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091章 席木柏的死

    “丁零。”席木柏的话还没有说话,他口袋里的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席木柏歉意的看了我一眼,拿起手机,电话那边好像是席木柏的妈妈,一直在说着什么,席木柏的脸色不是很好看,却依旧好脾气道:“妈,我现在有些事情,我会送她回去的,我知道了,我说了,不要给我张罗相亲,我不会喜欢任何一个女人。”

    “啪。”席木柏的妈妈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席木柏已经将电话挂断了。

    “让你见笑了。”席木柏挂断电话之后,有些头疼的朝着我说道。

    我只是淡淡的摇头,看了席木柏一眼。

    席木柏起身,我以为他要离开了,正想要说再见的时候,席木柏却抓住我的手,拉着我起身。

    “清泠,我想要带你去一个地方。”闻言,我有些怔怔的看着席木柏,我原本想要拒绝席木柏,但是席木柏眼底的坚定和固执,让我不好意思拒绝,无奈之下,我只好被席木柏拉着离开。

    席木柏将那个钟小姐送走之后,便带着我去了席慕深的别墅。

    鎏金院这边的小别墅,以前是我和席慕深两个人的天地,我们两个人,在这里恩爱缠绵,夜里,我们肆意的欢爱,探索着彼此的身体,仿佛最亲密的夫妻一般。

    可是,现在,他要娶别的女人,而我,则是要嫁给别的男人。

    我们两个人,终究像是两条平行线一般,永远都没有交点。

    “为什么带我来这里?”席木柏将车子停在别墅外面的主干道上,带着我,来到了别墅外面。

    我看着面前精致小巧的别墅,淡漠的回头,看了席木柏一眼,不理解道。

    席木柏目光幽深的看着我,盯着我看了许久许久道:“我想要让你看到一些东西,我想,那些东西,你看到了之后,或许就会知道,堂哥对你的心思。”

    “我以前也怨恨堂哥这个样子对你的,可是,看了那些事情,我突然心疼堂哥了,慕清泠,你是唯一可以拯救堂哥的人,请你一定要给堂哥幸福。”

    席木柏的话,说的非常慎重,我不明所以的看着席木柏,也完全听不懂,席木柏说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席木柏就要带着我走进别墅的时候,这个时候,一辆黑色的车子,朝着我和席木柏冲了过来,就像是完全失控一般,疯狂的冲过来。

    “慕清泠。”席木柏对着我低吼了一声,在我没有反应的时候,用力的将我推开。

    我被席木柏推开之后,整个人都撞到了一边的瓷砖上,差一点就晕过去了。

    “砰。”

    “撕拉。”

    一道尖锐的闷哼生,划破整个天空,我揉着撞的发疼的额头,回头就看到席木柏浑身鲜血的躺在地上,而那辆车子,早已经不翼而飞了。

    “席木柏。”我吓坏了,从地上爬起来,摇摇晃晃的朝着席木柏扑过去。

    “席木柏”……我恐惧的摇晃着席木柏的身体,叫着席木柏的名字。

    “慕……清泠……清泠……”席慕深的双手有些扭曲,他努力的想要伸出手,想要抓住我的手臂,却没有丝毫的力气,双手从我身上滑落。

    我抱住席木柏的身体,尖叫着他的名字。

    “席木柏,不要怕,我马上,马上打电话叫救护车,别怕。”我抖着双手,好不容易找到了自己的手机,我想要打电话叫救护车,可是,我被眼前的一幕吓到了,双手一直在抖,就连拨电话都没有力气。

    “慕小姐,发生了什么事情。”别墅里面的保安大概也是听到了动静,从里面走出来,跑到了我的面前。

    我恐惧的睁开眼睛,对着说话的那个保安,惊恐万分道:“救护车……快点,打电话叫救护车。”

    那些保安见我露出这种惊恐的表情,立刻去打电话了。

    “发生什么事情?”就在我抱着席木柏等着救护车的时候,席慕深的车子也过来了。

    席慕深和方彤两个人,从车上下来,我睁着眼睛,看着席慕深,一直在哭。

    “席慕深……救救木柏。”

    “木柏。”席慕深上前,看着躺在我怀里的席木柏,脸色微沉的上前道:“先去医院,快点。”

