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051章 我凭什么给你开门

    我被席慕深的话,弄得整个身体都一冷。

    双腿差一点就软了。

    我努力的维持着自己的理智,咬牙的看了席慕深一眼,扯动着嘴角,挑眉道:“席总真是爱开玩笑。”

    “慕清泠,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我的。”席慕深显然是不想要和我在这个样子打哈哈下去了。

    他一个健步上前,扣住了我的肩膀,眼神阴沉的盯着我的脸,对着我冷冷道。

    我被席慕深用力的抓住了肩膀,有些疼,我忍不住微微蹙眉,沉下脸道:“席慕深,松手。”

    “告诉我,这个孩子是不是我的。”

    “席总的妄想症似乎有些严重,我们在离婚之前,就没有上过床,哪里来的孩子?需要我告诉你吗?我的孩子,已经快三个月了,在离婚之前就有了,你觉得孩子会是你的吗?”

    那天天台发生的事情,席慕深根本就已经不记得了,我也没有这个兴趣让席慕深响起那天发生的事情。

    席慕深显然是被我的话震惊到了,他的身体,不由得趔趄的后退了一步,随后,睁着那双猩红的眼眸,对着我严厉的咆哮道:“慕清泠,你他妈的敢给我戴绿帽。”

    “彼此彼此,你给我戴的绿帽还会少吗?”我冷冷的看着席慕深,面无表情道。

    席慕深红着眼睛,一副吓人的样子,我甚至怀疑,说不定下一秒,席慕深就会突然朝着我扑过来,张开嘴巴,用尖锐的牙齿,将我的脖子给咬断。

    可是……席慕深只是目光阴冷的盯着我看了许久之后,转身离开了这里。

    我看着席慕深冷峻的背影,浑身的力气,在这一刻,像是被抽干了一般。

    我坐在地上,看着头顶的天空,露出一抹苦笑。

    “宝宝,你会怪妈妈吗、”

    没有将告诉席慕深,孩子是他?

    宝宝会怪我吗?

    天色有些暗沉,仿佛随时都会下雨的样子,我撑着身体,打开门,洗完澡之后,便睡着了。

    半夜的时候,下起了大雨,那些雨滴,一直在敲打着我的窗子,让我整个身体都不由得一阵倏然绷紧。

    我被这个下雨的声音吵得半夜睡不着了。

    我在床上翻来覆去,轻轻的摸着肚子,平复了许久之后,我才从床上坐起来,离开房间,出去喝水。

    这个时候,门口传来一阵断断续续的敲门声,起初,我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也没有想要去理会。

    但是,这个敲门声越来越大,让我忍不住皱眉。

    我不耐烦的放下手中的杯子,走到门口,从猫眼看过去,就看到一个模糊的黑影,淋着大雨,靠在门边,一直在敲门。

    我还以为是哪个喝醉酒的醉汉,就想要离开,但是那个人似乎感觉得我的目光一般,突然抬起头,我才看清楚了,那张脸,是席慕深?

    为什么席慕深又来了?他在下午给了我那种目光之后,我还以为席慕深已经离开了?没有想到,竟然再度出现了?

    他究竟是想要做什么?

    我黑着脸,没有理会门口的席慕深。

    不管席慕深想要做什么,都和我无关。

    在巴黎那次之后,我对席慕深是彻底的心死了,也不会对席慕深抱着任何的幻想。

    我重新回到了房间睡觉,刚关上灯,手机却在这个时候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有些吵闹的铃声,让我有些睡不着了,我按压了一下眉心的位置,被这个断断续续的敲门声,弄得异常烦躁,偏偏手机铃声也在这里一直响,更是让我的心情压抑暴躁到了极点。

    最终,在手机响了十多次之后,我再也没有办法当做是没有听到了。

    我打开灯,从床上下来,走到了桌子边上,拿起手机,气冲冲的朝着电话那边低吼道:“不管你是谁,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觉。”

    “慕清泠。”我吼完之后,电话那边,传来了席慕深低沉而带着质感的声音。

    我的脑子似乎有一根弦,在此刻,倏然崩落了。

    我靠在墙壁上,手一下下摸着已经微微隆起的腹部,冷淡道:“席慕深,你究竟想要做什么?这里可不是巴黎,也没有什么设计大赛,我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让你利用了。”

    为了踩着我,不让我得到设计大赛的冠军,可以想出这么卑鄙的手段,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赞美席慕深的心狠手辣。

