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033章 慕清泠就是我的妻子

    我睡了一觉,感觉精神更好之后,刚拉开卧室门,就听到客厅里传来了席慕深低沉温和的声音。

    我站在门口,看着依靠在窗子边上的席慕深,他拿着一个打火机在玩,一只手拿着电话,身姿挺拔,原本冷硬的线条,因为他温和的语气,柔和了不少。

    电话那边是谁,答案一目了然。

    我压下心中涌动着的那股刺痛,刻意忽视这种疼痛。

    我原本想要偷偷的离开,却在挪动了一个步子之后,被一道暗沉幽深的目光锁定了步子。

    我顿时僵住了,慢慢的回头,便看到席慕深拿着手机,面色晦暗不明的看着我。

    “那,我在京城等你回来,你一定要快点回来。”整个房间变得异常安静,安静到我可以听到电话那边方彤娇媚温柔的声音。

    我在心中嗤笑一声,眼中带着挑衅和嘲讽的看着席慕深。

    席慕深将电话合上,大步朝着我走进,拉着我的手,朝着门口走去。

    “喂,你干什么?”我被席慕深突然的动作刺激到了,忍不住甩手想要将他的手甩开。

    但是席慕深的力气很大,紧紧的抓住我,就是不肯松手。

    “我饿了,吃饭。”席慕深淡漠的吐出五个字,也不管我答不答应,就拉着我拉开房门。

    谁知道,刚走出去,就撞到了前来找我的萧雅然。

    我顿时僵住了,萧雅然起初有些惊讶,可是很快便回过神,俊逸的脸上依旧带着体贴和优雅绅士的微笑道:“慕深,你怎么会来巴黎的?而且……还是从清泠的房间出来?”

    萧雅然说完,用一种意味深长的目光扫了我一眼。

    我回神,甩手道:“雅然,你不要误会,我……”

    “慕清泠是我的妻子,我从她的房间出来,有什么不对吗?”

    “妻子?慕深,你是不是忘记了?你和慕清泠早就已经离婚了,慕清泠也不是你席慕深的妻子。”萧雅然脸上虽然带着微笑,但是眼神却变得无比犀利。

    我一时之间,被这个样子的萧雅然吓到了。

    在我的记忆中,萧雅然是一个温润如玉的谦谦公子,何时有过这种锐利的表情。

    在我愣神的瞬间,席慕深已经用力的拽住我的手腕,将我搂紧,嗤笑道:“那又如何?慕清泠就是我的妻子,怎么?你有意见。”

    席慕深无赖的话,让我的额头猛地一突。

    我奋力的挣开席慕深的怀抱,沉下脸道:“席慕深,你够了,我既然说了,不会揭发方彤做的事情,我慕清泠说到做到,你没有必要做出这种事情。”

    “慕清泠。”席慕深似乎被我的话气到了,一双黝黑的眼眸,闪烁着些许异常骇人的寒气。

    我无所畏惧的抬头,看着席慕深恐怖的眼神,淡漠道:“你可以走了,我和雅然要去吃饭。”

    “你敢。”席慕深听我要和萧雅然去吃饭,顿时像是抓住出轨妻子的丈夫一般,目光变得异常阴沉。

    我冷嘲的看了席慕深一眼,没有理会席慕深的话,抱住萧雅然的手臂,故意在席慕深的面前做出亲密的动作:“雅然,不要理他,我看他今天估计是出门忘记吃药了,我们去餐厅吃饭吧。”

    “席总,我和清泠先走了。”萧雅然看了席慕深一眼,目光幽冷道。

    “萧雅然,我警告过你,不要靠近慕清泠。”我和萧雅然走了没有两步,背后就传来了席慕深异常阴暗低沉的声音。

    我的心中升起一股的疑惑。

    萧雅然不是说自己是席慕深的大学同学吗?为什么席慕深和萧雅然两人的关系,好像是……非常微妙的样子?

    两人不像是同学,反而像是仇人一般。

    “怎么?你着急了?”

    萧雅然回头,说着我听不懂的话。

    我也跟着回头,见席慕深目光冰冷而古怪的凝视着萧雅然。

    “我们之间的事情,和慕清泠没有关系。”

    “你想多了,我只是单纯的喜欢慕清泠,而且……我正在追慕清泠,席总难道连慕清泠的感情生活都想要涉足?你想要以什么身份涉足?我劝你还是好好的守在你心爱的方彤身上,免得让她再度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女人嫉妒起来,可是非常可怕的。”

    萧雅然说着意味深长的话,朝着席慕深扫了一眼,便拉着我大步离开。

    我和萧雅然走进了酒店的电梯,当电梯门慢慢的关上之后,我看到了席慕深佝偻着背,凌乱的刘海隐藏起席慕深的表情,但是,我却可以看到,席慕深孤寂的表情。

    孤寂?为什么我会想到这个词?

    或许是我看错了吧?席慕深那个高高在上的男人,怎么可能会露出这种孤寂的表情?

