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069章 承认我的身份

    席慕深眯了眯眼睛,异常认真的盯着我看了许久。

    我的后背一片的濡湿,大概是刚才被席慕深吓到的。

    毕竟我从他的书房将那么重要的文件弄出来,席慕深现在肯定是心情很不爽吧。

    “吃饭吧。”我盯着自己的脚尖看了许久之后,席慕深才沉声的朝着我说道。

    我忍不住松了一口气,只差坐在地上喘息了。

    佣人将饭菜端上去之后,席慕深便抱着我吃饭。

    他最近很喜欢抱着我吃饭,这种像是小孩子一样的行动,让我莫名的有些心动。

    “慕清泠,不管你要做什么事情,我都不会恨你。”

    在吃到一半的时候,席慕深突然对我这个样子说。

    我被席慕深的话吓到了,差一点噎住了。

    我怔怔的看着席慕深俊美深沉的脸,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席慕深安静的看了我许久之后,才低下头,亲吻着我的嘴唇,低喃道:“不管你想要做什么……我都不会恨你的。”

    他……是不是知道什么?

    我看着席慕深的脸发呆,任由他的唇瓣,在我的嘴巴上放肆的啃咬着,直到阿漠拿着电话,脸色凝重的走进了,打破了餐厅的暧昧。

    “老板,出事了。”

    阿漠突兀冷冽的声音,吓了我一跳,我原本还沉浸在席慕深的亲吻中的大脑,不由得立刻清醒了过来。

    “席慕深。”我用力的推开席慕深的身体,双颊泛红,甚至不敢看走进的阿漠一眼。

    席慕深目光幽深的盯着我看了许久之后,才皱眉的抬起头,看了阿漠一眼。

    阿漠尴尬的笑了笑之后,才换上一副沉重的面容。

    “老爷子……被送进急症室了,司徒大少让你马上过去一趟。,”

    “爷爷怎么了?”我一听是爷爷出事了,顾不上害羞,从商炎洛的大腿上起身道。

    “老爷子听说是心脏骤然停止,被送进急症室。”

    “席慕深。”我回头,满是惶恐的看着席慕深。

    我上午才和爷爷刚说完话,怎么可能会心脏停止?一定是哪里搞错了的。

    “别着急,先去医院看看情况。”席慕深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他握住我的手,声音沉沉的朝着我说道。

    我不安的点点头,用力的握住席慕深的双手。

    我现在唯一能够祈祷的,就是爷爷不要有事情,一定不要有事情。

    ……

    “情况怎么样。”席慕深带着我来到了医院的时候,司徒傲并没有在急症室里面,只是站在外面,就像是在等着我和席慕深过来的样子。

    见我和席慕深走进之后,司徒傲才抬头,脸色是前所未有的凝重之色。

    “慕深,你可能要做好心理准备了。”

    “你说什么、”席慕深脸色一沉,声音骤然冷了几分。

    我也有些受不了司徒傲说的话,司徒傲这个样子说,仿佛在说……爷爷很有可能……

    “刚才主治医生提了一点,老爷子被注射了心脏衰竭的药,被发现的时候时间已经太晚了,他们现在正在极力的抢救,但是也有一种可能,就是……或许没有办法抢救过来。”

    我的心,猛地一沉,浑身颤抖的靠在席慕深的身上。

    席慕深搂着我的腰身,对着司徒傲冷冷道:“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一定要保证他平安。”

    “我们只能说是尽力。”

    “怎么办……究竟要怎么办?”我六神无主的看着席慕深,手脚冰冷冰冷的。

    爷爷……不要出事,求你了。

    这个将我当成亲孙女一样疼爱的老人,如果真的不在了?如果真的不在了……

    “慕清泠,看着我。”或许是我此刻暴动不已的心情,影响到了席慕深。

    席慕深捧着我的脸,面色冷凝的叫着我的名字。

    我怔怔的看着席慕深的脸,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席慕深盯着我,看了许久许久,眼神幽深道:“别怕,会没事的,有我在这里,一定会没事的。”

    “席慕深。”我的心,心悸了一阵一阵的。

    此刻的席慕深,莫名的让我感觉异常的安稳。

    我抓住了席慕深的手臂,眼眶泛红的叫着席慕深的名字。

    席慕深只是搂着我,目光坚毅而冷漠的盯着亮着红灯的手术室。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我看着那些护士进进出出的,心脏的位置,一阵微弱的跳动起来。

    我努力的压下心脏的位置,极力的控制自己惶恐甚至是恐惧的心。

    “啪嗒啪嗒。”

    “慕深,爷爷怎么样?”

