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092章 席木柏对我的心意

    “萧总,你还是管好自己的女人,不要让她勾引慕深。”方彤不甘示弱的对着萧雅然讥讽道。

    我听了之后,淡漠的抬头,目光空洞而冷漠道:“我从未想要勾引席慕深,席慕深对于你来说是一个香饽饽,对我来说,席慕深就是我用过之后,不想用的男人。”

    “你……”方彤一听,脸色变得异常难看。

    我懒得和方彤在这种事情争吵,只是冷眼看了方彤一眼,便没有在说话了。

    “木柏,我的木柏怎么了?”在我们继续等待的过程中,席木柏的妈妈听到了席木柏出车祸的消息,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我记得她是一个很优雅的女性,可是此刻,却异常慌张恐惧的冲了过来。

    她抓住席慕深的手臂,对着席慕深急切道:“慕深,你告诉婶婶,木柏现在怎么样了。”

    “还在抢救。”席慕深淡淡的看了席木柏的妈妈一眼,淡漠的解释道。

    我知道,席家和那些宗亲的关系一直都是比较冷淡的,大概是因为一个大家族,人情世故都比较冷漠吧。

    席木柏的妈妈浑身颤抖,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看着席木柏的妈妈哭的这么伤心的样子,我心中难免带着些许的心酸。

    我轻轻的推开了萧雅然的手,来到了席木柏妈妈的身边,对着她说道:“对不起,木柏都是因为救我,才会……”

    “慕清泠,你这个扫把星,你为什么要害我的木柏?”席木柏的妈妈抬起头,原本雍容优雅的脸上,此刻弥漫着一层憎恨之气。

    她从地上站起来,指着我低吼道。

    我沉默的任由席木柏的妈妈辱骂我,却一句话都没有说。

    我知道,席木柏发生这种事情,席木柏的妈妈恨我,也是应该的,要是席木柏这一次,真的没有挺过去的话,我也会内疚一辈子的。

    “都怪你这个贱人,你为什么要蛊惑我的儿子,我已经告诉他……不要在想着你了,为什么他就是不听,为什么……你究竟有什么好的?连慕深都不要的弃妇,我不知道木柏究竟是中了什么邪,竟然一直爱着你,你究竟给我们木柏灌了什么迷汤?”

    席木柏妈妈的话,尖锐刺耳的在我耳边的位置划过,有些难受。

    我捏住拳头,脸色苍白道:“我……不知道……”

    不知道席木柏对我的心思吗?不,其实我知道的,只是,我不想要去想。

    我甚至不知道,席木柏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我记得以前看到席木柏的时候,他还是一个腼腆的高中生,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

    “作孽啊,作孽啊……”席木柏的妈妈对着我捶胸顿足的低吼道。

    整个医院的走廊显得异常安静,我和席木柏的妈妈互相对视着,萧雅然只是站在我的身边,轻轻的搂着我的肩膀,对着我安慰道。

    “别担心,一定会没事的。”我靠在萧雅然的怀里,眨巴了一下艰涩的眼眸,心脏难以言喻的一阵刺痛。

    那个有着干净微笑的男人,一定会平安无事的是不是?

    席木柏,求你了,不要出事,不要让我……再度背上一条人命,我真的没有办法承受了。

    “撕拉。”不知道过了多久,等待的时间太长了,我也渐渐的有些麻木的时候,手术室的门,在这个时候,被人拉开。

    当手术室的门被打开之后,我们的目光齐齐的看向了从手术室出来的医生,我几乎是朝着那个医生扑过去的。

    “医生,木柏情况怎么样了?”

    “医生,我家木柏怎么样了?究竟怎么样了。”席木柏的妈妈和我一同对着医生问道。

    医生摘掉了口罩,脸色带着肃然和悲悯的看着我和席木柏的妈妈。

    “很抱歉,病人送来的太晚了,我们抢救了六个小时,却还是……”

    “你说什么?你给我再说一遍?”席木柏的妈妈像是疯了一般,抓住那个医生的手臂低吼道。

    医生似乎对于这种宣布死亡时间的事情已经麻木不仁了。

    他深深的看了席木柏的妈妈一眼,轻声道:“我很抱歉,我们没有办法抢救席先生,他已经死亡了。”

    死亡了……席木柏……死亡了?

    我听了之后,眼睛睁得很大,身体忍不住朝着后面倒退了一步,萧雅然在这个时候,扶住了我的身体,见我脸色苍白的样子,眼眸略微带着些许暗沉道:“清泠。”

    “雅然,我在做梦吗?”我抓住萧雅然胸前的衣服,脸色苍白的问道。

    萧雅然有些心疼的摸着我的眼睑道:“你累了,我先带你回去休息一下。”

    “我一定是在做梦的,一定是的。”我靠在萧雅然的怀里,自言自语道。

    席木柏怎么可能会死呢?我明明记得……他还和我说话,告诉我,席慕深的秘密的,怎么突然就死了?

