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027章 为什么总是勾引我

    我听了妈妈的话之后,原本就胀痛的额头再度一阵刺痛。

    我抽了抽唇角,看着还想要给我洗脑的妈妈说道:“妈,我饿了。”

    “好好好,我们吃饭,吃完再聊。”

    我和妈妈进屋之后,就看到慕骁和慕辰两个人不知道在聊什么,看到我和妈妈进来之后,两个人又佯装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异常热情的招呼我。

    “清泠,你来了,快点,我们兄妹好久没有一起聊天了。”

    “就是,姐,我们也很久没有聊天了,今天一定要好好聊一下。”

    慕辰和慕骁两个人将我拉到了餐桌上,满脸笑意的看着我。

    我被两人突然热情的态度弄得一头雾水。

    妈妈将菜全部端出来之后,我们一家人便开始吃饭,吃到一半之后,妈妈给我夹了一只螃蟹,才进入正题道:“清泠,你弟弟被放出来之后,一时之间也找不到工作,你和你们老板说一下,让你弟弟在你们公司当保安,你觉得怎么样。”

    “妈,慕辰怎么会这么快被放出来?”我歪着脑袋,看着妈妈问道。

    慕辰偷了这么贵重的东西,法庭判了一年,现在慕辰就被放出来了,我自然是有些意外。

    “你弟弟表现好,监狱那边自然就不会为难你弟弟。”妈妈言辞闪烁了一下,朝着我说道。

    可是,我一点都不相信,慕辰怎么可能会表现好?纯属扯淡。

    “公司的招聘工作,我不负责,也没有权利干涉。”我喝了一口鱼汤,淡淡的说道。

    “怎么没有权利干涉?你和你们公司的老板不是很熟吗?让他安排你弟弟进去工作这种事情,不是非常容易的事情吗?”妈妈听了我的话之后,忍不住皱眉道。

    我听了妈妈的话,原本还有些开胃的心顿时没有了。

    我放下手中的碗,看着妈妈,沉声道:“妈,我只是一个员工,人家是老板,就算是在怎么熟,我也没有强人所难的习惯,我吃饱了,先回去。”

    “慕清泠,你他妈的这是什么态度,我可是你弟弟,难道这种事情你都不帮。”慕辰火大的一掌拍在桌上,巨大的声响也吓到了我。

    我看着一张脸扭曲成一团的慕辰,眉头微微一拧。

    “慕辰,你需要的是好好反省,社会上那么多工作,你可以慢慢找。”

    “我就想要去时光集团工作。”慕辰冷傲的抬起下巴,对着我冷笑道。

    “那么,你就凭自己的本事进去。”当时光集团的保安,也是要经过严格的审核的,不过关的自然会被淘汰。

    “你……”慕辰被我的话气的整张脸都红了,指着我,似乎说不出话来。

    慕骁也跟着起身,目光阴沉沉的看着我说道:“老妹,你太冷血了,你之前跟席慕深在一起的时候不帮我们这一家也就算了,现在你攀上另一根高枝,就想要将我们这些亲人甩掉吗、”

    慕骁的话让我觉得有些好笑。

    什么叫做我没有帮过这个家?

    慕骁的工厂经常面临经营不善的问题,还不是要靠我和席慕深说,还有,慕辰每次犯事赌博被人追债还不是让我拿钱?

    现在他们又看上了萧雅然的权利,我真的无话可说。

    :“我累了。”我推开椅子,淡淡的丢下三个字,便拿起自己的外套,原本就想要离开的,可是,妈妈却冲上来,一巴掌扇到我的脸上。

    我一下子被妈妈的巴掌打蒙了,只能够呆呆的看着满脸怒火的妈妈。

    “慕清泠,你还是不是我们慕家人,就这么一点小事求你你都这个样子,你是不是真的要气死我。”

    “妈,这不是小事,这是公司的任聘问题,我说了,我没有权利……”

    “别给我说那些狗屁的道理,你今天就给我一句话,你给不给你弟弟安排工作。”妈妈不耐烦的打断我的话,冷着脸问道。

    我捂住脸,沉默许久之后,看着妈妈说道:“我没有办法,他要是真的想要进时光集团,就凭自己的本事。”

    “我就知道,生了你这个女儿还不如没有生,既然你这个样子,我们也不会在愧疚了,慕清泠,你给我听清楚了,以后你的事情,我也不想要过问,你现在给我滚出慕家。”

    妈妈的话说的有些严重,让我浑身冰冷。

    我没有想到,仅仅只是因为这么一件事情,妈妈竟然会狠心的将我赶出家?