    “慕深啊,你爷爷现在怎么样了?好端端的怎么会被送进急诊室。”

    王兰和方彤两个人,匆匆的赶了过来,方彤在看到被席慕深搂在怀里的我之后,一张漂亮的脸上,血色尽失。

    “还在抢救。”席慕深淡淡的看了方彤和王兰一眼,也没有松开我,只是淡漠的解释道。

    “慕清泠,你怎么在这里?这是我们席家的事情,和你有什么关系?”王兰看到我之后,对着我厉声道。

    从我和席慕深离婚之后,我就在也没有见过王兰了,没有想到,隔了这么久在见面,王兰依旧说话这么的尖酸刻薄,全然不顾一点面子。

    我垂下眼睑,像是没有听到王兰的咒骂一样,面无表情的看着手术室。

    王兰被我此刻的样子吓到了,气的一张脸都红了。

    “慕清泠,你现在马上给我滚,听到没有,我不想要看到你这个扫把星。”王兰见我用这种态度对她,顿时就火了,她上前,硬拉着我,就想要将我从席慕深的怀里扯出来,我被王兰粗鲁的动作,弄得微微有些疼。

    就在我想要甩开王兰的手的时候,席慕深扣住了王兰的手臂,声音冰冷道::“妈,她是我带来的。”

    “慕深,你疯了吗?你什么时候和慕清泠这种女人绞在一起?别忘了,你的未婚妻是方彤,慕清泠已经不是我们席家的人了。”王兰被席慕深维护的我的样子气到了,一张脸变得有些扭曲的对着席慕深低吼道。

    席慕深不悦的皱眉,脸色冰冷道:“我想要做什么事情,不需要和你们说,慕清泠是我带过来的,而且,就算是我们离婚了,爷爷最想要看到的,只怕也是慕清泠。”

    王兰一张脸涨红,盯着我的眼睛都绿了。

    她在席慕深的面前,不敢发脾气,也只能够用凶狠的眼神凌迟我。

    “慕深。”一直没有说话的方彤,眼眸凄楚的看着席慕深。

    席慕深松开我,走进方彤,将方彤抱住道::“对不起,方彤。”

    “慕深,你不想要和我结婚了吗?”我看着席慕深和方彤抱在一起的样子,紧紧的咬住嘴巴,痛苦不堪的闭上眼睛。

    席慕深……你真的很好。

    “滚开。”在我沉浸在这种撕裂的瞳孔的时候,王兰一把将我推开,我差一点被撞到地上。

    我捏住拳头,冷冷的看着王兰,王兰不屑的盯着我看了许久之后,对着我厉声道:“慕清泠,你还真是不要脸,慕深都和你离婚了,你现在还这么不知羞耻的缠着慕深,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我想要做什么,夫人不是知道吗?我要你们席家不得安宁。”我冷嘲的看着王兰扭曲的脸,冷冷的笑了笑。

    以前当席慕深妻子的时候,因为要顾及席慕深,我也努力的想要成为一个好妻子,所以我处处忍让王兰,但是现在我可不是席慕深的妻子,也没有必要顾及王兰的面子和心情。

    “你说什么?你这个小贱人,就凭你,还敢让我们席家不得安宁。”

    “够了。”我仰起脸,没有躲避王兰的动作,我还怕王兰不打我呢?

    但是,席慕深抓住了王兰的手,拦在我的面前。

    王兰被席慕深的动作气到,满脸怒火道:“慕深,你被这个女人灌了什么迷魂汤了?你怎么帮这个女人说话。”

    “我说,够了。”席慕深冷冷的看了王兰一眼,面色冰冷道。

    “慕深,我不介意你在外面有女人,但是,这个女人,不可以是慕清泠。”方彤柔美的脸上划过一抹的杀气,虽然她很快的掩饰了,但是我还是看到了方彤眼底的杀气。

    方彤着急了?想要杀我了吗?’

    我敛下眼底的嘲讽,面无表情的看了方彤一眼。

    席慕深回头,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之后,才对着方彤和王兰说道:“慕清泠现在是我的女人。”

    王兰显然对席慕深说的话刺激到了,手指颤抖的指着我,活像是得了帕金森病的病人一眼,情绪有些激动和愤怒。

    “慕深,你在胡说什么?你和慕清泠什么关系都没有,听到没有,你们两个人,什么关系都没有。”

    “慕深……你不爱我了吗?”方彤泪眼婆娑的看着席慕深,眼底弥漫着一层雾气。

    席慕深淡淡的垂下眼睑,许久之后,他才抬起头,目光坚毅道:“方彤,对不起。”

    “你说什么?你这个样子说是什么意思?”方彤被席慕深的话刺激到了,按住胸口的位置,像是随时都会倒下去的样子。

    席慕深淡淡的看了方彤许久,才撇开头,眼眸闪烁着些许暗沉道:“慕清泠,是我的女人,我们……会订婚的,你放心。”

    “我说了,你在外面养别的女人,贪图一时新鲜,其实我真的一点都不介意,但是我不希望这个女人是慕清泠。”方彤扑到席慕深的怀里,对着席慕深哽咽道。

    席慕深会在方彤和王兰的面前说出这个话,其实我还是有些意外的。

    我没有想到,席慕深会这个样子,大方的承认我的身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