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083章 以爱的名义,伤害我?

    我听了黄律师的话之后,只是笑了笑道:“黄律师觉得,我应该交给谁?”

    “席氏集团毕竟是席老爷子当年一手创办的,我希望你可以将股份交给席慕深。”黄律师似乎对席老爷子非常尊重的样子,在说到老爷子的时候,眼底带着些许的尊重和敬意。

    “如果我不将手中的股份交给席慕深?席氏集团是不是就要破产了?”

    “差不多是这个意思,毕竟席氏集团最近接二连三的受到外界的打击,现在敌对的公司,对着席氏集团发起了一连串的进攻,席氏集团现在也已经摇摇欲坠了。”

    黄律师对着我,意味深长道。

    听了黄律师的话,我的心情莫名的变得有些沉重,因为这个样子,所以我手中的股份,变得异常重要了,我有一种感觉,感觉自己手中的股份,仿佛有千斤重一般。

    我用力的捏住拳头,没有在说话了,见我不说话,黄律师也没有主动在说话了。

    二十分钟之后,我们的车子,到了席氏集团,黄律师率先从车上下来,异常绅士的帮我开门。

    我随着黄律师下车之后,看着眼前宏伟的席氏集团。

    我实在是想不到,曾经屹立在京城的一个金字塔,竟然会有一天,被瓦解?

    这种感觉,让我有些惊恐甚至是愧疚。

    我和黄律师走进席氏集团的大厅的时候,已经有柜台小姐上前,对着我和黄律师恭敬的行礼,领着我们两个,朝着席慕深的会议室走去。

    我去过一次席慕深的会议室,当时还遇到了一个疯子李长生,差一点被那个疯子伤害,还是席慕深救了我。

    “啪嗒。”当黄律师打开会议室的门的时候,原本还在里面吵吵闹闹的股东,瞬间变得异常安静。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跟在黄律师身后的我的身上。

    被那些人,用这种目光看着,我感觉浑身的血液,在一瞬间,绷紧。

    坐在主座上的席慕深,一双黑沉沉的眼眸,落在了我的身上,有那么一瞬间,我感觉呼吸变得异常急促。

    而坐在一边的萧雅然,也用目光看向了我,眼眸闪烁着些许幽深的光芒。

    “慕小姐,听说你手中有席老爷子交给你的百分之十的股份,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一个席氏集团的老股东,看了我一眼之后,沉声道。

    我对着那个人点点头,将文件拿出来,递给了那个老股东说道:“没错,我的却是手中有百分之十的股份,这个就是当初爷爷给我的股份。”

    我的话,让在场的所有人,一阵哗然,全部人都看着我手中的股份,一脸深沉的样子。

    我没有理会那些人的目光,只是抬起下巴,看了席慕深一样,席慕深从我刚才走进会议室开始,眼睛就没有离开过我。

    “慕清泠,这个股份,你想要给我,还是给萧雅然。”席慕深抬起手,那些原本议论纷纷的股东,瞬间安静了下来,一个个都翘首期盼的看着我手中的股份,纷纷猜测着,我手中的股份,究竟会给谁。

    我淡淡的垂下眼帘,看了席慕深一眼之后,玩味道:“席总觉得,我手中的股份,要给谁才比较的合适。”

    “当然是席总了,慕小姐,你可是席总的妻子,这个股份,你自然……:”

    “前妻。”我打断了那个人的话,笑靥如花的对着坐上的席慕深说道:“我和席总早就已经离婚了,至于原因,当然是因为席总带着自己心爱的小三情人,告诉我,他心爱的女人怀孕了,让我退位让贤,当然,我慕清泠也不是一个死缠烂打的女人,我很快就和席总办理了离婚手续。”

    我的话,让在场的人都沉默了下来,所有人都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我。

    我也没有理会那些人,只是将目光看向了席慕深,带着一丝挑衅道:“我说的对吗?席总。”

    席慕深那张俊美脸,绷紧的厉害,我可以看到,他在极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他现在很生气。

    但是,我不会理会席慕深的生气,只是垂下眼帘,面色冷漠道:“我手中的股份,我打算……”

    我的话,让整个会议室变得异常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集聚在我的身上,等着我后面的话。

    就连席慕深,似乎都紧张的看着我,我看到他放在桌上的手,都紧张的握紧成拳。

    “我打算将手中百分之十的股权,给时光集团。”

    “哗。”全场一片的哗然,席氏集团的那些老股东,似乎没有想到,我竟然会站在时光集团这一边。

    席慕深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目光冷然的盯着我看了许久,才将目光移开。

    “慕清泠,你不后悔吗?”

