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072章 凶手找到了

    他没有理会我,只是冷嘲的看了我一眼,挥手让人将我带走。

    我恐惧的看着抓着我手臂,强行拉着我走的狱警,可是我不敢挣扎,因为我的身后,被抢抵住了。

    这些人,一定不是狱警,他们究竟是什么人?

    我咽了咽口水,隐忍着心中的惧意,只能够被这些人挟持的上了一辆车子。

    在拘留室后面的小门,是一条小巷子,这些人,将我带出去,说什么要给我单独提审?

    我不知道,这些人是谁的人,但是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用枪威胁我走,不像是警察,反而像是黑社会?

    难不成是有人想要对我出手了?让人进来想要干掉我?

    想到这里,我整颗心都不由得颤抖起来。

    “你们究竟是谁?我以前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们?”

    我尝试着和这些人说话,但是,他们没理会我,依旧冷着一张脸,手中把玩着一把手枪。

    看着他们的手枪,我沉下脸,没有在说话了。

    车子走了很长的一段路,我有些昏沉沉的时候,才发现,车子已经停下来了。

    看押着我的两个男人,率先下车之后,便让我立刻下车。

    我舔着嘴唇,无奈的从车上下来,便被他们推着走到了一边的小木屋里。

    我怔讼的看着眼前的小木屋,没有继续走。

    身后的男人,似乎对我这个样子突然停下非常不满,不由得用力的推了我一下,冷着脸道:“愣着干什么?赶紧走。”

    我捏住拳头,咬牙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我不知道京城哪条法律规定了,审问犯人要来这种偏僻的地方?”

    来这种没有人烟的地方,那里是审问犯人?倒像是想要杀人?

    “废话这么多干什么?女人,还是你想找死?”身后的男人脾气似乎非常不好的样子,他冷冷的看了我一眼,声音冰冷道。

    我捏住拳头,心中带着些许的憋屈,我不想要进去这个小木屋,指不定我进去了,这些人便会想方设法的杀了我灭口呢。

    “进去。”见我不懂,身后脸色恐怖的男人掏出手枪,指着我的脑门说道。

    我冷下脸,心下虽然有些畏惧,但是脸上却不能够表现出来:“你们果然不是真正的警察?你们究竟是谁派来的?”

    “进去。”他不耐烦的指着小木屋,面色阴沉沉的朝着我说道。

    我看着他们手中的家伙,都不像是假的,也不敢在这个样子挑衅他们,我必须要活着。

    我咬牙,迈着双腿,走进小木屋的时候,小木屋的门,就在这个时候,“嘎吱”一声关上了。

    听到小木屋的门被关上了,我心中一慌,回头就看到那几个男人站在门口的位置,像是为了防止我逃跑一样。

    “动手。”刚才用枪指着我的男人,朝着两边的男人命令道,。

    他们想要做什么?

    我害怕的不断往后退,直到推到了角落里,看着一步步朝着我走进的男人,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女人你要是乖乖的承认杀人罪,我们便会放了你,要是你不承认,也别怪我们手下无情了。”

    说话的男人,冷笑的盯着我,将外套扔到地上,慢慢的解开自己的衣服扣子。

    我看着他们的动作,血液仿佛在这一刻凝固一般,我吞咽了一下口水,对着他们低吼道:“你们究竟想要做什么?”

    “将这个认罪书签了,承认你杀了席老爷子,我们马上送你回到拘留室。”

    一个高瘦的男人走进我,将一张纸扔给我,让我在上面签字。

    我看了一下,竟然是认罪书,他们让我签这个?不就是让我承认自己杀了爷爷这件事情吗?

    这种事情,我怎么都不可能答应的。

    我捏住拳头,抬起头,对着他们高傲道:“我说了,我没有做过,休想我承认。”

    “既然这个样子,就别怪我们了。”高瘦的男人说完,便将认罪书扔到一边,一挥手,四五个身材高壮的男人已经将我围起来了。

    我看着那些人的动作,整个身体都在绷紧的状态,我不知道这些人究竟是想要干什么,但是今天他们一定是想要强迫我承认这些罪。

    “滚开。”我龇牙,对着围着我的几个男人低吼道。

    他们冷笑了一声,一个男人朝着我扑过去,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将我身上的衣服扒掉。

    “滚开,不要碰我。”

    看着他们的动作,我就知道,这些人是想要做什么了,我惊恐的睁大眼睛,低吼道。

    “抓住她的双腿,捂住嘴巴。”一个男人突然命令道,很快,我的双手都被抓住了,嘴巴也被人捂住了。

    我摇头,想要避开这些人的手,但是,他们的力气毕竟是比我大,不管我怎么用力挣扎,还是没有任何的办法。

    “呜呜呜。”我摇晃着脑袋,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可是,这些人却依旧不放过我。

    他们将我的衣服脱光,在我身上乱摸,他们想要强奸我。

    是谁要这个样子害我,我要是被他们弄死了,他们想要将我扔到一个没有人发现的角落埋了吗?