    怎么会?怎么会死呢?我一定是在做梦对不对?

    “慕清泠,你这个贱女人,你害死了我唯一的儿子,我要你偿命。”一道尖锐的低吼在我耳边响起,我看到席木柏的妈妈朝着我扑过去,那双猩红而带着憎恨的目光,仿佛要将我整个人吞噬一般。

    我僵着身体,呆呆的看着朝着我扑过来的女人,完全不想要闪躲。

    “够了。”就在席木柏的妈妈的手就要掐住我的脖子的时候,被席慕深隔开了,席慕深声音冰冷的看着满脸怒火的席木柏的妈妈,冷冽骇人的声音,弥漫着一层冰冷和骇人。

    席木柏的妈妈睁着一双眼睛,泪流满面道:“慕深,你现在是在帮慕清泠吗?木柏可是你的堂弟,他现在被慕清泠害死了,死不瞑目,我不会放过慕清泠的,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杀人凶手。”

    杀人凶手四个字,猛烈的撞击着我的大脑。

    我惊恐万分的撑大眼睛,目露恐惧的看着席慕深。

    “清泠。”眼前一阵漆黑,渐渐的将我整个人吞噬掉了,我什么都看不清楚,最终,脑袋一歪,整个人,便昏死过去。

    在我昏迷的时候,我听到了萧雅然惊慌失措的声音,还看到了,席慕深那张俊脸上龟裂的慌张。

    席慕深也会慌张吗?或许,是我看错了吧?那个男人,怎么可能会慌张呢?

    ……

    “清泠。”我听到有人在叫我的名字,我努力的睁开眼,就看到了一片白茫茫,我茫然无措的站在中央,看着四周茫茫的一片,找不到头,也找不到路。

    “清泠。”一道沉沉而温和的声音,继续的响起,我有些恐惧的看着四周,却没有看到任何人。

    有人在叫我?可是,究竟是谁?是谁在叫我?

    “清泠……”

    我正想要找到究竟是谁在叫我的时候,一道叹息的声音,从我耳边划过,我怔怔的抬头,就看到了席木柏穿着干净的浅蓝色的衬衣黑裤,出现在我的面前。

    他的笑容,和以前一样,那么的明媚,他的目光依旧那么的温柔的看着我。

    我怔怔的看着出现在我面前的席木柏,喉咙仿佛被什么东西哽住了一般,特别的难受。

    “木柏……”

    “清泠,一定要幸福,答应我。”席木柏露出一抹温暖的微笑,对着我,轻柔道。

    幸福吗?可是我要怎么幸福?

    我伸出手,就要抓住席木柏的手的时候,席木柏的身体突然被鲜血染红,他睁大眼睛,看着我,我被吓到了,不断往后退,而身后,则是一片的悬崖。

    “啊。”

    我感觉自己的身体不断的往下坠落,那种恐惧将我整个人都吞噬掉了,我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声,就在这个时候,一双手,将我抱住。

    “慕清泠,醒一醒。”

    低沉好听的声音,那么的熟悉,我睁开眼睛,就撞到一双幽深晦涩的凤眸。

    席慕深?

    我怔怔的看着抱着我的席慕深,身体僵硬的不能动一下。

    “终于醒了。”席慕深见我睁开眼睛,修长的手指,从我的额头上轻轻的拂过。

    我微微皱眉,用力的推开席慕深的身体,哑着嗓子道:“你怎么……会在我的房间?”

    “这里是医院。”席慕深被我推开,没有生气,反而朝着我淡淡的解释道。

    这里是……医院?

    我怔怔的看了席慕深一眼之后,才睁开眼睛,看着此刻的病房,当我看清楚自己正在病房的时候,我忍不住按压了一下脑袋。

    “怎么?头还疼?”席慕深见我这个样子,上前便要抱着我,而此刻,脑子里,突然划过一道白光,眼前突然弥漫着一股的血雾。

    血红色染红了地面,席木柏虚弱无力的声音,还有席木柏妈妈的尖叫声,都在我的脑海中,不断的闪现。

    “木柏……席木柏。”我抖着嘴唇,慢慢的放下手,反手抓住了席慕深的手低吼道。

    “冷静一下。”席慕深沉下脸,见我情绪这么激动,声音也不由得沉凝了几分。

    “哪里?席木柏在哪里?他在哪里?”我做梦了,一定是做了一个非常荒诞的梦,席木柏好端端的怎么可能会死?怎么可能会发生这种事情?我肯定是没有睡好,才会做这种噩梦。

    “席木柏已经死了,现在在太平间,三天后是他的葬礼。”席慕深声音沉冷的朝着我说道。

    “不……”我捂住耳朵,对着席慕深低吼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