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爱若见血封喉

第093章 明明就关心我

    席木柏怎么可能会死?一定是席慕深骗我的,一定是这个样子的,席木柏怎么可能会死。

    “慕清泠,你给我冷静一下。”席慕深看着我这个样子,一双发冷的眼眸,弥漫着一层幽深和冰冷道。

    “冷静?我不想要冷静,你告诉我,一切都是你编出来的是不是?你故意的是不是?木柏怎么会死?”我抓住席慕深的手臂,对着他低吼道。

    不管怎么样,我都不相信,席木柏会死掉,他才和我刚说话?怎么可能就死了?一定不可能?这一切,都是假的,一定是假的。

    “慕清泠。”席慕深见我情绪这么激动,忍不住低吼着我的名字,可是,我一点都不想要理会席慕深,我只是觉得,席木柏没有死,一定是他们在和我开玩笑,他们故意的,故意说席木柏已经死了。

    “啪。”我慌张的就要下床去找席木柏的时候,脸上被人甩了一巴掌。

    脸颊的位置,带着些许麻木的感觉,我呆呆的看着手还停留在半空中的席慕深。

    席慕深眼眸深沉的盯着我,声音沉沉道:“慕清泠,你现在可以给我安静下来吗?”

    我咬唇,眼眶被泪水漫灌,马上就要从眼眶里溢出来了。

    “这件事情,我们谁都改变不了,席木柏也不想要看到你这个样子,你究竟知不知道?”席慕深伸出手,捧着我的脸,修长的手指,轻轻的在我脸颊上轻抚道。

    我隐忍着心中的悲伤,自言自语道:“是我的错,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害死了木柏的,他是为了我,为了告诉我一些事情,才会去鎏金院那边,才会被车子撞到的。”

    “傻瓜,这不是你的错……”

    “席总,可以放开我的未婚妻了吗?”席慕深的话被萧雅然打断了。

    萧雅然站在门口,手中拎着一个水果篮。

    他今天穿的很优雅,一身条纹的白色衬衣,下身穿着一条浅蓝色的休闲裤,整个人看起来俊逸不凡,只是表情好像是有些冰冷莫名的样子。

    那双俊逸的眼眸,闪烁着些许冷光的看着席慕深。

    我推开了席慕深的手,朝着萧雅然扑过去。

    “雅然。”我怎么可以再度为席慕深心动?我明明已经下定决心,和席慕深没有任何纠葛了。

    “席总,请你离开我的未婚妻的病房,我不是很想要看到你。”萧雅然轻轻的搂着我,眼神犀利的对着席慕深命令道。

    席慕深看了我一眼,什么都没有说,就离开了。

    我看着席慕深有些落寞的背影,心脏的位置,难以言喻的划过些许的难受。

    萧雅然将我扶着坐在床上,伸出手指,摩挲着我的眼睑道:“又哭了?”

    “我……只是……不敢相信,木柏已经死了。”我吸了吸鼻子,看着萧雅然,哽咽道。

    席木柏是我为数不多的好朋友,现在还是因为我的关系死了,我……自然是很伤心。

    “不要伤心了,人是不能复生,你这个样子,只会让席木柏在地下更加难受罢了。”

    萧雅然说的没有错,我就算是在怎么哭,在怎么痛苦,席木柏也不会回来了。

    “都是我的错,如果没有救我的话,或许席木柏就不会……死了。”如果席木柏当时没有救我的话,就不会被那个车子撞到了,席木柏会出车祸,都是因为我的缘故。

    “不是你。”萧雅然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对着我摇头道。

    我怔怔的看着萧雅然,吸了吸鼻子,不明所以的看着萧雅然。

    “我已经让人调查过了,当时那辆车子,就是冲着席木柏过去的,他的目标,不是你,是席木柏,就算是席木柏不救你,也活不成。”

    冲着席木柏?

    我还以为,那辆车子,是冲着我过来的?可是,为什么?席木柏究竟是得罪了什么人?这个人要席木柏的命?

    “你和席木柏,为什么会出现在鎏金院?”萧雅然沉下脸,看着我问道。

    为什么会出现在鎏金院?

    我垂下眼睑,将当时席木柏和我说的话,告诉了萧雅然:“当时木柏说,席慕深有秘密,席慕深有苦衷什么的,我听的不是很明白,然后他说带我过来找一样东西,只要是我看了,就会明白席慕深是有苦衷的。”

    “什么苦衷?”萧雅然的眼眸微微闪烁了一下,快的我看不真切。

    我看着萧雅然,摇头道:“我不知道,我们刚到鎏金院附近,就有一辆车子朝着我和席木柏冲过来……然后……”

    “好了,不要去想了,这件事情,我一定会查清楚的。”萧雅然伸出手,轻轻的拍着我的肩膀道。

    “一定要查清楚,一定要抓住那个人,一定要抓住那个人。”我捏住拳头,看着萧雅然,声音嘶哑道。

    这个仇,我一定要报,不管那个人是谁,我绝对不会让席木柏就这个样子死掉,绝对不会让席木柏就这个样子死掉。

    萧雅然离开之后,我一个人躺在床上,却翻来覆去都睡不着。

    我一直想着席木柏对我说的话,怎么都睡不着。

    席木柏说的究竟是什么意思?席慕深究竟有什么苦衷?为什么席木柏说,他也是才知道席慕深的苦衷,还说,席慕深是爱我的,只是他没有办法爱我……

    这些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我想的脑袋都很疼,却怎么都想不出一个所以然。

    ……

    “那个贱人在哪里?在哪里?”

