦莱克将军拒绝了丘吉尔的提议,这个五十几岁的将军认为那不过是丘吉尔的施舍……他不需要这个,于是选择呆在印度一直到战后。

    接任第八集团军司令的是蒙哥马利。

    丘吉尔原本以为蒙哥马利应该会识趣向德军发起进攻,但蒙哥马利给他的报告却几乎与奥钦莱克将军一样。

    “首相阁下!”蒙哥马利说:“第八集团军经过长期奋战,急需补充兵员和物资,有许多新换防的部队还不会在沙漠里打仗,他们必须做好必要的训练。在这些准备工作没有做好之前,我不能贸然发动进攻,那样只能是拿士兵们的性命以及非洲的命运冒险!”

    这时候,丘吉尔已隐隐意识到是自己错了……蒙哥马利和奥钦莱克两人都不约而同的这么说,就必然有他们的道理。

    但丘吉尔做为一名首相,他当然不会承认自己的错误……现在最好的选择就是将错就错,希望这次错误不会带来错误的结果。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