    “还不滚?”慕骁见我愣住了,上前扯着我的手臂,强行的将我赶出了慕家。

    “以后别回来了,看到你就厌烦,一点利用价值都没有。”慕骁将我赶出家门的时候,还不屑的朝着地上吐了一口的口水。

    铁门被关上,我一个人被关在外面,寒冽的风,从我身边的位置划过,特别的冷,冷若冰霜。

    我僵着手掌,自嘲的勾起唇瓣,一步步的离开了慕家。

    就像是慕骁说的那个样子,我慕清泠在慕家的位置,只能够用有没有利用价值来横梁。

    我的身体被冻僵了,刚才大衣没有拿出来,我现在就穿着一件薄薄的毛衣,冷的我一直在发抖。

    我想要给萧雅然打电话,但是我想起,我的衣服在慕家,手机还在大衣的口袋里,我就算是想要打电话都无能为力,钱包也还在上衣口袋,连坐车都没有办法。

    我搓着冷冰冰的手臂,踩着咯吱咯吱的雪花,笑得异常悲凉。

    “慕清泠,你该死的怎么穿这么少。”正当我冻得已经麻木不仁的时候,一道咆哮从我背后的位置传来。

    我僵着脖子,缓慢的回头,就看到穿着一件黑色大衣,面色冷峻的席慕深,大步朝着我走进。

    我呼出一口冷气,还没有反应过来,身体已经被席慕深紧紧的抱住了。

    “谁让你傻逼傻逼的站在这里吹冷风的?”席慕深的声音透着些许的奸邪和冷酷,甚至还有隐隐的暴怒。

    我有些不知所措的推着席慕深厚实的胸膛,想要将席慕深的身体推开。

    但是席慕深却越发用力的扣住我的腰身,强行拉着我上了他停在路口的车子。

    “穿上。”车上的空调很温暖,但是因为我在外面冻了太久了,身体止不住的打哆嗦。

    席慕深将自己身上的外套扔给我,自己穿着一件羊毛衫背心,面色冷峻道。

    他的衣服,还带着一股温暖的气息,从我脸颊上划过的时候,让我的眼睑忍不住充斥着一股浅浅的泪水。

    我抱住席慕深的衣服,对着席慕深道谢道:“谢谢。”

    “为什么一个人站在马路上?你的衣服呢?”席慕深启动车子,侧头对着我问道。

    我没有说话,也不可能告诉席慕深我是被慕家的人赶出来的。

    车上慢慢的响起一阵阵清浅的音乐声,听着那些音乐的声音,我忍不住有一种昏昏欲睡的错觉。

    许久之后,我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人抱住了,很温暖的感觉,让我忍不住想要沉溺在其中。

    “慕清泠……为什么总是要勾引我……”

    什么勾引?我才没有勾引任何人。

    我努力的想要睁开眼睛,对着来人反驳。

    可是,眼皮像是有千斤重一般,不管怎么努力,都没有办法睁开。

    我感觉嘴巴有些凉凉的,特别的温润。

    我忍不住舔了舔,耳边传来一道急促而浑浊的呼吸声。

    我被这个呼吸声,弄得耳根有些滚烫滚烫的。

    许久之后,我才听到一声平缓似无奈的低喃声,在我脖子的附近慢慢的响起。

    “慕清泠……我喜欢上你了……怎么办?”

    谁?喜欢上我了?

    ……

    “呼呼。”一阵阵的冷风,似乎从窗子外面不断狂奔,我感觉玻璃都在此刻发出哗啦啦的声音,特别的渗人。

    我醒来的时候,不在自己租的小房子里,而是在一间精致优雅的房间里。

    这里的格调,莫名的让我有些陌生。

    我揉着眼睛,从床上起来,无意中看到了正前方的一个相框。

    我走进去,看到了相框中的两个人,不由得惊讶的瞪大眼睛。

    照片上是一对少男少女,少年看起来也就是十二三岁的样子,而少女则是八九岁的样子,看起来精致漂亮。

    他们两个人互相抱在一起的样子,特别的好看,尤其是少年脸上温暖的微笑,更是醉人。

    而这个少年,我非常熟悉,这是席慕深在十多岁的样子,那个时候的席慕深,很温和。

    但是,旁边的女孩……我有些眼熟?

    是方彤吗?

    我盯着方彤脖子上的项链,项链是一个细细的链条,中间是一个祖母绿的吊坠,这个吊坠一看就非常的昂贵,这个链子或许值不了几个钱,但是这个吊坠一看就价值不菲。

    可是,为什么我感觉这么熟悉?

    我用手,轻轻的摸着方彤脖子上的项链,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但是我却想不起来究竟在什么地方见过。

    “你在干什么?”或许是我想的太出神了,就连席慕深出现在我的背后都不知道。

    我被席慕深突然的声音吓到了,手中的照片也掉在地上,相框被摔碎了,我不知所措的低头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我蹲下身体,就要将地上的照片捡起来,却被席慕深一把推开。

    席慕深的力气很大,差一点将我推倒在地上。

    我倒吸一口气,好不容易扶住了身边的椅子才稳住了身形,看着满脸怒火的席慕深,我忍不住舔着嘴巴,不敢说话。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