    “二夫人,请你不要这个样子。”

    “滚开,我要慕清泠出来,我要慕清泠偿命,慕清泠,你在哪里?慕清泠你给我出来。”

    “二夫人……啊。”

    “滚开,我只要找到慕清泠,我只要找到慕清泠。”

    “快点拦住二夫人。”

    我好不容易睡着的时候,突然听到病房外面一阵的吵闹,我感觉原本就难受的太阳穴,此刻更是疼的厉害。

    我从床上起来,按压了一下难受的太阳穴,打了一个哈欠,便拉开门,谁知道,一把泛着寒气的刀子,便朝着我刺过来。

    我险险的避开之后,房门就被人推开。

    “慕清泠,我要杀了你,慕清泠。”席木柏的妈妈披头散发,拿着一把刀子,朝着我刺过来。

    我慌张的抓起一边的水杯还有别的东西,朝着席木柏的妈妈扔过去。

    “阿姨,你冷静一点。”

    “杀了你,慕清泠,你害死了我的儿子,我要你偿命,我要你给我儿子偿命。”席木柏的妈妈像是疯了一样,拿着刀子就是想要朝着我身上刺过去,我看着席木柏妈妈的样子,脸色惨白。

    门口的那些护士和医生,一个个只能够看着,却不敢上前阻止席木柏的妈妈,就在那把刀子就要朝着我的心窝处刺进去的时候,一双手,抓住了席木柏妈妈行凶的手。

    “席总。”医生惊呼声,让我回过神,我怔怔的看着挡在我面前,徒手抓住就要刺进我心脏的刀子。

    席慕深的双手,被鲜血染红,滴答滴答的鲜血滴落在地板的声音,特别的刺耳。

    我惊恐万分的看着席慕深,却见他只是沉着一张脸,漆黑幽深的眼眸闪烁着些许复杂道:“婶婶,我让人带你回去看木柏,你在这里闹,木柏会伤心的。”

    “我的木柏在哪里?”席木柏的妈妈也被席慕深的鲜血吓坏了,松开手,像个茫然无措的孩子一般,对着席慕深问道。

    “木柏就在家里等着你,我让阿漠送你回去见他。”席慕深看着疯疯癫癫的女人,淡淡的解释道。

    席木柏的妈妈,睁着一双空洞的眼睛,被阿漠带走了,身后那些围观的医生,看到警报解除之后,一个个不由自主的送了一口气,朝着席慕深靠近,见席慕深双手正在流血,便殷勤道:“席总,你受伤了,我们马上给你包扎一下。”

    席慕深冷着脸,不耐烦道:“都给我滚。”

    他身上那股骇人阴沉的气息,让那些医生脸色一僵,他们虽然很想要献殷勤,却被席慕深身上那股冰冷的寒气吓到,只能瑟缩着脖子,离开了病房。

    看着那些医生离开,我才咬唇道:“席慕深,你去上药吧。”

    他刚才徒手抓住了刀子,手受伤的很严重,血一直就没有断过。

    席慕深眼眸深沉的盯着我看了许久,随后才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掌心的鲜血,淡漠道:“没事。”

    怎么可能会没事?流了这么多血?他是想要找死吗?

    我冷下脸,抓住席慕深的手,拖着席慕深去医生办公室。

    可是,还没有走两步,席慕深便拽住了我的手腕,他的掌心,带着些许灼热,仿佛要将我整个人燃烧一般。

    “慕清泠,你在关心我,是不是?”

    关心……

    听到席慕深的话,我像是被火烧了一般,立刻松开了席慕深的手,可是,席慕深却将我按在墙壁上。

    他目光灼热的盯着我,染血的手掌轻轻的摸着我的嘴唇,我闻到了浓郁的血腥味,却动弹不得。

    “慕清泠,你骗不了自己的心,你在关心我,对不对。”

    我咬牙,冷冷道:“你想多了,我只是不想要你死在我的面前,脏了我的病房”……

    “唔。”我发狠的话还没有说完,席慕深已经低下头,擒住我的嘴巴,用力的咬住我的嘴唇。

    “口是心非的女人,明明就很关心我,为什么要说谎。”
Back to Top