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047章 反正不会是席先生的孩子

    不管是谁,请你救救我的孩子,一定要救救我的孩子。

    医生安抚着我的情绪说一定会救我的孩子,我才放心下来,因为一路的担心和颠簸,我很快便昏死了过去。

    等我醒来,已经结束了,我躺在病房里,一片苍白色,我有些恐慌的摸着肚子就要起身。

    一双温柔的手按住了我想要起身的身体。

    “清泠,你不要这么激动,你这一次差一点就小产了。”

    差一点……

    “雅然……孩子……没事……对不对?”我用了很大的力气,嘶哑着嗓子朝着萧雅然问道。

    萧雅然温柔的看着我,轻轻的摸着我的脸说道:“孩子没事,别怕孩子没事。”

    孩子没事……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我忍不住流出眼泪,或许是心中过于压抑,在顷刻间,就像是打开了水龙头一般,没有办法关闭。

    “别哭了,哭多了多眼睛不好。”萧雅然坐在一边,见我哭的这么伤心,忍不住伸出手,轻轻的安抚着我说道。

    “雅然,对不起。”我抬起头,看着萧雅然,红着眼睛道。

    这一次,因为我的关系,让整个时光集团都蒙上污点,一切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的话,时光集团就不会这个样子了。

    萧雅然看着我,摇头道:“傻瓜,说什么对不起?而且这一次的事情,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不,有关系的,是我太蠢了,今天开始,我不会这么蠢了,绝对不会这么蠢了。”

    萧雅然目光深沉的看了我许久之后,让我好好休息。

    我躺在床上,睁着一双眼睛,却怎么都睡不着了。

    萧雅然出去给我做饭了,他说这一次时光集团被剔除了名字,赢了的是席氏集团。

    听萧雅然这个样子说,我心中越发的愧疚,我总是觉得,时光集团会变成这个样子,都是我的错。

    我信了席慕深,但是席慕深却在我心窝处狠狠的刺了一刀。

    这种愚蠢的举动,以后我再也不会在犯了,也绝对不会在犯这种错误了。

    我闭上了眼睛,轻轻的摸着自己的肚子。

    今天的教训,实在是有些深刻,深刻到,我不得不反省自己的天真。

    ……

    “慕清泠,被人冤枉的滋味怎么样、”我迷迷糊糊的睡着之后,听到有人进来,我以为是萧雅然,也就没有注意。

    谁知道,却听到方彤有些得意的声音。

    听到方彤的声音,我的心口处弥漫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愤怒。

    我睁开眼睛,目光冰冷的看着得意洋洋的方彤。

    方彤见我睁开眼睛,笑靥如花道:“我说过,不许靠近席慕深,但是你怎么都不听,怎么现在知道厉害了?你以为,慕深会为了你伤害我吗?别妄想了,对于他来说,你就是一个低贱的妓子罢了,自己送上门罢了。”

    “方彤,你就不怕我会杀了你吗?”我从床上起来,冷着脸道。

    “我好怕啊?有本事你就动手啊?现在谁不知道你慕清泠心狠手辣?还恬不知耻的抄袭别人的作品。”

    “慕清泠,我就是要让你混不下去,谁让你这么不自量力的想要和我作对,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方彤俯身,靠近我的身体,对着我阴森森道。

    我看着眼前的方彤,她的脸原本很好看,却因为此刻的扭曲和狰狞,显得异常丑陋不堪。

    我伸出手,一巴掌扇到方彤的脸上,方彤一下子被我打蒙了,一时之间没有回过神。

    “慕清泠,你这个贱人敢打我。”方彤摸着被打的脸,眼底满是阴毒和愤怒,她张牙舞爪的就要朝着我扑过来的时候,我抬起脚,一脚踹到了方彤的腹部。

    方彤一下子被我踹到地上,一时之间也没有办法爬起来。

    我看着方彤狼狈的样子,吹了吹自己的手指头,冷漠道:“怎么?现在不假装怀孕了?你可以在自己下面垫点血,然后放声大叫,说我杀了你的孩子,这个样子,我慕清泠蛇蝎心肠的名声,不是坐实了吗?”

    “慕清泠,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别以为你在我的手中能够讨到什么便宜,我告诉你,有我一天在,你就别想要接近席慕深,我会让你不得好死。”方彤从地上爬起来,对着我低吼道。

    我看着方彤扭曲的脸,笑了笑,双腿交叠道:“哦?是吗?让我不得好死,我等着看,你究竟要怎么让我不得好死。”

    其实我有些好奇,方彤为什么处处针对我,甚至是想要我的命?

