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011章 受伤

    谁知李长生反应很快,两个保安一扑就撞在了一起,李长生却反而躲过了。

    “让他走,不用拦他。”席慕深快速的说道。

    我听出了他声音里罕见的焦急情绪。

    可李长生却不答应了,猛得一把拽住我的头发,将我硬生生的扯了回去。

    “该死!李长生,你还敢动手!”席慕深暴喝一声。

    “这个女人,是你很重要的人吧?”李长生咧着嘴,将刀又横到了我脖子上,冲席慕深说道。

    “什么意思?”席慕深沉着眉。

    “你这种冷血动物,从来没有对谁动容过,竟然会真的拿三百万出来赎人。”李长生一副吃定了席慕深的样子。

    “别挑战我的底线,拿了钱就乖乖把人放了,否则,你只会生不如死。”席慕深语气阴寒的说。

    李长生的话,让我将信将疑,我在席慕深心目中,难道真的还有一些份量?

    还是说,李长生是故意在诈席慕深,以便多要些钱?

    “我只是过来谈合同的,跟席总没有任何关系。”我赶忙说道。

    我从来没有在席氏集团出现过,而且也从来没在新闻媒体面前暴露过是席慕深的妻子,我所以有理由相信,李长生不可能知道我是席慕深的妻子。

    “你以为我傻?”李长生紧紧的拽住我,又喊了席慕深一句,“三百万肯定不够,我要三千万,而且马上安排我出国,我知道你能做到,否则,我就跟她一起死,让你后悔终生!”

    席慕深忽然笑了起来,“你以为我会让你一再的挑战我的底线?区区一个女人罢了,你认为我席慕深会缺女人?你想要动手,尽管动手,我没有功夫陪你玩。”

    李长生愣了下。

    我的眼泪,也跟着下来了,席慕深这话,我知道他说的是真的,这就是他最真实的想法。

    这一刻,我真的就想死在李长生的刀下,想看看席慕深,以后到底会不会后悔!

    我猛的抓住李长生的手臂,一口咬了下去。

    李长生吃痛,骂了声脏话,拿着刀子就捅我。

    可我已经心灰意冷,咬住他不放手。

    “混账!”席慕深朝李长生扑了过来,对着李长生挥舞拳头。

    之后的画面,我有些模糊,总之等回过神,李长生已经被抓住了,而席慕深坐在一张椅子上,脸色惨白,雪白的衬衫上,沾满了血。

    “慕深,慕深,你有没有事!”我紧张万分的扑在席慕深身旁,大声的问。

    “你呢,有没受伤?”席慕深没回答我,反过来问我。

    “没……”我根本来不及检查自己,只看到席慕深身上的血,一阵头晕目眩。

    不管他刚才说了多么伤人的话,可最终,他替我挡了刀,救了我。

    我们上了救护车之后,席慕深一直抓着我的手,我第一次感觉自己被席慕深需要,我一直扶着席慕深,到了医院,席慕深就被送进了手术室。

    我浑身冰冷的站在医院的走廊,我的脸上,和身上,都还有血渍,这些鲜血,都是从席慕深身上流出来的,触目惊心。

    “慕深怎么了?”

    “慕深现在怎么样了。”婆婆和方彤得到消息之后,两个人同时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看着方彤着急的样子,她应该是从片场出来的吧?脸上的妆还没有完全的擦掉。

    我摇摇头,冰冷的捏住手指道:“还在手术室,我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好端端的怎么会有挟持事件?”婆婆看着我,厉声道。

    我支支吾吾的将前因后果说了一遍之后,婆婆立刻甩了我一巴掌。

    我捂住脸,没有反抗。

    “慕清泠,你好样的,竟然敢瞒着我在外面工作?现在还要连累慕深?你这个扫把星,要是慕深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要你好看。”

    “阿姨,你别生气了,这件事情也不能够怪席太太。”方彤走到婆婆面前,安抚着婆婆,还体贴的帮我说话,我看了方彤一眼,在心中一阵冷嘲。

    方彤果然是混演艺圈的,演技就是精湛,任谁都会觉得,方彤大方得体吧?也难怪王兰会喜欢方彤,方彤真的是一个非常有手段,有心计的女人。

    婆婆坐在一边,不断的喘息,我不敢在说话,只能够僵着身体,靠在身后的墙壁上,盯着不远处的手术室,在心中默默祈祷着。

    很煎熬的等待,手术室的门被打开。

    医生从里面走出来,我立刻上前,却被婆婆挤到一边,方彤像是担忧丈夫的妻子一般,对着医生问道:“医生,慕深情况怎么样。”

    “皮外伤,经过包扎,休息一段时间,就没事了。”医生温和的说完,席慕深也随之被推了出来。

    我看到伤口已经被包扎的席慕深,就要上前。

    方彤却将我挤到一边,对我笑容满面道:“既然慕深没事,席太太你就先回去吧,这里有我照顾就可以了。”

    “这样太麻烦方小姐了,我毕竟还是慕深的妻子。”我可以加重了“妻子”两个字的语气。

    这一刻,我忽然有了一个强烈的念头,这个婚,我不想离了。

    就算离,席太太的位子,也不能是方彤来坐。

    我不能眼看着自己的爱的男人,一直以来奉如神明的男人,被一个这样龌蹉的狐狸精,玩弄于股掌之中。

    但是方彤却像是没有听懂一般,再度说道:“我相信慕深,希望在他身边的是我。”

    她的话,充满挑衅意味,我看了眼席慕深,他闭着眼在休息,仿佛不曾听到我跟方彤的争吵。

    我不想给他添堵,这只会让他的身体更糟糕,最终退了几步,扭头就走。

    我落寞的离开了医院,身上的血因为我一直没有时间洗掉,有些触目惊心,路过的行人纷纷向我侧目,我没有理会。

    我走出医院大门,刚想要去对面打车的时候,席木柏从车上下来。

    “堂嫂,公司的事,我听说了,你没事吧?”他很着急的问我。

    “没事。”我无力的摇头。

    可我内心充满了愧疚,如果不是我情绪崩溃,让场面失去控制,席慕深也许不会受伤。

    “没事就好,上车吧,我送你回家,你也需要休息。”席木柏笑起来的时候,特别的温暖。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