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决战第三帝国

第二百零六章 铁十字勋章

    一  教官是想利用这部电影对教员们进行教育。

    “这是我们的间谍从苏联人那弄到的东西!”教官说:“和他们相比,我们简直就是一无所知。看看他们是怎么训练的,然后学习他们的技巧并用它来对付你们的敌人!”

    出现在荧幕上的是带满雪花的黑白画面,镜头里的苏联红军战士脸上永远都带着阳光自信的笑容……在那一刻秦川都有种冲上去把放映机砸掉的冲动,这些人根本就不是什么狙击手,他们更像演员。

    随后的情节就是教官在课程中传授过的,有些东西根本就是常识,比如面对两扇窗户,一扇是有玻璃的另一扇是没玻璃的,那么敌人更有可能躲在没玻璃的窗户后……

    再来就是一些花里胡哨没有多大实用价值的伪装技巧,其中有些更是违反了狙击规则。

    画面上,一个苏军狙击连在树林边缘处爬到了树梢上,字幕上写着:“树叶茂密的树梢是个很棒的狙击位,射手不会被发现,而且还能获得出色的视野和极佳的射界!”

    “这是胡扯!”秦川忍不住说了句。

    “学员,你有什么想说的?”教官暂停放映问着秦川。

    “报告教官!”秦川回答:“树梢不可能成为理想的狙击位,因为射手呆在上面就无法在击发后迅速转移,于是就会成为敌人机枪的目标!”

    “我赞同!”维尔纳说:“除非我们能像猴子一样从这棵树跳到那棵树!”

    维尔纳的话引来了一片笑声。

    “不,学员!”教官反驳道:“树干会成为很好的掩护!”

    “如果敌人有迫击炮怎么办?”军刺紧接着又提出疑问:“炮弹碰到树枝就会爆炸,然后我们就会被弹片和树枝打成刺猬!”

    “总之!”秦川说:“我认为个无法转移的狙击位几乎就跟自杀没什么两样!”

    “但至少在此之前你们已经击毙一到两个目标了!”教官说:“而且你们要知道,你们不是单独作战,友军会掩护你们!”

    教官的解释有些牵强,秦川和士兵们也没打算再与教官纠缠下去。

    事实上,秦川知道在战场上的确有一个国家在二战时大规模使用这种狙击方法……日本在太平洋战场上面对美军时就常常爬到树上掩蔽。

    这的确能给美军造成一些困扰,因为这使森林变成立体的,美国大兵不但要注意地面还得留意头顶。

    但树梢上的狙击手一旦被发现就基本没有生还的可能……美国大兵会用火箭筒将整个树冠都轰掉,如果一发不行就来两发。

    “我不知道你们怎么看!”维尔纳说:“反正我是不会选择这样的狙击位!”

    “当然!”德军士兵们笑着回答:“我们还想多活几天!”

    “所以,这部电影不会对我们造成太大的影响!”维尔纳说:“它骗不了我们!”

    但秦川却不会认为事情有这么简单。

    维尔纳等人知道这些方法不正确不适用,是因为他们是从战场上下来的老兵,他们知道战场是什么情况。当然也知道战场上更常见的是突然开打的战斗,根本就没时间去准备影片里的那些至少需要半小时甚至更久才能制作好的伪装。

    但如果是那些从未上过战场却因为枪法好被选拔进狙击学校的新兵呢?

    他们甚至还会以为这是老兵们总结的宝贵经验,于是就傻呼呼的按电影里说的做了!

    更可怕的是,当他们知道自己错的时候,却已经没有改正的机会了。

    秦川首先想到的就是要把这些问题向斯特莱克将军报告,然后斯特莱克将军会转告隆美尔最终得到纠正。

    但学员原则上是不允许对外打电话的,尤其秦川要向上级报告的还是训练上的问题,这有点打小报告的感觉,有可能会让教官们难堪……他们其实是很尽职的教官,那些不实用的狙击技术甚至与他们无关,因为这时德国的狙击手都是这样训练的。

    不过第二天秦川就得到了机会。

    那时秦川正在射击花园与战友们一起训练……射击花园布署得很专业,最北面是一个英式防御阵地,阵地前还有铁丝网防护,往后就是一些人造的弹坑、洼地、沙地等,还有一棵倒下的树,最南面就是水井、几个错落的房屋及灌木丛。

    这样的“射击花园”可以使学员们很方便的在这里找到各种地形及掩体进行有针对性的训练。

    就在这时一辆吉普车开进了射击园,教官赶忙下令暂停训练……原因是学员们用的是实弹,这有可能会误伤吉普车上的人。

    “是谁放他们进来的!”教官忍不住抱怨着。

    但是等他看清坐在吉普车上的是个上校后就不敢再说什么了。

    来的正是斯莱因上校,他从吉普车上跳了下来,然后兴奋的朝秦川招手:“弗里克上士!”

    秦川把目光投向了教官,教官点了点头。

    于是秦川就从沙地里爬了起来提着枪跑到斯莱因上校面前。

    “上校!”秦川挺身敬了个礼。

    斯莱因上校握着秦川的手,说道:“我衷心的恭喜你,上士,我非常荣幸能亲手颁发给您元首的铁十勋章!”

    说着斯莱因上校就取出一个盒子,打了开来取出一枚勋章并将它别在了秦川的胸前,接着又从副官手里接过证明文件交到了秦川手里。

    “非常感谢,上校!”秦川接过证书再次向斯莱因上校敬了个礼。

    说实话,秦川心里还是很激动,不过并不是因为勋章本身,而是因为他一直在研究德军的历史,这其中也包括勋章,没想到自己获得了一枚……而且秦川还知道,更难得的其实还是证书,上面印有团徽以及秦川获得勋章的原因,因为其是纸质的所以没有几份能保存到现代。

    “怎么样?”斯莱因上校问:“训练营的生活还好吗?”

    “是的,上校!”秦川回答:“只不过……我能和您谈谈吗?”

    “当然!”斯莱因上校笑着递上了一根烟,说道:“你不会是抱怨伙食吧,现在全军都一样,上士!”

    “不,上校!”秦川回答:“我想与您谈谈训练教材的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