    我自嘲的勾唇,低敛眉头,轻轻的摸着自己的肚子。

    “还喜欢席慕深吗?”淡淡而喑哑的声音,在我的头顶响起。

    我摸着肚子的手,不由得微微一顿。

    我没有回答萧雅然的话,因为我没有办法回答。

    一次次的伤害,却不足以让我彻底的心死。

    看到席慕深露出那种近乎落寞孤独的表情的一瞬间,原本竖起的壁垒,仿佛塌陷了一般。

    “慕清泠,你究竟要受几次伤,才会满意呢?”萧雅然轻轻的搂着我,将下巴抵在我的额头上道。

    我没有推开萧雅然的身体,只是因为我现在真的很想要找一个肩膀靠一下。

    “雅然,我爱了席慕深十五年,他从未正眼看过我一眼,但是可笑的是,我和他离婚之后,他却惊颤刚出现在我的面前。”我抬头,看着萧雅然温润的下巴,笑得异常酸涩道。

    萧雅然用一种悲悯的目光看着我,手指一下一下的摸着我的头发,像是哥哥一般。

    我从未体会过的感觉。

    很温暖,像是家的温暖。

    我记得爸爸在的时候,爸爸是最疼我的,那个时候,慕辰和慕骁还非常羡慕,经常找我麻烦,小时候他们做了什么坏事,都是我来背,然后妈妈打的是我,骂的也是我。

    我一直再想,妈妈不喜欢我,究竟是因为我是一个女儿,还是因为我就是这么不讨喜。

    “别哭,我在这里。”萧雅然低下头,温和的气息拂过我的脸颊。

    我忍住了眼眶中奔涌的泪水,轻轻的推开萧雅然的身体,苦笑道:“让你见笑了,我刚才……只是一时感触罢了。”

    “永远不要和我说对不起。”萧雅然目光灼灼的看着我说道。

    我看着萧雅然俊逸温和的脸,没有说话了。

    萧雅然很好,很温柔,也很体贴,他可以说是男人中最完美的存在。

    有良好的家世背景,有优雅温和的气质,待人处事也非常的有礼貌。

    可是……我就是没有心动的感觉,有的仅仅只是愧疚罢了。

    ……

    我和萧雅然用餐之后,萧雅然原本你想要带我去巴黎的街道上逛一下的,但是我有些累,也不想要逛街。

    怀孕之后,我整个人都疲惫不堪,胃口也不是很好,还要瞒着所有人自己怀孕的事情。

    我回到自己的套房,看着空荡荡的门口,脑海中不自主的就会闪现出席慕深的影子。

    席慕深已经离开了吧?

    我舔着嘴唇,拿出房卡,刷了一下,便走进了套房里。

    里面很安静,摆设还是我离开时候的一样,我说不清楚自己此刻的感觉究竟是什么样的。

    或许是失落,也或许是……

    庆幸吧?

    我揉了揉难受的太阳穴,拿起浴袍,便走进了浴室。

    刚洗完澡出来,就听到了放在客厅的手机响了。

    我走到桌子面前,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眼眸略微一暗。

    电话跳动的名字是“方彤。”

    “慕清泠,慕深是不是在你这里。”犹豫许久之后,我还是接了方彤的电话,谁知道,方彤劈头盖脸就像是审问犯人一样的审问我。

    在我的面前,方彤是连装都懒得装了,正好,我也不想要和方彤虚以委蛇。

    我坐在沙发上,手指摸着肚子,嘲讽掀唇道:“方小姐说的话真是让我不解,你要找席慕深,为什么找到我的电话了。”

    “不要和我装,慕深说公司有些事情需要去巴黎,你正好在巴黎参加设计大赛,你肯定会不遗余力的勾引慕深,慕清泠,你和慕深已经离婚了,他的妻子马上就是我,我不允许你勾引慕深,听明白没有。”

    方彤义正言辞的对着我威胁道。

    听到方彤这么说,我不由得冷下脸。

    “我就算是要勾引席慕深又怎么样?哦,忘记告诉你了,我在来巴黎的前一天,刚和席慕深上床了,可不是我主动的,是席慕深主动爬上我的床的,看来方小姐在床上没有侍候好席慕深。”

    “慕清泠,你说什么?你给我在说一遍。”

    我就是故意挑衅方彤的,没有想到,方彤竟然这么经不住挑衅,在电话那边,只怕已经按耐不住要炸毛了。

    我掏了掏耳朵,换了一个姿势,目光微冷道:“我说了什么,你只要是耳朵没毛病应该听到了,方彤,我警告你,不要在做那些事情,要不然,我也不会对你客气。”

    “慕清泠你这个贱人,你给我听清楚,你要是敢勾引慕深,我绝对要你好看,听到没有……”

    “啪。”方彤失去优雅的咆哮,被我挂断了,我将手机扔到桌上,目光泛着寒气的盯着窗外。

    这一次,我是给席慕深面子,最后一次给席慕深面子。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