    正当一个男人将手伸进我的两腿间的时候,我的眼泪忍不住流出来了。

    席慕深……救我……席慕深……

    “砰砰砰。”就在那个男人的手,就要伸进去的时候,门口传来子弹的声音。

    那些人立刻从我身上离开,掏出手枪,朝着我身上开了两枪。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双腿和胸口的位置,已经中了一枪。

    我瞪大眼睛,感觉疼痛侵袭全身的时候,黑暗渐渐的将我吞噬掉了。

    “杀了他们。”

    我听到一道熟悉甚至是冰冷的声音,随后便是枪声,然后有人紧紧的抱住我的身体,我唯一能够感觉到,就是来人强而有力的心跳声。

    “慕清泠,睁开眼睛,慕清泠。”

    是谁在叫我的名字?慌张甚至是带着恐惧的声音,一遍遍的,在我的耳边响起。

    “少爷,那些人已经解决了,他们都是方彤请来侮辱慕清泠的人,全部已经招供了。”

    模糊中,我听到一道异常陌生而冷硬的声音,这个声音,我没有听过,但是莫名的让人觉得很安稳。

    “全部杀了,一个不留,将尸体送到方彤的别墅,让她好好长长记性。”

    ……

    “清泠,你醒了?”我在黑暗中徘徊沉浮了很久,醒来的时候,就听到了萧雅然的声音,我感觉眼角还有些酸涩难当,我恍惚的睁开眼睛,印入眼帘的就是萧雅然那张温和俊雅的脸。

    我咬唇,哑着嗓子叫着萧雅然的名字:“雅然……这里是……哪里。”

    “这里是医院,昨天的事情,你还记得吗?”萧雅然起身,扶起我的身体,倒了一杯水,给我喝下。

    我听了萧雅然的话,脸色不由得一白,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昨天的场景。

    我还记得,我被一些假的警察带走,他们将我带到了小木屋,想要强健我,然后……有人进来了,那些人就朝着我开枪。

    那种深入骨髓的疼痛,我到现在,还记忆犹新,那么的惨痛。

    很疼……

    我刚激动的想要起身的时候,胸口的位置,隐隐作痛。

    “不要激动,医生说,你的胸口中了一枪,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是还是受伤很严重。”萧雅然见我激动的想要起身,扶着我的身体,声音喑哑的朝着我说道。

    我舔着唇瓣,看着萧雅然,沉声道:“我……没有死。”

    被打中了心脏的位置,我当时以为,自己肯定会死掉的,没有想到,我竟然还没有死。

    “说什么傻话?你的心脏和平常人不一样,比较靠右一点,所以子弹没有打穿你的心脏。”萧雅然轻轻的握住我的手,我能够感觉到,他的手,似乎有些控制不住的在颤抖。

    他也在害怕吗?

    我舔着唇瓣,脸色泛着些许虚弱的苍白色,苦涩道:“雅然,你也在害怕吗?”

    “清泠,对不起。”萧雅然眼神黯淡的说着我道歉道。

    我听了之后,摇摇头,无力道:“为什么要和我道歉?”

    我会遇到这种事情,和萧雅然没有任何关系。

    萧雅然目光复杂的看了我一眼,他的眼神,变得异常捉摸不透,我看不懂他眼底的情绪。

    萧雅然也没有在解释了,只是苦涩的朝着我说道:“我没有好好的保护你,才会让你遇到这些事情。”

    “不关你的事情,我只是想要知道,这一次的事情,究竟是谁做的?”究竟是谁,这么迫切的想要我的命?我是真的有些好奇的想要知道,这个人,究竟是谁?

    “暂时不知道,我也是接到电话说你被人带走,我不放心才请了我一个朋友帮忙,我们过去的时候,那些人要对你动手。”萧雅然简单的解释了一下当时的情景,但是我的脑海中,迷迷糊糊的记得,当时好像是发生了枪战的样子?难不成更是我在做梦吗?

    “我不需要回到监狱里吗?”我咬唇,看着萧雅然问道。

    我毕竟现在是嫌疑犯了,这个样子躺在这里,真的可以吗?

    “已经找到了证据了,也找到了凶手,今天一早,警方那边已经澄清了一切,你被无罪释放。”

    凶手找到了?是方彤吗?

    我怔讼的看着萧雅然,萧雅然只是摸着我的头发说道:“凶手是医院的一个护士,她只是嫉妒你罢了,才想要陷害你,警方已经从她的住处搜到了心脏衰竭的违禁药,还有一些临摹的指纹,可以证明,她想要栽赃陷害你的证据。”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