    难不成方彤的心眼比针还要小?看不惯靠近席慕深的任何一个女人、

    如果真是这个样子,方彤这个女人,还真是可怕可悲。

    “你这个贱人,我要你死,要你死无葬身之地。”方彤似乎被我的话刺激到了,什么都顾不上,便朝着我整个人都扑过来。

    我看着方彤的举动,眉心微微皱了皱。

    方彤的手指就要朝着我的脸上划过去的时候,我一把抓住了方彤的手腕,用力一掰。

    “嘎吱。”

    “啊。”我用了很大的力气,这一次要给方彤好看,方彤发出一声惨叫声,看着被我掰的脱臼的手臂,五官扭曲道。

    “你以为,我慕清泠是任由你们欺负的人吗?方彤,我说过,不要惹我,现在就算是席慕深在这里,我也不会对你手下留情。”

    我冷笑的看着方彤扭曲的脸,一脚将方彤踢到地上。

    “方彤。”方彤被我打得爬不起来,浑身狼狈,却看着我,露出诡异的微笑。

    我看着方彤脸上的诡异,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却一时之间想不起来。

    直到我的病房门被人一脚踢开,我看到了从外面冲进来的席慕深。

    席慕深在看到趴在地上,狼狈不堪的方彤之后,那张俊美的脸上蒙上一层寒冰。

    他回头,目光阴凉而恐怖的盯着我。

    我总算是知道,方彤刚才看着我的时候,为什么会露出那种微笑了。

    原本,方彤是已经通知了席慕深过来吗?

    方彤这个女人,果然是非常有心计,她就是要让席慕深看到我是多么的恃强凌弱,她是多么的柔弱无骨。

    既然这个样子,我成全她。

    我抬起下巴,冷笑道:“席总这是什么眼神?嗯?”

    “慕清泠,你敢打她?”席慕深抱着方彤,声音冰冷道。

    我看着席慕深那张脸,便想到了昨晚上他抱着我,说着那么温柔缱绻的语调,可是此刻,他却用一种冷漠甚至是厌恶的声调和我说话。

    我觉得有些好笑,忍不住仰头笑了起来。

    我笑得有些夸张,连眼泪都笑出来了。

    席慕深和方彤两个人都看着我,尤其是方彤,在看到我笑得这么夸张的时候,双手不由得用力的抓住了席慕深的手臂。

    “席总说的话让我觉得非常好笑,方彤算是什么东西?我凭什么不敢打她。”笑完之后,我才抚弄着自己胸前的发辫,朝着席慕深冷嘲道。

    席慕深绷紧一张俊脸,目光犀利的盯着我。

    方彤则是柔弱无骨的靠在席慕深的怀里,委屈道:“慕深,慕清泠这个女人,实在是太放肆了,将我的手给弄得脱臼了。”

    听着方彤佯装柔弱的话,我嗤笑道:“是我弄的脱臼的,怎么样?席总你不好好管好你家的小野鸡,还让她跑到我的面前耀武扬威的,这不是存心讨打吗?看来席总没有在床上满足你家的小野鸡,才会让她发狂,像个发情的母狗一般,到处咬人。”

    “慕清泠。”席慕深似乎被我的话气到,眼眸再度冷了几分。

    方彤瞪着我,活像是要将我生吞一般。

    “怎么?难道我说错了?在我还是席太太的时候,就有人恬不知耻的大着肚子找我这个正室逼宫,现在的小三,都这么猖狂的吗?席总你的品味,真是够独特的,说不定帮人养了野种还不知道呢。”

    “慕清泠,你这个贱人,你说什么?你敢污蔑我。”方彤像是疯了一般,在席慕深的怀里张牙舞爪,对着我低吼道。

    我掏了掏耳朵,换了一个姿势坐在床上,佯装惊讶道:“污蔑?我从来不污蔑任何人,方小姐火气这么大,看来席总能力不行,没办法满足你?不如我给你介绍几个男人?保证让你欲仙欲死。”

    “啪。”我的脸上被席慕深重重的挥了一巴掌,席慕深将我打在床上,我抱住肚子,抬起头,反手给了席慕深一巴掌。

    “席总有什么资格打我?难道就因为你有钱。”

    “慕深?慕清泠你这个女人,真的是疯了,你敢打他。”方彤见席慕深被我打了,尖叫道。

    “滚。”我冷冷的看着方彤,指着门口,对着席慕深低吼道。

    我现在不想要看到这对狗男女。

    看到我就想要反胃。

    “慕清泠,你这个贱人,你自己还不是在没有离婚之前和别的男人有了孩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怀孕了,对不对?”

    方彤咬牙,满脸愤怒的朝着我说道。

    我怀孕的事情迟早都没有办法瞒住的,听到方彤的低吼,我只是抬起下巴,看着席慕深变得恐怖的眼睛,讥讽道:“席先生都知道在外面养小三,还名目长大的带着大着肚子的小三进门,我自然也不能够落后。”

    “慕清泠……你真的……怀孕了?谁的孩子?”席慕深阴着脸,声音阴冷的逼视着我说道。

    “反正不会是席先生你的孩子。”我冷笑了一声,看着席慕深带着怒意的眼眸。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