    “为什么要后悔?股份在我手中,我想要卖给谁,就卖给谁。”

    我笑得很开心,但是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的心脏,很难受。

    真的很难受……

    “就按照慕清泠的股份划分吧,席氏集团宣告破产。”席慕深盯着我看了许久之后,从椅子上起身,神色冷漠的朝着那些已经石化的席氏集团的股东说道。

    那些股东一个个长大嘴巴,像是没有想到,席慕深会这个样子说一般。

    但是,席慕深已经不想要理会那些股东了,径自离开了。

    他在走到我身边的时候,侧头看了我一眼,眼眸深处,带着些许的悲伤。

    随后,便知留给我一个冷漠的背影,渐渐消失不见了。

    我怔怔的看着席慕深离开的背影,没有想到,席慕深竟然会做出这个决定?

    他竟然,连一点努力都不肯做吗?如果,他可以在和我说一下,说不定,我就会犹豫,不会将手中的股权给时光集团。

    “清泠,如果你后悔的话?”萧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我的身边,目光幽深的朝着我说道。

    我回过神,对着萧雅然摇头道:“我不会后悔的。”

    我的目的,原本就是为我的孩子报仇了,现在我终于看到席慕深落魄的一面,我应该……高兴的,不是吗,?

    可是,为什么看到席慕深刚才离开之后,看着我的那种目光,我的心底,竟然涌起一股难过。

    心脏最柔软的地方,仿佛被尖锐的利刃刺穿了一般,疼的异常厉害。

    我苦笑了一声,眨巴了一下眼睛,无力的看着头顶的天花板。

    下午一点钟,整个京城的报纸,都被席氏集团破产的消息包围。

    媒体也正在报道这件事情,而网上也有很多关于席氏集团破产的消息,一下子,席氏集团破产的这个消息,变成了头条新闻。

    席氏集团被时光集团收购了,而席慕深,从上午的会议开始之后就再也没有露面了。

    听说席家也被记者给包围了,却没有一个人,能够找到席慕深的影子。

    我坐在地板上,安静的看着窗外许久许久,直到我接到了司徒傲的电话,司徒傲是席慕深的好友,他打电话斥责我,说我太冷血了,竟然帮着外面的人对付席慕深。

    我直接回应道:“难道席慕深对我不冷血?当初他带着方彤和孩子,出现在我的面前的时候,你知道我是什么感受吗?”

    “他是有苦衷的。”司徒傲沉默良久之后,没有了先前的激动,反而带着些许莫名的无力道。

    “苦衷?是啊,大家都有苦衷,他明明知道方彤对我做出的那些事情,却一再的选择包庇方彤,伤害我?这也是他的苦衷是不是?”

    “他……没有办法不这个样子做,慕清泠,你不懂席慕深这些年多么的痛苦,你究竟还是不懂席慕深。”

    “是,我是不了解席慕深,我当了席慕深七年的妻子,我爱了他十五年,你知道这种滋味吗?可是,我怕没有办法进入他的心,他的心里,只有方彤,为了方彤,他可以伤害我,甚至是……伤害我的孩子。”

    孩子是我和席慕深心中的死结,我永远都不会忘记,自己的孩子,究竟是怎么死的,永远都没有办法忘记。

    “慕清泠,方彤对席慕深的意义很大,你应该听阿漠说过,在慕深十岁的时候,他被人抓了,当时有很多小孩子都被抓了,他那个时候发高烧,是方彤背着慕深走了很长的一段路,救了慕深的,所以……方彤对慕深有救命的恩情……”

    “所以,可以用爱的名义,伤害我,是不是?”我嘲讽的勾起唇瓣,看着窗外的大雨道。

    司徒傲没有在说话了,他大概也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和我说话了吧?最终,只能够选择沉默。

    我垂下眼睑,一句话都没有说,就要将电话挂断的时候,司徒傲的情绪有些失控,朝着我哑着嗓子道:“慕清泠,你真的……可以看清楚自己的心吗?”

    我真的可以看清楚自己的心吗?

    “淅淅沥沥。”司徒傲的话,仿佛还在我的脑海中盘旋着。

    我按压了一下胀痛的太阳穴,靠在身后的墙壁上,盯着窗外的雨,看了许久许久。

    久到忘记了时间。

    良久,我才慢慢的起身,拿起门口的伞,离开了住处。

    我一个人去超市,买了一点泡面吃,却意外的看到了站在我身后的阿漠。

    阿漠撑着一把伞,不知道站在我身后站了多久。

    “慕小姐,我想要请你去一趟鎏金院别墅。”

    听到阿漠的话,我的手指不由得一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