    我抖着嘴唇,跌跌撞撞的和席慕深一起将席木柏放到车上,席慕深便开车带着我们去了医院。

    方彤坐在一边,一直没有说话,只是时不时的看向了我怀中的席木柏。

    我没有理会方彤的打量,只是抱着席木柏,双手占满了席木柏的鲜血。

    到了医院之后,因为有席慕深的帮忙,医院那边已经有人在大门口等着我=我们了。

    席慕深的车子到了之后,医生便将席木柏送到了手术室。

    我从车上木然的出来,看着双手的鲜血,眼带恐惧的看着双手。

    “走,我带你去洗一下。”席慕深走上前,抓住我的手,拉着我去洗手间。

    他给我仔细的清洗着手心,我木然的看着那些鲜血被冲刷掉,却没有一点的知觉。

    席慕深帮我洗完手之后,又给我擦手,见我一直都木着一张脸,席慕深捧着我的脸,声音沉冷道:“慕清泠,你给我清醒一点,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僵硬的转动了一下眼珠子,许久之后,才算是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哑着嗓子,对着席慕深说道:“有人……想要撞死我们,是席木柏……救了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不知道那个人究竟是想要杀我还是想要杀席木柏……我只是看到很多血,从席木柏的身体出来。

    很多很多,那些妖冶鲜红的液体,铺满了整个地面,好可怕……真的好可怕。

    “慕清泠,你给我冷静一下。”席慕深抓住我的身体,用力的扣住我的肩膀低吼道。

    我怔怔的看着席慕深冰冷的脸,喉咙带着些许艰涩:“席慕深,木柏不会出事的,是不是。”

    “不会,别怕。”席慕深搂着我,轻声的安慰道。

    席慕深身上的气息,很安慰,莫名的让我觉得非常安心。

    我刚想要抱住席慕深的腰身的时候,方彤就出现了。

    她瞪了我一眼,对着席慕深娇媚委屈道:“慕深,你干什么?”

    席慕深浑身一颤,抿着薄唇,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之后,便松开了我。

    “走吧,先去手术室外面等着。”席慕深说完,便和方彤相携离开。

    方彤离开之际,还回头用一种警告的目光瞪了我一眼,我知道,这是方彤在警告我,不要靠近席慕深。

    我冷笑了一声,疲倦的拖着沉重的步子,跟着席慕深他们的背后。

    席慕深和方彤坐在我对面的长椅上,我一个人,孤零零的扭着手指,脸色冰冷的安静等待着。

    护士和医生走来走去,很忙碌,而我什么都帮不上,只能够在一边看着。

    “啪嗒啪嗒。”

    “清泠。”直到萧雅然的声音响起,我原本绷紧的神经,才渐渐的放松下来。

    我起身,扑进了萧雅然的怀里,对着萧雅然颤抖不已道:“雅然,木柏……木柏……”

    “我知道,我都知道,别怕。”萧雅然安静的气息,拂过我的面颊,带着些许安稳。

    我红着眼睛,看着萧雅然那张俊逸的脸,哑着嗓子道:“要是木柏出事的话,我要怎么办?”

    是我害了席木柏,当时是席木柏将我推开,要不然,席木柏就不会伤的这么重了。

    “别怕,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萧雅然捏了捏我的手心,声音沉沉的朝着我说道。

    我咬唇,眼眶泛红的看着萧雅然,一句话都没有说。

    “放开她。”萧雅然正要搂着我在一边的椅子上坐下,谁知道,席慕深却突然走到我和萧雅然的面前,目光阴冷的对着萧雅然厉声道。

    萧雅然微微的眯起眼睛,看着席慕深,冷嘲道:“席总,你这是在和我说话。”

    席慕深冷冷的看了萧雅然一眼,伸出手,便将我从萧雅然的怀里扯了出来。

    我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哼,脸色微冷的看着席慕深。

    “萧雅然,离她远一点。”席慕深双眼异常恐怖的看着萧雅然,对着萧雅然怒吼道。

    萧雅然低笑一声,目光冰冷道:“席慕深,你是不是搞错了?你应该关心的不是你的未婚妻吗?而你现在手中拽着的,可是我的未婚妻。”

    “休想。”席慕深冷冷的吐出两个字,固执的拽住我的手。

    我沉下眼眸,刚想要说什么的时候,一边的方彤已经上前,将我用力的撞开,在席慕深还想要抓我的时候,方彤紧紧的抱住席慕深的腰身,声音带着委屈和可怜道?:“慕深,你做什么?慕清泠是萧总的未婚妻,你想要做什么?”

    席慕深的脸色微微一暗,他盯着我,黑眸涌动着的情绪,我一点都看不懂。

    此刻,我也没有这个心情去琢磨席慕深眼底的情绪是什么。

    我只是靠在身后的墙壁上,垂头安静的等待着席木柏出来。

    萧雅然上前,搂着我的肩膀,扶着我坐在一边,路过席慕深身边的时候,萧雅然用一种非常凌冽的口吻,对着席慕深说道:“席慕深,清泠马上就是我的妻子,而你马上就是方小姐的丈夫了,我希望你可以自重,不要在缠着慕清泠额。”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