    “慕清泠,开门。”席慕深仿佛没有听到我说的话一般,只是朝着我喑哑的命令道。

    “我凭什么要给你开门,开你妹啊,再敢吵我,我就报警,说你性骚扰。”我火大的对着电话乱发了一通脾气之后,便将电话重重的关上。

    手机再度响起,我抽着嘴角,将电池扣下来,便扔到了一边。

    这一下,我看你怎么叫我开门。

    谁知道,我刚睡了没有多久,门再度的被人敲响了。

    而这一次,比刚才还要的急促。

    我被这个声音吵得根本就没有办法睡觉了,我拉过一边的被子,将自己整个人都包裹起来,此刻的我,就像是一只蚕蛹一般。

    但是,我翻来覆去,最终还是没有办法睡着,没有办法,我只好从床上起来,穿上衣服,打算和席慕深说清楚。

    要是席慕深一整晚都是这个样子在这里敲门,我是真的没有办法在睡觉了。

    当我拉开门的时候,席慕深就坐在我家的门口,他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淋湿了,整个人都看起来异常的狼狈不堪。

    我看着坐在我家门口的席慕深,抿着唇瓣,皱眉冷哼道:“席慕深,你又想要玩什么把戏?”

    “慕清泠”……席慕深扭头,苍白的俊脸上,满是雨水,让原本就显得有些凌乱狂肆的五官,看起来越发的狂野。

    我看着席慕深,将手撑在门上,就是不肯让席慕深进来。

    “席慕深,你想要怎么样,今天我们就说清楚。”我盯着席慕深,不悦道。

    席慕深摇摇晃晃的走进我,身上那股湿气,冲击着我的鼻子。

    他伸出手,推开了我的身体,将门也推开了,我惊呼一声想要将席慕深赶出去,却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席慕深已经径自的走进了我家。

    我看着席慕深这么明目张胆的走进我进,克制不住内心的暴脾气,对着席慕深咆哮道:“席慕深,你他妈的不要过分,给我滚出去。”

    “慕清泠……我难受。”席慕深却突然用一种异常脆弱的目光看着我,我被席慕深突然的脆弱有些被吓到了,还没有回过神,席慕深整个人已经坐在了地板上。

    我看着席慕深病恹恹的样子,忍不住用脚尖踢着席慕深的身体说道:“喂,席慕深,你怎么了?”

    席慕深突然伸出手,将我抱在怀里,我吓了一跳,反射性的就要将席慕深推开,谁知道,席慕深都胡搜,竟然放在我的肚子上。

    我以为席慕深要伤害我肚子里的孩子,谁知道,席慕深知道将手放在我的肚子里,自言自语道:“别人的孩子……也没有关系……只要是你的孩子就可以……慕清泠……不要不喜欢我……”

    “神经病,松手。”听到席慕深自言自语的话,我多少有些感触。

    但是,我不可以听信席慕深的话,席慕深很会演戏,比如在巴黎的那些时间,就演的非常好,几乎可以成为一个影帝了。

    “慕清泠,慕清泠。”

    席慕深根本就不松开我的身体,只是靠在我的耳边,不断的重复着叫我的名字。

    我被席慕深这个举动,气的不行,却没有办法将席慕深彻底的推开。

    直到……席慕深昏倒在我的身上,我才从席慕深的怀里爬出来。

    我坐了一个深呼吸的动作,看着将我家的地板都弄得湿了一片的席慕深,忍不住用脚尖用力的踹着席慕深的身体。

    “起来,不要给我装死,别以为你这个样子做,我就会原谅你,席慕深,你以为我慕清泠真的是从出生就不带脑子的吗?”

    面对着我的低吼,席慕深一个字都没有发,他突然浑身颤抖的抱住身体,看起来就像是瑟瑟发抖的小动物一般。

    我看着这个样子的席慕深,心脏的部位,难以言喻的划过一抹涩然的感觉。

    我抿着嘴唇,强迫自己硬下心肠,继续用脚踢着席慕深。

    “席慕深,给我起来,滚出我家,听到没有。”

    我不会在对席慕深有一丝一毫的怜惜,因为席慕深根本就不配,不配得到我的怜惜。

    席慕深就是一个豺狼,我现在对他怜惜,他还会像是巴黎那一次一样,想我吃掉,连骨头都不会剩下的。

    “淅淅沥沥。”窗外的雨下的很大,听起来有些恐怖的样子。

    我有些烦躁的在客厅走来走去。

    席慕深好像是发高烧了,整个人都缩成了一团,这个样子的席慕深,哪里还有之前那个高高在上,运筹帷幄的席氏集团的总裁样子?

    现在的席慕深,更像是一个可怜虫。

    我咬咬唇,无奈之下,只好将席慕深拖到我的房间,将他身上的衣服扔到浴室里,见他浑身冰冷,打了一盆温水,给席慕深擦身体。

    谁知道,我在擦到他下身位置的时候,他竟然……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