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决战第三帝国

第二百一十七章 对策

    “将军!”德甘冈向蒙哥马利报告道:“我们昨晚又伤亡了三百多名士兵!”

    “什么?”闻言蒙哥马利不由愣了:“德国狙击手干的?”

    “不,将军!”德甘冈回答:“他们在晚上派出突击队,用迫击炮和手榴弹抵近攻击!”

    蒙哥马利不由眉头紧锁。

    他实在很不愿意面对这些细节方面的问题,但他又不得不面对,因为这些细节看起来像是战术,但成规模展开的话就变成战略的问题了……

    如果每天损失五百人,即便是英军往后有所准备打个对折两百多人,十天就是两千多人,时间一长这就是无法承担的天文数字。

    更重要的还是,德国人这种战术让英军有种有力无处使的感觉……坦克没法开进自己的雷区,大炮地毯式轰炸杀伤率太低,飞机就更起不了什么作用。

    而战场忌讳的就是面对敌人的战术己方毫无办法只能被动挨打,因为这会让全军都处在一种“德军无法战胜己方必败”的心理,简单的说也就是会影响士气。

    其实这战术的确没有什么好的应对方法,就像抗美援朝时期志愿军白天利用坑道打冷枪,晚上从坑道里爬出来偷袭美军,搞得美军不得安宁。

    又像对与越南作战时互相摸洞、炸壕……这其实已经可以说特种作战了。

    如果真要说有什么对策的话,那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对付特种作战的最好方法就是特种作战。

    蒙哥马利不愧是的名将,他很快就想到了这一点,于是就说道:“我们为什么不能也这么做呢?”

    “什么?”德甘冈不由瞪大了眼睛:“可是,将军,这要求士兵们能在白天潜伏一整天,我们没有这样的士兵!”

    “那就抓紧时间训练!”蒙哥马利有些生气的说道:“德国人能做到,我们的士兵为什么做不到?!”

    事实证明蒙哥马利的话是错的,德国人能做得到的英军不一定能做得到……

    德甘冈把训练计划往下一发布,英军官兵都吓坏了:

    “我不认为这有什么意义,将军!”

    “这简直就是把那些士兵派上去送死,国会是不会同意这种不人道的做法的!”

    “德国人疯了,不意味着我们也要跟他们一样成为疯子!”

    ……

    最后蒙哥马利只能妥协,因为这的确有点“不人道”,事情传回英国必然会引起轩然大波,到时蒙哥马利有可能会遭到像丘吉尔一样的质询。

    于是很自然的,这个重任就落到了澳大利亚及新西兰军队的肩上。

    澳、新两国其实是最容易被当作炮灰的,原因是他们的地位不上不下正好适中……

    英国人是上等人,当然不可能做这类又艰苦、又危险的任务。

    非洲、印度等殖民军是下等人,虽然可以做但他们因为文化、素质以及意愿方面的原因做不了……非洲军甚至想要教会他们把队排整齐都困难,更别说伪装然后趴在战场上一动不动一整天了。

    印度士兵或许可以做到,他们在“今世受苦来世享福”思想的熏陶下许多人的忍耐力是无法想像的。问题就在于他们的思想有一切随缘的成份。

    这与他们的宗教也有关,印度教宣扬人天生就分三六九等,高种姓注定是高种姓,低种姓一出生就是低种姓,所有的一切都是命里注定的。

    那么既然一切都是注定的,为什么又要约束自己呢?

    于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就像动物一样不考虑太多的事……这是印度人懒惰、找借口、撒谎、自大、不守时等种种坏习惯的原因之一。

    这种一切随缘的性格体现在军事上,就是他们有很糟糕的枪法,因为他们有种类似非洲人相信巫医的想法,认为能不能命中目标或是自己能不能在战场上生存下来都是命中注定而不是靠平时努力练习自己争取的。

    当然,除此之外跟他们的文化水平较低也有关系,他们不会去计算风偏量、提前量这些东西。

    所以,唯一能担任这“重任”的就只有澳、新两国的士兵。

    而做为二等公民的澳、新两军为了向主子表忠心则是欣然接受了这个任务,甚至还将此视为一种荣耀:放眼全军就只有澳、新两军能胜任,多有价值啊!

    其实这个价值前还应该加上两个字……“利用”。

    当然,澳、新两军训练出来的狙击手在战场上与德军狙击手不是同一级别的,这一方面是因为德军的K98K有更好的精度更适合打狙击,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德军接受的训练更专业、更全面。

    再加上澳、新两军还是仓促上阵,所以两军几乎是把所有德军狙击手在演习、训练时犯的错误都犯了一遍,在战场上常常被德军压着打。

    不过客观的说,这种做法还是有效的……狙击手有点像是地雷,质量再差的地雷往地上一埋都能起到阻滞作用,澳、新狙击手的情况也是一样,他们虽然素质不如德军,但只要伪装好往阵地里一藏,德军狙击手就不能放心的打。

    但德军的策略并没有这么简单。

    就在蒙哥马利对前线形势的好转暗松一口气的时候,德甘冈又送来一封电报,说道:“将军,昨晚我们一个仓库遭到偷袭,物资被洗劫一空!”

    “他们是怎么把那么多物资在我们眼皮底下搬走的?”蒙哥马利问。

    “他们没有搬走!”德甘冈回答:“这些物资被分给当地百姓了!”

    蒙哥马利不由愣了下,问:“然后呢?”

    他知道还有下文,如果仅仅只是这样的话这个问题根本就不值一提。

    “游击队越来越活跃了!”德甘冈说:“铁路频繁被炸,小股部队常常被袭,军兵被暗杀成级数上升……原本我们以为这不过是埃及地下组织乘火打劫,但这次偷袭仓库的行动十分专业,我们有理由相信他们是受到德国人的训练和支持!”

    于是蒙哥马利就明白了,他要面对的问题不仅仅是在战场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