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013章 警告

    “什么?别告诉我你不知道,自从你嫁给我们席家,你弟弟每次都问慕深拿钱,我们席家也不是这么小气的人,几乎对你们家是有求必应了,你哥哥开服装厂,拉生意,都是打着我们席氏集团的旗号,现在你哥哥的衣服出了问题,竟然赖到我们席家的头上,果然是穷人,真是无孔不入。”

    “我再次给你最后的警告,你们家的那些破事要是敢烦我们席家,别怪我无情。”婆婆起身,对着我厉声之后,便离开了。

    我拿出手机,立刻给我妈妈打电话。

    妈妈在那边支支吾吾半天,才将事情告诉我。

    我听了之后,立刻对妈妈大叫道:“妈,你疯了吗?大哥的服装厂出事情了,凭什么赖到席氏集团身上?”

    “你那么大声干什么?你就是这么对自己的妈妈说话的吗?反正他们席家有钱,赔钱给对方就行了,我会劝劝你哥哥,将那批衣服停产的。”

    “你要是在这个样子纵容大哥,迟早会出事的。”

    “我怎么纵容你大哥了?你大哥做生意容易吗?你以为都像是你一样,当着阔太太那么轻松……”

    “啪。”妈妈不可理喻的话,让我没有办法听下去,我第一次,将妈妈的电话挂断了。

    我回房,拿出自己的设计图,开始设计衣服。

    过两天,公司就要举行一个设计展,我必须要将这个设计图赶出来。

    我画到了下午四点半,我才放下手中的画笔下楼煲汤,准备饭,虽然我已经放弃对席慕深的爱,可我现在还是席慕深的妻子,应该做一些妻子的本分。

    我去了医院的时候,席慕深正坐在床上,学长正在给席慕深报告工作。

    席慕深眉头紧皱,对着学长冷声道:“设计部的人都是饭桶吗?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好,你让上一次画设计图的人弄,她的作品顾客很满意。”

    “可是,上一次那个设计图,不是我们公司的。”

    “那是谁?花重金请到我们席氏集团。”席慕深沉下脸,命令道。

    我听了有些心慌,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咳嗽声。

    学长和席慕深两个人齐齐的看向了我,我尴尬的摸着后脑勺道:“我……给你送饭。”

    学长盯着我,我对着学长摇头,示意学长不要说出上一次的设计图是我画的。

    “我在去找那个人帮我们重新设计一份。”学长叹了一口气,便离开了。

    “拿过来。”我正看着自己的脚尖的时候,耳边传来了席慕深冷冽的像是金属一般的声音。

    我吓了一跳,立刻抬头,就看到席慕深满脸不耐烦的样子。

    我抿了抿唇,将饭盒放在桌上之后,对着席慕深说道:“今天给你弄得是乌鸡排骨汤,味道很不错,你尝尝看。”

    “你可以走了。”席慕深淡漠的抬头,睨了我一眼道。

    我的手忍不住微微一抖,我看着席慕深冷冽的眉眼,垂下眼睑,暗淡的便要离开,不想脚下打滑,我整个人都朝着席慕深扑过去,而席慕深反射性的伸出手,抱住了我。

    我们两个人,就顺势倒在床上,男上女下的姿势。

    “对……对不起。”我被男性滚烫灼热的气息吓到了,慌张的就要起来,谁知道,我的头发竟然勾住了席慕深胸口的扣子,我一动,就疼的抽气。

    “该死的,别动。”席慕深黑着脸,湿热的呼吸,从我耳边划过。

    我和席慕深离得很近很近,我不仅可以听到席慕深的心跳声,甚至可以感受到席慕深灼热而浑浊的呼吸。

    席慕深的身体贴着我,滚烫的就像是岩浆。

    他的脸颊,拂过我的脸颊,很热,我感觉大脑此刻正在充血的状态。

    “慕清泠,别以为我救你是因为爱,那天不管是谁,我都会这样,不要试图用一些卑劣的手段勾引我。”席慕深忽然推开我,冷冷的说。

    我听了席慕深的话之后,浑身一僵。

    原来,刚才这个意外,在席慕深看来,就是我蓄意的勾引?我能够说什么?应该什么都说不出来吧?

    我刚从席慕深的身上爬下来,就听到方彤带着些许颤抖的声音:“慕深,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我整理衣服的手指,忍不住微微抖了抖,。

    我仰头,就看到站在病房门口的方彤,她像是极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一般,但是女性的第六感告诉我,方彤刚才朝着我瞥过去的目光,带着些许的狰狞和恨意。

    我心下微凉,想着方彤的虚伪,我忍不住抬起下巴道:“方小姐这话说的真是有些好笑,我和慕深是夫妻,夫妻之间一些肢体的碰触不是很正常的吗?”

    “慕清泠,你胡说什么?”席慕深沉下脸,对着我不满的呵斥道。

    我看着方彤眼圈泛红的样子,真想要为方彤精湛的演技鼓掌,瞧瞧,这才是当红的演技,让我忍不住想要为她喝彩了。

    “你可以走了。”席慕深从病床上下来,搂着方彤,对着我目光犀利道。

    我捏住拳头,最终只能够黯然的离开了席慕深的病房。

    席慕深维护方彤,我能够有什么办法,他的心,不在我的身上,不管我说什么,说多少错多少。

    “等一下,我和席太太一起走吧,我想起刚才路过医院门口的时候,有卖山竹的,正好给你买一点。”在我的脚就要跨出席慕深病房的时候,方彤突然喊住我。

    我淡淡的回头,看着方彤巧笑盈盈的脸,沉默不语。

    我和方彤走到了医院的电梯门口,谁都没有说话。

    这一层是席慕深的专区,没有人会上来,所以这一层楼,都很安静。

    “慕清泠,你刚才在做什么?”方彤率先打破了我们之间的僵硬,她阴着脸,就连伪装都不想要伪装的拽住了我的手腕,目光阴狠的瞪着我说道。

    我看着方彤那张扭曲的脸,突然觉得,这个在外界评价是玉女影后的女人,其实那么的丑陋。

    我用力的甩开方彤的手,冷淡道:“方小姐这是在说什么,我有些听不明白。”

    “听不明白,我警告你,慕深是我的男人,你马上就要滚出席家了,别想要勾引慕深。”方彤眯起那双戴着美瞳的眼睛,走近我,对着我威胁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